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閃 後PC的天空

2000.05.01 by
數位時代

一直在台灣半導體界不為人注意的旺宏,今年卻攫奪了大多數人的目光。
美國NASDAQ大跌,外資基金經理人大幅拋出晶圓代工股票,對於旺宏卻是賣力敲進。
在半信半疑中,旺宏股價悄悄漲到一百元,是一年前的四倍。
「由去年到今年,旺宏不只是翻身,而是重生,」在旺宏艱辛的近幾年中,每天總要抽掉二包白長壽的營運長游敦行,三月終於戒掉了煙癮。
否極泰來,要靠自己,也要靠時代。
創業十年,旺宏始終是新竹科學園區的「另類」半導體公司。由於堅持「系統單晶片」(System-on-Chip-把好幾顆IC的功能必須整合到一顆IC)的發展信念,旺宏一開始就沒有進入PC的兩大半導體主流-晶圓代工與DRAM,孤獨奮戰冷門的非揮發性記憶體領域(NVM,Non-Volatile Memory)。

**青蛙王子大翻身

**
當年帶著二十幾位創業團隊由矽谷舉家遷回台灣,總經理吳敏求相信:未來電子設備必將比PC輕薄短小。而當產品機殼變小,性能更強,好幾顆IC的功能就必須整合到一顆IC上,才能裝進比電腦小上一大截的機殼;而不管任何功能,這些未來家電都需要「記憶」-而且必須在關機時仍能記住程式指令、儲存資料,這時低耗電(用電池),而且沒電時也會記住資料的非揮發性記憶體-MaskROM、EPROM與Flash(快閃記憶體),就會成為市場主流。
相比園區其他公司,旺宏的「遠見」,也真的夠遠。PC當道時代,DRAM與代工陸續大發利市,旺宏似乎與成長股永遠沾不上邊,前年開始的亞洲金融風暴,更讓旺宏嚐到了第一次賠錢的滋味,公司3000位同仁中有700人先後離職。然而就在去年,無線通訊市場興起,手機供不應求,連帶使其中的Flash大缺貨,國內最大Flash生產者的旺宏,一夕間成為天之驕子。「每天都有黑頭車載著日本大企業社長,排隊來買Flash,」營運長游敦行指出。
改變旺宏未來命運的,不只是手機。當後PC時代來臨,各色「資訊家電」(IA)-PDA、MP3 Player、Game、數位相機、錄音筆……,都需要利用到NVM,而「系統單晶片」更是蓄勢待發。
「我們過去投資的,今年起開始準備豐收,」總經理吳敏求指出。過去旺宏每年投資營業額的15%作為研發費用,在NVM應用稀少的時代,公司經營得很辛苦,而一旦應用開始起飛,旺宏即可苦盡甘來。去年旺宏一年營業額167億,獲利10.6億,今年則是兩頭都大成長,預估營業額成長65%到277億,獲利則跳增七倍到70億。

**根據市場研發創新

**
外資持續買進旺宏股票的理由,則是看好「長線的續航力」。「Flash對後PC時代,就好像DRAM對當年的PC,黎明才剛開始,」一份外商研究報告指出。
「Flash不同於DRAM,它需要更長的學習曲線,」當年由矽谷返國,專供Flash的旺宏記憶體策略事業部協理熊福嘉分析,任何一位競爭者,不下過五年十年的苦工與投資,沒有辦法進入這個技術困難度高的產品。當年的旺宏,就是利用幫任天堂作遊戲機晶片所賺的錢,一步步由設計線路到晶圓製程,自立研發出Flash的專利技術。目前旺宏Flash產量居世界第8位,已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有了Flash這個明星產品,加上輕薄短小的資訊家電漸成主流,全世界的大型電子系統客戶陸都續找上旺宏,進行多顆IC變一顆的「系統單晶片」合作開發案。而這種生意,被旺宏人認為才是未來事業的「金牛」。繼先前與飛利浦開發的二合一的「微控制器+Flash」的開發案後,旺宏今年將與日立、東芝、三菱、山葉陸續開發新產品,其中與三菱的手機記憶體晶片合作案,被視為是今年手機市場中最看好的獲利方案。
撇開Flash與新興的系統單晶片,旺宏當年成名的MaskROM,也在後PC時代的新應用中,重尋龐大商機。相較最熱門的Flash(IC做好後,其中記憶的內容可以更改讀寫近十萬次),MaskROM中的程式一經燒錄後就不能更改,因此價格較為便宜。過去因為供應大客戶任天堂遊戲機的程式卡匣,旺宏練就了業界最先進的製程技術與龐大產能,今年旺宏打算與德商西門子Infineon合作,要把MaskROM作成音樂晶片卡,方便消費者插上大哥大或MP3隨身聽。
由於這種新應用比CD成本更低,既能帶著走,而又沒有MP3無法確保版權的缺點,早已被許多客戶視為明日之星的產品。

**日久見人心,路遙知馬力

**
企業的成長,並非一蹴可幾,尤其是投資龐大的半導體廠,管理這關尤難度過, 旺宏同樣經歷了這段苦澀歲月。
營運長游敦行回憶:十年走來,許多同仁等不及、或者不了解旺宏遠景,紛紛跳槽到台積電與聯電,是他最痛苦的經驗。由於半導體是技術密集與智慧密集的產業,人才的流失也意味著機會的錯失。為此,旺宏在總經理吳敏求的主導下,於公司最艱困的1998下半年,進行了最大規模的企業再造,把原先碩大但不相聞問的鬆散組織劃歸為記憶體、多媒體、系統單晶片三個策略事業部,各部門主管就是利潤中心負責人;兩座晶圓廠也變成利潤中心-把自己人產品的成本和效率當成目標來管理,而不是被動的生產線。「幸好作了變革,讓我們把創業時的『手感』找了回來,」游敦行指出:當Flash價格還沒起漲的99年初,旺宏的新團隊就決定投片生產新製程的Flash,而終能完全趕上下半年漲價十倍的風潮。今年鑒於Flash供不應求,旺宏不能滿足全部客戶需求,新組織也明快決定全力支持國內的單一客戶明碁,這也是由利潤中心盱衡未來大局所作出的決定。
走出市場與管理的洗禮,旺宏的前景透明度也愈來愈高。離開DRAM開發生涯的前世界先進總經理盧志遠,去年底加入旺宏出任顧問與技術長。他以PC時代與後PC時代的分析,比喻旺宏的時代位置:PC時代來臨前,百花齊放,但是Intel找出了最佳應用方案,逐退了比X86還先開發出CPU的Zilog與摩托羅拉;後PC時代,同樣百花齊放,旺宏希望能如Intel般,「有志氣的在五到十年中,achieve一個宗主的位置!」
總公司後的山坡上,由旺宏認養的公園正移植第一批的大樹,前面三廠的空地上,預計投資410億元興建第三座晶圓廠,許多去年離開的同仁,又陸續回到旺宏新的工作崗位。成功不僅靠時代,也要自己能跟時代握上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