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與1間的 高跟鞋

1999.12.01 by
數位時代
O與1間的 高跟鞋
她們不是台灣職場的新面孔,但卻是資訊行業中的新角色。 她們大部分在公司都耕耘了將近十年,甚或更久;經驗累積至今,讓她們紛紛成為亮眼的名字。...

她們不是台灣職場的新面孔,但卻是資訊行業中的新角色。
她們大部分在公司都耕耘了將近十年,甚或更久;經驗累積至今,讓她們紛紛成為亮眼的名字。
這五位女性,有的一開始就落足在資訊科技的道路上,默默前進不斷耕耘;有的則在這個處處都講求資訊的時代,從不懂資訊,到被賦予「用新科技改造舊流程」的專案重任。
她們的出現,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看到了台灣的變化:「資訊科技」與「女性」這兩個議題已逐漸由平行趨向交集,而且在這個交會點上駐足的人數,已愈來愈多。
寶來證券資訊部協理姜蕙文,肩負公司「一級戰鬥單位」的指揮權,為了因應數月來網路下單的烽火戰役,超時工作已成為她生活常態。在寶來工作8年的她說:「無論手中持有的是否為好牌,如何把一副普通牌、甚至是壞牌打得精采漂亮,才是重點!」
義隆電子美國分公司總裁游月娥,是IC設計業界知名的創業家。母公司以設計通訊與消費性IC為主、即將於台灣上櫃的義隆電子,是游月娥與先生葉皓儀二度創業的代表作。自言與先生兩人都是工作狂的游月娥,在懷孕期間仍「奮不顧身」投入工作,每天照樣加班到午夜,甚至還因過度勞累導致妊娠中毒。
大學以第一名畢業,研究所二年級就獲得教授推薦的王惠貞,目前擔任IC設計輔助軟體公司益華電子研發設計處處長。這份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她從基層工程師開始,一做就是14年。
於保險界有20年資歷的陶孟華,是安泰人壽員工編號18的開朝元老,歷任壽險行政、人力資源等主管,目前為資深副總經理以及Y2K專案經理人;在生活中,篤信基督的她,努力奉獻心力於身邊群體。她說,「當別人想談談話聊聊天時若能想到她,是人生最大的價值與福氣」。
法律系畢業,在安泰也有11年的耿嘉茹,目前主要工作是將業務流程數位化,以達成企業流程電子化的目標。自稱不喜爭端的耿嘉茹,朋友曾問她「為什麼每天看起來都好像沒有煩惱」,她笑著解釋:「若自己展現的是笑臉,別人看到的自己會是笑臉;若大家展現的都是笑臉,則每個人看別人也會是笑臉──何樂不為?」

**與資訊共舞,不讓鬚眉

**
資訊相關領域的光譜,過去一直是男性的天下。事實上,女性在這個領域中也隱隱散發另一種光芒。努力、溝通以及家人的支持,勾勒出這五位女性工作者臉譜,讓她們在這塊領域,遊刃有餘。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台灣女性勞動參與率,在民國70年時為38.8﹪,而1999年上半年,已爬升至45.9﹪。國內最大的外商保險公司安泰人壽資訊部副總經理陳俊伴也分析,現在企業已很難脫離「資訊」運作,身處主管要職,不論是否喜歡願意,與電腦資訊打交道,勢在難免──這個大環境的轉變,也讓女性與電腦資訊之間,產生更多共舞機會。
從事IC設計的游月娥與王惠貞,自幼家境都很清苦,很早就意識到「有實力才能出頭」,在過去連電路設計圖(Layout)都要DIY的年代,她們便以下苦功打下的實力獲得肯定。獲得寶來集團總經理白文正強力支持,姜蕙文則在推展網路事務時更如魚得水。今年9月,資訊部升格為資訊處,部門同仁也從姜蕙文剛進來時的20多人,逐步擴增為35人以上,網站改版速度平均一季一次,在同業眼中,寶來已成為網路市場的領先者。
安泰人壽的陶孟華以及耿嘉茹,則是由女性出任不斷與資訊團隊溝通協調的專案經理人。她們的豐富的行政經驗,讓生冷的科技在進駐企業的過程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橋樑」角色,讓過去沒有共識經驗的一群專才,發揮最大的功效。
研究資訊科技與人類互動關係20年,也是MIT實驗室研究成員之一的羅伯‧強納森博士(Robert Johansen),在《魚網式組織》一書中在勾勒未來組織形貌時指出:在變遷迅速的新經濟環境中,未來企業的「非正式、可隨時出現或消失」的專案或團隊會愈來愈多,如何領導這群專業素養深厚的專家,協調專家順利運作,會是組織未來重要的課題之一。

**盡心盡力:讓新科技融入老經驗

**
深耕於一項專業,投注心力於一家公司,在這個高唱數位化或自動化的時代中,讓她們既有的專業素養,在資訊新科技環境中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
義隆電子,是游月娥與夫婿葉皓儀的心血結晶。專供類比設計的游月娥,與負責數位訊號處理器(DSP,Digital Signal Processor)的葉皓儀兩人合作無間,讓義隆的腳步愈來愈穩。「大學畢業就設計終端產品(end product),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凡事要求「要搞清楚」的游月娥,在那個電腦輔助工具不發達的年代,親手設計出臺灣第一顆電話撥接IC。游月娥回憶當時,「對每個產品都很有感覺」,日後看到行不通的設計圖,能很快知道問題出在那裡,她歸功那時累積出的經驗。
從小生長在三重困頓家庭的游月娥,在台灣時,她不敢開車上高速公路,而今,在矽谷開著VOLVO飆上高速公路的她,熟練的技巧與當地人無異。回想過去幾年在異地,從頭學英文、用不熟悉的英文談生意、開車跟著孩子校車卻跟丟、反而在庇護所找到孩子的種種往事,「婚前,一切都是靠自己;婚後,卻一度忘記自己曾擁有過的那股力量」,漸入佳境的游月娥,如此描述當時面臨困境時的心情。
同屬IC設計,交大電機研究所還沒畢業就被延攬至益華的王惠貞,專攻的則是另一塊更專門的CAD(設計自動化輔助設計軟體,Computer Assistance Design)領域。
所謂CAD,簡單來說是為IC設計工作者服務的軟體。IC設計最常碰到的情況是,個別IC公司所設計出的電路,在各自的電路板上都很完美,但是當好幾塊IC電路板要整合時,就無法正常運作。CAD輔助設計軟體,就是幫助IC整合,經由不斷測試、除蟲,讓整合作業能順利進行。
頭髮削得短短、言談之間相當灑脫的王惠貞說,「在一般IC公司,解決的是一家公司內的問題;但是在益華,看到的是全世界IC設計工作者共同面對的問題」。王惠貞在美國總部的直屬上司集團總裁Fabio Anglillis,也誇讚她「對產業的了解,以及對公司的投入」,讓他印象深刻。
在IC設計領域,性別不會是優勢,也構不成劣勢,能勝過別人就只有靠「腦力」。「認真」與「實力」,讓她們在這個領域,以不同的方式貢獻才智,這條路或許走得與眾不同,但也因此更凸顯出她們難能可貴的堅持。

**溝通與柔性領導,讓團隊力量持續發光

**
對工作的投入與努力,加上耐心溝通的特質,也讓她們在資訊科技的領域中擁有一片天空。 除了一般人原本刻板印象中就相當有科技味的IC設計,過去重視紙面流程的企業,在面對電子化的衝擊,主管也必需接二連三的資訊化浪潮,安泰人壽中具有多年行政主管經驗、熟悉業務流程的資深副總陶孟華與協理耿嘉茹,便先後接任有強烈資訊團隊支援的Y2K專案、以及保單流程電子化專案的經理人。
所謂「專案」,是為了解決公司某一問題,而將各方專業人才匯聚的非固定組織編置。由於專案成員過去沒有深厚的共事基礎與工作默契,因此如何將這群專才的效能發揮至最大,考驗著每一位專案經理人的智慧,而女性善於協調的特質,在出任這類具橋樑色彩的職位時,更顯突出。
歷任安泰壽險行政、人力資源、公關廣宣等主管,目前為客戶發展本部資深副總的陶孟華,不諱言一開始接到這個任務時「很惶恐」,因為這是一個目標明確、不能延遲、不容出錯、而且一定要完成的任務。「剛接下來時壓力很大」,不過她也指出,在Y2K資訊專案中,她是擔任「橋樑」,讓團隊能從使用者角度看待Y2K問題。從去年9月開始擔任專案經理人的陶孟華,即使在今年歷經停電、地震等天災,但測試進度與時程卻一直在掌握中。
自稱「脾氣不好」的安泰人壽資訊部主管陳俊伴,對於陶孟華的好脾氣印象深刻,也對「溝通」這個議題有一番剖析。
陳俊伴觀察,在過去線性的升遷管道中,員工從資淺、資深一直到主管,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在這種狀況下,主管的專業會比部門同仁要深。而現在,公司以專案型態的編制愈來愈多,專案經理人的角色也愈來愈重要,如何領導這種資訊支援性很強的任務編制,是目前職場中值得注意的趨勢。在這種狀況下,專案經理人的專業知識有時不如同仁,因此是否願意面對面溝通就變得非常重要。
他回憶道,在共事過程中,曾發生過多次吵架、頂嘴場面,但陶孟華即使面對這樣的狀況,事後仍會主動與他當面溝通,不會吵翻。「對我來說,有時要放下那個身段去講第一句話是最困難的」,陳俊伴坦陳;而耐心的陶孟華,卻透過再三真誠的面對面溝通,讓專案進度持續進行。
對於專案主管,安泰人壽協理耿嘉茹也有一個很妙的比喻。
她說:專案主管就如同交響樂團的指揮,每個樂器都是各自的首席,各自都是第一把交椅。
專案主管的責任,就是讓各自的專才能夠發揮,讓彼此間的互斥降到最低。「每個專才都有盲點」,耿嘉茹說,如何破除個別己見,營造團隊合作氣氛,是專案經理人最重要的任務。
在開會時,耿嘉茹為確保整個會議流程的溝通順暢,認為主管即使想法再好,也應忍耐至最後發言,不要打斷同仁任何無厘頭或天外飛來一筆的想法。她回憶:有一次在討論保單流程影像電子化後,團隊對於原始文件應在什麼時間點歸檔有不同意見。會議中眾說紛紜,耿嘉茹注意到一位年輕同仁在討論中很沈默,於是便問她的想法。這位過去對歸檔流程並不熟悉的同事,一語就問到了核心:「我們真正會用到原始文件的狀況,到底是什麼時候?」當時大家都愣了一下,才恍然大悟原先只強調效率,但卻忽略了地震等天災讓所有電子檔案都無法開啟時,才是最需要原始文件的那一刻,而這也才是歸檔原則應首要考慮的情況。
女性的纖細特質,不僅表現在溝通互動上,在領導方式上也可見其細緻。寶來資訊處經理涂金櫻便形容女性主管比較像是一個「相對的主管」,對於員工的家庭生活較為體恤。
安泰人壽耿嘉茹也指出,曾有一陣子因為公司業績太好,她擔任的部門同仁天天加班,但工作仍如排山倒海般蜂擁而來。在部門同仁面前,耿嘉茹必須表現主管的自信,總以微笑鼓勵同仁繼續加油,但實際上心理卻非常著急,於是找過去曾是她主管的陶孟華尋求忠告。
耿嘉茹回憶那次的討論中讓她印象最深刻的,是陶孟華一句句「讓『我們』來想想可以怎麼辦」、「這件事『我們』可以這樣解決」,這種跟屬下站在同一陣線的同理心,至今仍讓耿嘉茹記憶猶新。

**E環境中的女性角色

**
美國布莉克博士(Harriet B. Braiker)所著的《E型女性》一書中,曾指出在過去許多女性掉入這個「Being Everything to Everybody」的泥沼中而不自知,老是想同時扮演好主管、下屬、母親、妻子、媳婦等每一個角色。
事實上,在講求資訊的E時代,女性仍有許多方式跳脫E型的束縛。充分授權給每一位工作同仁,是一種方式;而用有效率的方式處理家務,也是可資學習的方式。
「周六與周日是屬於家人,而不是屬於家事的」,耿嘉茹以其切身經驗,說明她處理家事的原則:「千萬不要讓家人老是在平常時間看到的是忙碌的自己,到了假日看到的又是黃臉婆的自己」,她以過來人的身分如此建議。
寶來證券協理姜蕙文,也深深感謝先生的支持。她記得先生曾對於要升任協理的她說,「妳不要擔心別人怎麼想,重要的是妳自己是否有成長」。自認家庭對她來說非常重要的姜蕙文說,先生願意幫忙分擔家事以及工作上的甘苦,讓她覺得自己實在「很幸運」。
在今年十月底出刊的《財星雜誌》中,曾以「美國企業中最有影響力的女性」為題,描繪女性在美國企業界的貢獻。連續兩年居影響力首位的惠普科技總裁菲奧莉納(Carly S. Fiorina),丈夫過去是AT&T總資訊長的法蘭克,多年前便預言「我老婆未來會是 一家大型公司的執行長」,為了增加兩人相處時間,去年7月提早退休。
人,必須同時扮演許多角色;身處職場的女性,需要扮演的角色更多。我們也可看出身處家庭與職場交集的職業婦女,試圖在工作上圓滿達成目標所做的種種努力。
有成功的完美示範嗎?從這五位優秀女性工作者的表現我們看到「認真與實力」、「溝通與領導」隱隱發光,資訊科技在職場中已沾上一抹女人味。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