台灣知識經濟的明天

2001.01.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知識經濟的明天
台灣屬地狹人稠的島國,內需市場很小,要持續經濟成長,提高人民生活品質,勢必走向「知識經濟」,從事「高附加價值」的生產活動,似乎已經是新政府、...

台灣屬地狹人稠的島國,內需市場很小,要持續經濟成長,提高人民生活品質,勢必走向「知識經濟」,從事「高附加價值」的生產活動,似乎已經是新政府、產業、及社會所共同能接受的方向。
美國成功地跨出「知識經濟」第一步的主要力量為「有效地利用數位科技提高生產力」,儘管網路股價起起伏伏,甚至大起大落,整個社會對「數位生活」的未來仍是充滿了期待。追究美國能在知識經濟風浪中穩定向前的基本原因,絕對不是「通訊及網路股飆漲,股價變成本夢比」,台灣如想做一個「不重蹈開拓者覆轍」的成功追隨者,就應有「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的檢討態度,虛心地探討「知識社會」的本質,不要沈迷在股市虛幻的泡沫迷夢中。

**知識經濟不只電子商務

**
許多人把「知識經濟」和「數位經濟」劃上等號,然後再把「數位經濟」和「電子商務」劃上等號,因此得到一個「知識經濟即電子商務」的錯誤結論。但是B2B的落實唯有在企業內部管理合理化,以及資訊系統流程化之後才有可能,而B2C則更需要完善的金融通匯系統和社會能接受的信用交易模式。
美國eToys在1999年聖誕節,所接到的大幅網路訂單因物流體系無法配合結果被迫取消,使股價從80美元跌到4美元(可稱之「漢堡股」),說明了一個事實:電子商務提供的商品及服務就像是枝頭的花朵,培養出花朵的各種「金流、物流、資訊流」的規章制度就像是樹木,而滋養樹木的「信用經濟」及理性的「信任社會」就像是水土。政府應當像陽光,澤福生民,安和富利的社會就是果實了。
先談一談台灣在「信用經濟」和「信任社會」上的現實條件。上個月財政部長指我國逾放比僅5.36%,《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則說是官方數字的兩倍,《商業周刊》(Business Week)更說可能高達15%。眾說紛紜之原因正顯示政府統計無公信力、官員帶頭作糊塗帳、扭曲統計數字,甚至報喜不報憂。財經數字既欠缺透明度,政策制定又缺乏專業度,因此重創民眾對政府的信賴度,從而引發「信心危機」。如果連政府都失去了信用,知識經濟絕無成功之可能。
再來看樹木的部份,經濟的基本活動是所得與消費,而衡量活動價值的單位則是貨幣,因此「金流」就像樹木的毛細管,提供生長的營養循環,金融體系不佳,樹木難以繁茂成林。台灣的金融體系沈 已深為不爭之事實,但是政府為防止企業倒閉,強迫銀行紓困,鼓動企業貸款,還規定放款只能成長不能降低。政府怕股市持續下跌,又要銀行團護盤,規定每日買超金額。如此造成金融體系品質日益惡化,政府再允許投資股市損失分10年提列。紓困之貸款也不列入逾放。種種作法,不但違反會計原則與財經專業,長此以往,必定使得樹木的養分輸送功能不良,形成枯木。遑論開花結果。因此台灣目前除了知識經濟的「水土條件」未達水準,「樹木條件」也是體質很差,亟需整頓除 。

**企業須具備的三項特質

**
最後來談電子商務的花朵。在知識經濟下有競爭力的企業必須同時具備三項特質:生產(服務)業、零售業與數位科技業。在「生產業」方向要有「新產品開發的能力」,在「零售業」方面要有「高顧客滿意度」的服務。
最後在「數位科技業」方面則需充份利用資訊及網路科技,提供高品質效率:一方面能降低成本,同時搶佔市場先機。電子商務必須同時注意兩個矛盾並存的現象:首先是全球資訊共享的網路世界,無分年齡、性別及種族等的差異,使「大眾」變成「極大眾」。其次是網路創造的無數小團體,使「大眾」變成「小眾」。藉數位科技之助,小眾(甚至個人)行銷不再是「高成本、低效率」,反而是「高精準、低成本」。能夠掌握這種「市場差異性」的企業,就能在知識經濟中開花結果。
好的水土能夠培養各種好的樹木,而好的樹木才能開出奇花異果。反過來說,好花接在壞木上,必然開不好,而好木放在壞土中,也難以長青。「橘逾淮為枳」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台灣想成功地踏入「知識經濟」,政府應該以身作則,滋養信用經濟的沃土,培育法規制度的樹木,企業才不會出走,電子商務也才能在台灣開花,知識經濟的果實才能讓台灣人民享受。否則好花可以被移植到另一棵好樹上結果(企業出走)。而好樹也可以被移植到另一塊好土上成長(產業出走)。企業走出去「移花接木」不是壞事,但是產業出走連根拔起則非台灣之福。台灣知識經濟的明天其實還是掌握在「新政府」的手中。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