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式與分散式中心

1999.10.01 by
數位時代
集中式與分散式中心
但什麼是重要的東西?幾位幹部商量後,同意先搶資料、再救機房的伺服器、然後是電腦,其他家具與書本紙張等有機會再取。各單位立刻開協調會,確定分批...

但什麼是重要的東西?幾位幹部商量後,同意先搶資料、再救機房的伺服器、然後是電腦,其他家具與書本紙張等有機會再取。各單位立刻開協調會,確定分批進入與救取東西的順序;下午兩點鐘,工作人員分批進入危樓,依序搬出東西。我們在自己其他擠出的辦公空間(與朋友臨時提供的辦公室)建立新的機房,建立臨時的克難辦公室;六個小時後,工作人員已經重建了內部區域網路,恢復了編輯與各項作業,希望仍能維持準時出版雜誌。
這些協調全由年輕的工作人員自行主持,自行指揮,自行完成。我在旁邊看一切進行順利,立即出發物色新的辦公室(原有大樓已不可能再利用了),當天地點也選定了,第二天租約也簽訂了。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總算是有了完整的對應方案。
不止是我們一家民營公司,我看到我們隔壁臨近的其他民營企業也莫不如此;他們都能迅速協調、建立機制,立刻面對一場危機所帶來的考驗。
為什麼說這些話?因為我們在電視上、報紙上所看到的政府並不是這樣。
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抓不到重點,建立不了中心,上端看不到下方,下方分不清左右的紊亂指揮系統。我相信不是我們的政府不愛它的人民,它也不可能是不肯用心;它只是太無能、也太落伍。這指的也不只是中央政府,也包括第一線面對災難、指揮災區現場救助的地方政府。
也許這個災難規模太大,超出平日中央或地方政府機能的負載;但當我看到民營企業裡幾位年輕人被授權後,就能有條不紊地處理一個困難的現場,或者一個民間的慈善團體總有能力比政府更早到達災區、更快提供救援系統,讓我又覺得政府的反應能力可以不是今天這種低落的程度。
我們的政府可能太習慣垂直的指揮系統,每一件事難道都要總統、行政院長直接到災區聽取災民的困難,現場做出指示?(他只停留15分鐘,他怎麼會比地方領導更知道現場狀況?他又怎麼可能有時間走完所有的地方,聽見一切災情?)
然而每一個災區現場的指揮又亂成一團,彷彿沒有能力自行形成一個神經系統,對外提出準確的救援需求,對內管理手上到達的資源;這說明了平日沒有負責任的經驗和習慣,平常就是聽命行事或敷衍塞責的工作風格。長期以來的集中式權力中心,把組織系統變成一個耳不聰目不明的遲緩怪物,這次的災難就讓我們嚐到它的苦果。
數位時代是什麼意思?數位時代其中一個重要精神就是權力分散,各自負責,不仰賴權力集中式的中心。數位時代的管理特色是上位者的虛擬化,工作重心是在下端,工作現場的人有主動指揮、面對問題的習慣,主管只是提供資源與分配資源而已。如果大地震能讓我們尋找到政府組織形態落伍的原因,我們還有機會藉此找到改革政府的契機,一場災難的傷亡就不會完全枉然。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