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的真正價值

2007.10.01 by
數位時代
馬雲的真正價值
最近總部設在杭州的電子商務公司阿里巴巴,正在緊鑼密鼓籌備在香港股票上市的事。它的股東陣容裡有孫正義和楊致遠,而且可能即將加上台灣首富郭台銘,...

最近總部設在杭州的電子商務公司阿里巴巴,正在緊鑼密鼓籌備在香港股票上市的事。它的股東陣容裡有孫正義和楊致遠,而且可能即將加上台灣首富郭台銘,這種組合拿到任何市場上,保證都會是轟動成功的IPO。

馬雲是極具說服天份的創業家,從黃頁服務衍生而來的阿里巴巴網站,讓大陸許多白手起家的小老闆,在地處偏遠、人手不足和資訊不對稱的不利條件之下,能夠做起「小本生意」,靠阿里巴巴找到買方和賣方,因此促成交易。

但是我更看好馬雲的,是他旗下另一塊事業||淘寶網。這個針對個人用戶(阿里巴巴針對企業用戶)提供服務的電子商務網站,讓上千萬升斗小民做起「無本生意」,把自己多餘或用不到的產品掛上去,等買方來競價,日後如果業績能做大,再考慮直接批貨來賣。

到網上開個人商店的門檻很低,買方可以從零固定成本(或低固定成本)開始,成交後的運費也是由買方支付,變動成本也是零,沒有資金風險,也不需要全職投入,可以用玩票的心態,以業餘時間投入,這正在促成大陸的大創業潮。

在上海,我身邊的許多朋友,都是淘寶的店家或消費者。一位同事兩個月前剛在上頭開店,賣外國進口雜誌。他到批發市場去買過期雜誌,放到網上賣,利用類似PayPal的支付寶(Alipay)收款,再寄給買方,毛利在五成左右,賺的是市場訊息不對稱的錢,因為進口雜誌只能在特定通路賣,即使過期也很搶手。
付款和取貨也可以採當面交易。以我自己為例,我兒子出生後,奶粉和尿布都是在淘寶上買,再和賣方約在地鐵站出口,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那位賣家告訴我,她一個月大約進十箱奶粉,進價約六折,再拆開來散賣,視客戶購買量由七五折到八五折不等,賺的是幫客戶解決不方便的錢,因為沒有父母會買十箱奶粉回家(沒地方放,而且放久會過期)。

一個網頁,加上一支手機(買賣雙方確認對方是否到達),加上一點初始投入資本,就可以做生意,我認為這是馬雲對大陸電子商務的第一個貢獻:讓消費者有機會成為創業者。

過去每位工作者都可以有兩種收入:工作收入和投資收入(房地產、股票、基金、藝術品……),現在則多了第三種收入:創業收入。有了第三種收入來源,不僅讓工作者的所得有增加的空間,而且也分散了所得的風險。畢竟失業(失去工作所得)、投資市場大跌(失去投資所得)和網路交易量暴減(失去創業所得)這三件事不太容易同時發生。

此外,因為在網上開店和購物的人持續增加,增加了成交的流動性(liquidity),使得各種有形和無形商品都能在上頭成交,並定出市場價格,我稱此為從「價值發現」到「價值變現」的過程,把一個商品的價值,透過買方競標確立價格,並完成交易,後續可以再轉手,形成市場。
這也解決了我過去四年來的疑惑。在過去二十個世紀中,中國有十八個世紀是全球最富,即便在工業化過程中落後一百年,為何如今淪為人均年所得不到二千美元的低收入社會?中國並不窮,而是許多產品和服務沒有定價,因而無法進行交易,最終無法形成市場,價值也就無法體現。

以去年北京電視台熱播的節目《鑒寶》為例,任何小老百姓都可以把家裡的骨董帶到節目上,不管是宋朝字畫或明朝花瓶,現場有專家幫你鑒定,如果是真品,當場就開證明給你,附帶有預估價格;如果是贋品,則當場打碎,免得你拿出去騙人。有了專家開具的證明,不管賣不賣,這件骨董的價值就能轉成價格,並為其他類似產品建立行情。

在計畫經濟時代,產品和服務是靠交換,而不是交易,主要由政府主導,市場的功能不明顯。

但是在像淘寶這樣的網站上,定價最終是由買賣雙方決定,並因人數眾多形成市場,而且可能因網路形成的價格,回過頭影響實體世界的產品價格。我認為這是馬雲對大陸電子商務的第二個貢獻。

也因此儘管淘寶還在虧損,價值卻遠勝已經盈利的阿里巴巴。阿里巴巴讓企業更方便進行交易,淘寶卻是幫消費者建立起市場。以美國的例子來看會更清楚。與阿里巴巴同樣屬於企業電子商務的Ariba,市值是八.五億美元,與淘寶同屬個人電子商務的eBay,市值是五百三十億美元。

阿里巴巴上市後股價會到多少,馬雲身價會到多少,都不是重點。在這一波中國的「價值發現」到「價值變現」浪潮中,是否占到位置、占對位置,關係到你是被大浪淹沒,還是推進向前。

儘管淘寶還在虧損的階段,
其價值卻遠勝已經盈利的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讓企業可以更方便地進行交易,
淘寶卻是幫消費者建立起市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