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Scent讓internet充滿各種氣味

2000.06.01 by
數位時代
DigiScent讓internet充滿各種氣味
網際網路上的資訊,可以用看的,有一些歌曲和演講也可以放出來聽,但是網際網路可以用「聞」的嗎? 別遜了,還問這種問題。來自矽谷東北邊奧克蘭市...

網際網路上的資訊,可以用看的,有一些歌曲和演講也可以放出來聽,但是網際網路可以用「聞」的嗎?
別遜了,還問這種問題。來自矽谷東北邊奧克蘭市的DigiScent,已經做到這件事,接下來就等你掏腰包讓他賺錢了。取名「數位」(Digi)加「味道」(Scent),很清楚表達了兩位粗腰肥臀、一黑一白的創辦人的企圖心:透過網際網路,將各種味道傳送到你的鼻子前。

**一切從改變不平衡開始

**
「這件工作可真夠酷的,」喝了一口starbucks咖啡,雖然時差還未調整過來,但創辦人之一(白的那位)貝倫森(Joel L. Bellenson)談到自己的成就,還是按捺不住嘿嘿偷笑兩聲。「日常生活中,在視覺、聽覺和味覺方面,人們可以感受和描述的遠大於嗅覺,造成感官間不平衡,」貝倫森強調,「我們要促成改變。」
貝倫森和他的搭檔史密斯(Dexster Smith,黑的那位),顯然不是那種平常勤上健身房去鍛練的那一型,但是他們的創意和技術卻著實了得。到今年三月,全球至少有150公司和他們簽定合作意願書,包含香水公司、電影公司、糖果公司和電動玩具公司等。
「如果這項技術起飛,將發動下一波的網路革命,」美國《連線》雜誌看好DigiScent的前景和影響力。創辦衛星電視(Star TV)和盈科數碼動力的李澤楷,知道DigiScent的計畫後,二話不說就要求投資1000萬美金。
看起來,又像是一個灰姑娘的故事。但這兩個傢伙可絕不是灰姑娘,倒不是他們套不進玻璃舞鞋,而是他們原本就穿金戴銀了。

**幸運的少年得志

**
一切是怎麼開始的?貝倫森又喝了一口starbucks咖啡後,陷入回憶。16年前,他和史密斯都就讀於史丹福大學,貝倫森主修生物,史密斯攻讀電機,兩人在學校因為都喜歡下西洋棋而熟識。四年相處下來,因為志同道合,進而萌生共同創業的念頭。
1991年,兩人初試啼聲,創辦一家生物科技公司,研究人類基因組成,並以此研發新的藥品。到了1998年,公司被另一家大公司買走,他們也成了富翁(貝倫森不肯透露多少錢)。儘管還不到四十歲,兩人卻像多數美國有錢老人一樣,到東南岸風光明媚的佛羅里達去享樂。
1998年秋天的一個午後,兩人照例在佛羅里達的海灘曬太陽。日子有點閒得發慌,肚子上的肉也愈積愈多,他們不禁開始思考:是不是還有什麼有挑戰的事可以去做?聊著聊著,一個模糊的概念逐漸成型。

**從味道的分解到組成公司

**
「你覺得味道有可能被分解嗎?」其中一人問。
「我猜可以吧。連基因都可以分解了,」另一人回答。
「如果可以分解,那就可以歸納出幾種基本元素,並經由這些元素的不同組合,可以合成許多原有及新的味道,」前一人接著說。
「沒錯,就像影像的基本元素是紅綠藍三種顏色,經過這三原色可以組成各式各樣的影像。」
那一個下午曬完太陽後,兩人迫不急待結束退休生活,收拾行李回到加州。他們花了三個月做可行性評估,包含蒐集相關資料,請教許多科學家和實驗室裡的研究員,得到的結論是:「理論上可行,但實際工作非常困難。」
跟科學家談事情,千萬別期待聽到「簡單」這樣的字眼,兩人也是這麼想。既然理論上可行,兩人又有生物和電機背景,還一起研究過基因、研究各種味道,不妨就把它當成研究各種生物,將他們還原成蛋白質、脂肪、醣類和水等物質,再以這些物質合成各種生物,道理是類似的。
去年二月,兩人創辦DigiScent,並在七月得到初步成果。他們找出日常生活中的各種味道,可以分解成128種元素,經由這128種元素的各種組合,可以產生原本存在、以及原本不存在的新味道。「史密斯和我找到了味道的基因,」貝倫森興奮地說。

**先解決味道數位化的先天障礙

**
他們給每一種元素一組數位代號,以方便在網際網路上傳送。所以,你可以寄蘋果味道的電子郵件給你的朋友,或惡作劇寄酸掉的乳酪味道給欠錢的房客。問題是:他們怎麼聞到?這個問題非同小可,也牽涉究竟DigiScent能不能產生收入,收入來源是否持續存在。

<

p>
印表機產業提供了靈感。史密斯和貝倫森的解決之道,是開發出概念上類似印表機的味道機,內裝類似墨水匣的味道匣,當代表味道的一組數位訊號傳到味道機後,訊息在裡面解碼,並由味道匣合成出來,使用者就可以聞到。
就像印表機業者一樣,DigiScent並不打算靠味道機發財,他們甚至打算免費送出、或搭配個人電腦贈送,讓更多消費者擁有,再經由後續賣味道匣來賺錢,愈多人傳送香味,就會消耗愈多味道匣,DigiScent就賺得愈多。
當味道可以像影像一樣,容易製做且容易傳播時,味道已不只是味道,而是成為標識身份和情緒的工具。舉例來說,「你」是什麼味道?超級瑪利遊戲是什麼味道?IBM是什麼味道?「難過」的情緒聞起來像什麼?「興奮」聞起來像什麼?紐約聞起來怎麼樣?自由女神可不可以有味道?洛杉磯湖人隊、西藏的布達拉宮、巴黎凱旋門......等,這些在視覺上都有清楚圖像,但是聞起來呢?

**透過各式的異業結盟壯大

**
去年底,貝倫森首先去找遊戲機業者Sega、任天堂和新力談,讓每一個電玩遊戲都有一個專屬味道。今年三月,貝倫森特地到台灣找電腦廠商,討論生產味道機以及搭配個人電腦送出。今年七月,盈科數碼動力讓亞洲以電視上網的計畫推出後,下一步也會包含DigiScent的味道傳送產品在內。
下一步,貝倫森也在找PDA和手機業者談,讓傳送味道不再侷限於遊戲機、個人電腦和電視的定點對定點傳送,而是藉由無線網際網路的盛行,讓味道可以隨身帶著走。另一方面,DigiScent也積極申請專利,保護自己的創意和研究成果。
DigiScent成立了一個味道入口網站,上面儲存許多合成出來的味道,讓幾萬個已經裝置味道機的網友,可以上去試試。根據粗略統計,女性最喜歡「雨」的味道,而男性最喜歡「酒吧」的味道。
對史密斯和布倫森來說,他們的興趣不在於帶來網路革命,而是「帶來感官革命,讓人和人可以用嗅覺溝通,讓嗅覺也能成為一種藝術、一種文化,就像我們聽CD、看電影一樣。」
想創辦cool company、成就超新事務嗎?放鬆自己,到海邊曬曬太陽,是個不錯的點子。起碼對身體有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