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鄉野去〞的新時代

1999.10.01 by
數位時代
〝到鄉野去〞的新時代
城市為了容納爆增的人口,有了高層建築;人口高速集結,地價飛漲,建築開發者將大多數的資金貢獻給地主,高層建物的結構與品質自然退居次要地位。 ...

城市為了容納爆增的人口,有了高層建築;人口高速集結,地價飛漲,建築開發者將大多數的資金貢獻給地主,高層建物的結構與品質自然退居次要地位。
如果現代工業發展的邏輯永不改變,我們只能祈禱,因為永遠都會有另一群生命,在下一次搖晃的斷層帶上逝去。
日本建築國父丹下建三15年前預言,如果「肥胖」的速度不改變,位於斷層帶上的東京,極有可能一夕之間從富裕的峰頂,跌入谷底,原因不只是東京白天人口集聚超過2000萬人,更因為建物營建成本與土地比值已超過1:10;遠低於美國紐約建築師公會設定的5:1。絕大多數建物皆因成本考量,無法抵擋6級以上強震。10年後的阪神大地震,驗證了他的預言。
換句話說:強震一來,灌沙拉油桶的房子會倒,殷實建商老實蓋的房子也會倒,因為耐得住60年週期7級以上震度的房子,造價加上地價,會是99%人買不起的天文數字。
這是工業發展經濟學上的兩難,唯有上帝能夠仲裁。
進入廿一世紀,我們發現數位化(Being Digital),也許是地震災害最好的救贖方式,因為數位最珍貴的特性就是「分散」而非「集中」。
過去,團結力量大的關係網絡,是企業和組織追求生產力提昇的不二法門,但是未來這個使命,80%可以由「網路」而非「人的接觸」來達成。工作者透過網路,可以開會、擷取資訊、工作、學習、採買、娛樂、轉帳……,只要擁有足夠頻寬(bandwidth),人就可以不再依賴集居式的城市。而當人口散佈到地價低的鄉野,我們可以擁有比例高的營建費用,來構築強度夠、高度低的房子。
這個希望並非空談,《數位革命》作者——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尼葛羅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就發現,「到鄉野去」(Being Rural),已經取代「到城市來」(Being Urban),成為國際大城的人口移動趨勢。
根據一九九八年聯合國的統計資料指出,紐約、東京的人口成長已經遲緩,巴黎人口不再增加,而倫敦人口反而開始減少,「在過去,工作與財富只在城市中才有,但現在工作與財富正經由數位世界再分配,『機會的集中』已不等於『人口的集中』,」他說。愈來愈多的知識工作者為躲避集居的可能災難,遷居加勒比海、洛磯山與蔚藍海岸,一個月才回到城市一次,因為他們的工作與生活,靠的是網路。「鄉野,不再等同於貧窮,」他指出。
而改變這一切的關鍵,是「頻寬」——讓Internet有足夠寬大的馬路,將任何訊息帶到任何地方。尼葛羅龐帝大膽預言,廿一世紀國力強弱的競爭點不再是工業化,而是網路的頻寬;所以任何國家發展的最重要三件事就是:telecommunications,telecommunications,telecommunications(通訊、通訊、通訊)。
《數位時代》於八月底遠赴矽谷,完整報導了思科(Cisco)這家企業的崛起與壯大過程,因為它正是Internet網路的全球發動機,它不僅轉接了當今Internet上85%的流量,而且它構築的下世紀InternetⅡ主幹線藍圖,將可承載影像、動畫、聲音與隨選資訊,全盤代替我們目前集居城市的生活工作網絡。
雖然不是為了集集大地震而策劃的封面故事,但是我們也在思科這家企業的遠景與實務經營中,看見未來虛擬企業與田野聚落的可能圖像。
當我們能散開來,就是對抗地震最好的反擊!
集集大地震災後的長遠復建計畫,期待有更深度的視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