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港 ─香港夢之矽谷

1999.07.01 by
數位時代
數碼港 ─香港夢之矽谷
今年三月,甫掙脫出亞洲金融風暴的香港特區政府,祭出了意圖振興經濟的「解藥」:港府將與民間地產開發商「盈科集團」共同投資130億港幣,興建香港...

今年三月,甫掙脫出亞洲金融風暴的香港特區政府,祭出了意圖振興經濟的「解藥」:港府將與民間地產開發商「盈科集團」共同投資130億港幣,興建香港的矽谷──「數碼港」
(Cyberport)。
計畫中的數碼港位於香港大學旁填海造地的高級住宅區薄扶林,佔地26公頃,約莫是新竹科學園區的二十分之一。區內規劃有光纖網路、寬頻通訊設備,多媒體實驗室等基礎服務設施,希望藉此吸引高科技公司的進駐,其中又以從事網路、軟體、電子商務的企業為首要標的。
港府預估,數碼港的完成,將為香港創造1萬2000個工作機會。
三月份到香港訪問的比爾蓋茲,也在記者會上為數碼港背書。他暗示,香港可以藉此計畫,作為統合中國精銳人力的軟體設計重鎮。微軟也願意參與數碼港的籌建,並提供協助。
除微軟外,目前已有八家全球企業包括惠普、IBM、甲骨文(Oracle)、Softbank、Sybase和Yahoo等,簽下數碼港租客意願書,表達支持港府向高科技產業進軍的決心。

**數碼港??數碼村??

**
香港人可不如軟體霸主和跨國公司那麼樂觀。消息一出,引發軒然大波,原本以為是大利多的數碼港計畫,卻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香港八大地產商首先發難,認為香港政府沒有將數碼港計畫公開競標,讓所有地產商有公平競爭的機會,反而私相授受給香港首富李嘉誠之子李澤楷的「盈科集團」,官商勾結之過程引人爭議。
香港特區政府急忙出面解釋,找出各式各樣難以令人信服的藉口,包括時間不夠,直接與盈科磋商可以增加效率、盈科和英特爾合資的聯營公司(Pacific Convergence Corporation)保證會成為數碼港的主要租客,以免工程完成無人問津……。比較合理的說法是,盈科是數碼港計畫原創者,肯為港府承擔發展風險,於情於理,盈科應該有機會參與這個圓夢的計畫。
先不論誰是誰非,更多香港人關心的是,這個看來像是房地產開發案的計畫,能為香港創新高的失業率注下一劑強心針嗎?一個兩年後才完成的工業園區,能讓香港長久依賴地產和金融維生、泡沫式的經濟結構轉型嗎?靠著數碼港,香港就真能「超星(新加坡)趕台(台灣)」,在高科技的發展未來中佔有一席之地嗎?
在香港人眼裡,數碼港無法脫離房地產案的格局。盈科集團提出的規劃案中,數碼港區內75﹪的土地用來開發高級公寓。「數碼『村』,可能是比較適當的名字,」一位網路分析師如是嘲笑。
香港電訊(Hong Kong Telecom)互動式多媒體服務行政總裁馬錦星強調,任何一個新的投資項目,如果能提高香港市民對資訊科技產業的意識和了解,都對香港有利。這一點,數碼港做到了。「但我們不要欺騙自己,把這個房地產項目搞好,香港就可以做矽谷,……我最擔心的是,搞好了數碼港,就自認為超過外國了,這是欺騙自己,」馬錦星說。

**科技藍圖,爭議不休

**
抨擊懷疑之聲不斷。數碼港的靈魂人物——盈科集團總裁李澤楷,今年四月份接受《時代雜誌》(Time)的訪問中重申:「數碼港不是,我再強調一次,絕對不是房地產開發案。」
數碼港是李澤楷籌備一整年的「作品」,對李澤楷有特殊的意義。他曾說,只要成本打平,不論是否賺錢,他都願意投入。「香港已經錯過科技產業硬體的階段、也可能錯過了軟體的階段,但我們絕不能錯過網路電子商務的服務階段,」李澤楷對《時代雜誌》表示,數碼港希望作成「迷你的加州」,可以吸引國外知識工作者、強化本地人才,彌補香港發展高科技人才的不足的瓶頸。
為達成「智慧園區」的特質,數碼港將成立委員會來過濾「不適合的房客」。這種做法被媒體批評為完全違反加州矽谷自由創業精神。
亞洲華爾街日報也為文提醒,缺乏高科技人才的香港,如果只是吸引國外或中國內地的人才進入,並不能解決香港的問題。成功的大公司進駐不是保證香港能孕育出高科技產業的絕對因素。數碼港內並沒有太多孕育科技公司成功的養分和動機,園區內強調共享基礎服務設施的「優惠」,只要公司有錢,在香港任何辦公區都可以實現。
香港如果想要有高科技的未來,應該要看看馬克道夫(Mark Duff)和他的網路公司。這個卅二歲的波士頓人、創立亞洲第一個線上仲介boom.com,是從壅塞的銅鑼灣小角落開始。
馬克道夫認為,香港有能力培養出未來的Netscape或Yahoo,但不是藉由建立數碼港裡晶亮華麗的光纖大樓。相反的,他認為,如果在北角政府廢棄的貨艙裡,能以很便宜的價格、很快的速度,鋪設基礎電信設施、粉刷更新使用,反而是更好的選擇。

**數碼廿一新紀元,能否一圓香港人的科技美夢?

**
沒有人才、沒有上下游關連產業的「群聚」(cluster),香港人夢之矽谷看似海市蜃樓。
金融風暴下受挫的香港政府,並不是沒有反省與努力。除了數碼港之外,去年開始,港府推出了一連串配套的措施,喊出「數碼廿一新紀元」,企圖扭轉香港頹勢。
例如,成立創新科技委員會,邀請加州柏克萊大學前任校長田長霖擔任主席,為香港成為全球重要資訊科技發展的城市,提出整體策略建議。
和鄰近亞洲國家比較,香港沒有如中國內地便宜的土地和勞工,也沒有如台灣的科技產業基礎,香港深知自己沒有製造和研發的優勢。目前香港喊出的「高科技」,集中於電子商務和軟體產業。希望藉由香港過去成熟的商業運作機制、以及發展新興產業所需的週邊服務,如金融服務、智財權等法律服務的成熟,幫助香港盡快切入資訊未來的入口。
在資金方面,香港證交所近日推出第二版「創業版」(類似台灣店頭市場,以較寬的規範讓潛力公司上市),加強中小企業募集資金的管道。
為吸引人才,港府開始修改移民法,預備特別開放中國大陸軟體人才的移民條件。
但這些動作並沒有解決香港人的疑惑,「其他地方的高科技的人才來了,那香港原本的650萬人怎麼辦呢?如果650萬人沒有再培訓,怎麼解決他們的生計呢?」香港電訊馬錦星提醒,香港本地人才的整體教育與轉型,需要投注更多心力。
搞慣房地產和金融的香港人,這一次,還是免不了用房地產的思考去搞高科技,數碼港不過是具體了香港轉型的尷尬。「東方之珠」想要恢復昔日的燦爛,複製出廿一世紀的「淘金谷」,香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