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矽谷

1999.07.01 by
數位時代
蘇格蘭矽谷
遠自十八、十九世紀,歐洲工業革命重鎮蘇格蘭,便開始供應煤、鐵、火車機件等物料給大英帝國。一九五○年,IBM基於語言及成本的考量,選定蘇格蘭設...

遠自十八、十九世紀,歐洲工業革命重鎮蘇格蘭,便開始供應煤、鐵、火車機件等物料給大英帝國。一九五○年,IBM基於語言及成本的考量,選定蘇格蘭設廠,生產打字機和電腦,推動當地高科技產業發展。自此蘇格蘭急遽成長,建立新工業區,以低廉的工業用地、租稅優惠及員工補助等種種誘因,吸引各大廠紛紛進駐。
今天的蘇格蘭,沒有美國矽谷一言九鼎的本事,也缺乏台灣科學園區的爆發力,但是在科技發展與人文視野的平衡上,這塊以蘇格蘭文「Glen」命名的谷地,卻有著美麗的啟發。

**高科技產業 雲集中央走廊

**
從蘇格蘭第一大城格拉斯哥到首府愛丁堡間的中央走廊地帶,聚集了超過500家的知名電子公司、7座半導體製造廠。包括全球個人電腦五大製造商的康柏(Compaq)與IBM,以及摩托羅拉(Motorola)、恩益禧(NEC)、希捷科技(Seagate)等國際大廠,均選擇蘇格蘭做為他們的歐洲製造基地。產業密集的盛況,為蘇格蘭冠上「歐洲矽谷」(Silicon Glen)的美稱,不僅在歐洲電子產業的發展上,位居樞紐,也在台灣科技產業的「全球運籌管理」(Global Logistics Management)上,扮演關鍵角色。目前包括環隆電氣、鴻海精密、中華映管、英業達、華宇、台達、群光等十餘家台商均在此設廠,生產目前台灣最具世界競爭力的主機板、Barebone電腦、筆記型電腦以及監視器,並以當地供貨的模式,與緊鄰的國際品牌電腦大廠密切往來。
據統計,蘇格蘭產出約32%的歐洲個人電腦、51%的歐洲筆記型電腦,以及將近80%的歐洲電腦工作站。全球前八大電腦及辦公設備製造商中,有4家總部設在蘇格蘭。蘇格蘭境內所管理的國際基金,僅次於倫敦、巴黎及法蘭克福,位居歐盟第四位。許多世界級生物科技公司的總部,也都設在蘇格蘭;全球第一隻複製羊「桃莉」,就是由蘇格蘭的羅斯林研究所與PPL治療公司所發明的。

**蘇格蘭優勢何在?

**
蘇格蘭投資發展局和蘇格蘭工商委員會、蘇格蘭政府,三個官方組織的合作,融匯各自所擅長的經濟發展、訓練資源以及投資補助能力,引進全球企業赴蘇格蘭投資,並協助已在當地投資的企業擴張營運。資料顯示,自一九九七年四月至一九九八年三月止,蘇格蘭吸引來自世界各地共87件對內投資案,預計金額超過10億英磅,將創造1萬8000個工作機會,刷新17年的記錄。
究竟蘇格蘭優勢何在?
投資設廠,第一個考量重點往往是當地的運輸狀況。蘇格蘭是歐洲第一個取消貨運業管制的地區之一,陸、海、空,多樣化的交通選擇促使運輸速度加快。蘇格蘭運籌管理專家深深了解半導體市價對時間的敏感度,為確保準時交貨,運輸便利極為重要。在英國境內,無論公路或鐵路運送,任何地點都保證第二天按戶送達。NEC計畫副理David Johnston說:「我們在這裏已經10年了,根本沒有班次表的問題。」
生活品質,也是長期背井離鄉的工作者一大評估指標。從生活費、薪資及其他種種細項所做的生活品質指數均顯示,蘇格蘭是英國生活品質最高的地區。500萬人居住在7萬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口密度約僅台灣的八分之一。其中80%的人口集中在「歐洲矽谷」的周邊腹地。
完整的政府補助方案,更讓蘇格蘭在與其他地區較勁時略勝一籌。投資者可依投資金額以及將創造的就業機會數量,提出補助申請計畫,或是特惠專案,如要求在當地免費開路等。
蘇格蘭投資發展局會依不同的投資計畫內容、計畫執行的所在地與時間,設計完整的財務方案,代表企業向政府爭取補助。
另一方面,蘇格蘭也協助籌措員工訓練基金,補助可高達訓練費用的50%。環隆電氣副理林秋炭也表示,當地人力素質高且供應穩定,是該公司決定到蘇格蘭投資設廠的原因之一。

**台商設廠蘇格蘭

**
由於低價電腦風潮導致廠商利潤緊縮,零組件市價持續波動,為降低零組件與存貨管理風險並維持利潤,國際大廠紛紛採取「接單後生產」(Built to Order, BTO)的方式,要求各供應商在全球市場建立倉儲與組裝據點,建立所謂的「全球運籌管理模式」,從製造、產品配送到售後服務,一手統包,以達到即時(Just in Time, JIT)供貨的要求,這也是台商到蘇格蘭投資設廠的最大原因。台商ODM或OEM在此趨勢下,為爭取時效,多半給予具體回應。幾家在蘇格蘭設廠的台商均認為,在決策關鍵點上,客戶的要求遠大於成本的考量。鴻海精密董事長兼總裁郭台銘就指出,在蘇格蘭設廠的最大意義,在於提供給主要客戶最有效率的服務。
靠近市場之後,往往能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益。環隆電氣總經理吳輝煌指出,在蘇格蘭,國際級高科技大廠雲集,無論對潛在客戶或是零組件原料供應商,都提供了快速成長的空間。
但是另一方面,海外佈點不免增加代工成本,衍生營運負擔,對台商的衝擊與挑戰不容忽視。
如源興科技就在全球佈局重整後,決定撤離蘇格蘭。
「很多人跨出國的第一步會錯。雖然有補助金,做不好還是得回來,」不鼓勵在蘇格蘭只做組裝的吳清淵,語重心長地指出,「不能只是來坐著等機會,一定要有很好的目的和理由才來。
先了解市場,評估自己的能力,設想『為什麼跨出去』以及『如何供應當地的工廠』,如果能justify,機會一到,就有可能成功。」華宇電腦協理蔡有智則樂觀地表示,短期而言,海外佈點確實會帶來成本壓力,但長期卻能提升接單後生產模式的執行效率,有助於國際大廠拓展市場版圖,台灣代工商機也就隨之增加。
在組織管理上,因文化差異,台商也必須拋掉一些舊有成功經驗。吳清淵以日商沖電氣公司(OKI)為例。該公司甫在當地設廠時,曾經一廂情願地以為過去在日本的成功模式可以移植蘇格蘭依法炮製。第一年將日式管理全盤帶去,結果成績失敗;第二年融合日本及當地管理方式,開始有了轉機;第三年放手讓當地經理人管理,一舉拿下Queen's Award of Excellence大賞。                                                                                                   「一個成功的規則不可能在每個地方都適用,」吳清淵說,「蘇格蘭的文化是會向既定規則質疑的,外商要懂得放手。」環隆電氣副理林秋炭也指出:「在歐洲設點,要充分利用當地人力資源,讓當地的業務及產品開發能力獨立,而不僅僅是分公司。」

**蘇格蘭歐洲矽谷全球首創群集計畫,半導體產業將於二○○四年以前成長一倍

**
相對於創業天堂美國矽谷,蘇格蘭歐洲矽谷目前仍是以大廠為主導的生產中心。然而吳清淵指出,未來該地生產中心很可能移轉至成本低廉的東歐發展,蘇格蘭歐洲矽谷則將朝開發設計中心推展新路,企圖成為下世紀歐洲的研發樞紐。這樣的企圖心,輝映著歐洲低調的科技產業生態,更顯得蘇格蘭政府積極上進的勇氣。
「蘇格蘭是全球第一個想到智慧財產(IP)的國家,」吳清淵說,目前蘇格蘭正積極努力發展成為單晶片系統(System on Chip, SoC)半導體元件的開發設計中心,位於利文斯頓(Livingston)的「蘇格蘭單晶片系統中心」(Alba Center)是該計畫的重要一環,將專注在半導體研究、設計、應用和測試相關領域。
而蘇格蘭工商委員會也與多家電子公司合作,成立全球第一個虛擬元件交易所(Virtual Component Exchange,半導體智慧財產權又稱為「虛擬元件」),透過該所交易買賣,可協助廠商縮短產品的設計週期,降低交易過程中的風險和成本,在變化快速的消費性產品市場中,將是產品成敗的關鍵因素。
繼今年三月底HSBC集團所屬之Midland Bank宣布於蘇格蘭成立全球付款處理中心後,世界DRAM大廠NEC又於四月底宣布將以3500萬英磅(近200億台幣),投資位於蘇格蘭利文斯頓的半導體製造廠。這項新投資將用來擴充該廠的產品線,生產最新的64百萬位元的SDRAM以及128百萬位元的Rambus DRAM。
吳清淵再三強調,蘇格蘭歐洲矽谷的經驗,是台灣可以學習的對象。他表示,蘇格蘭之所以成功,當地政府的高度配合居功厥偉,「要有一個單位能將所有工業區拉攏起來,這在台灣是很難辦到的。」他並且提醒國人,專業人才是「國寶」,千萬不能忽略人力資源的重要,「台南科學園區可以和蘇格蘭單晶片系統中心交流,在研究發展上互相觀摹。」
「只有去,才能看見更好的市場,」吳清淵說。
他說的「去」,其實不是一股腦一窩蜂往海外設點,而是說,對於台商也好、政府也好、工程人員也好,放眼國際,都是必要的一步,而且只能算是第一步。
在蘇格蘭矽谷,我們看到了不慍不火的成長,它也許不是台灣企業習慣的下一步,但肯定是許多企業家心中「人生的下一步」。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