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什麼時候來

2008.01.01 by
數位時代
3.0什麼時候來
二○○七是Web 2.0概念暴炒的最後一年,當所有事都冠上2.0,從網路到行銷再到投資,市場和讀者一再被一個單薄的觀念疲勞轟炸,也到了忍耐2...

二○○七是Web 2.0概念暴炒的最後一年,當所有事都冠上2.0,從網路到行銷再到投資,市場和讀者一再被一個單薄的觀念疲勞轟炸,也到了忍耐2.0的時候,誰再多提起這個詞就要犯眾怒,實在是夠了。

Web 2.0象徵網路翻身
2.0這個概念,最早是從美國女性趨勢專家伊瑟.戴森(Esther Dyson)所出的書《版本2.0》(Release 2.0)衍生而來,在美國也因而發展出一本專談電子商務的雜誌《Business 2.0》,並在二○○四年被美國網路圈子借用,以Web 2.0來描述走出二○○○年谷底的網路行業。

2.0被到處借用,與其說它的影響力鋪天蓋地,遍及了全球,不如說是在資訊彷如光速流動的網路時代,我們卻面臨了詞窮和概念貧乏的窘況。

全世界都一樣,各種商業模式不斷出現,但是表達能力不斷下降,只能一再用同樣的辭彙和語境來表達不同的事,但最終卻殊途同歸,都講成一件事。

連暢銷書《世界是平的》作者湯瑪斯.佛理曼(Thomas Friedman)在描述他的世界觀時,也用「全球化1.0」、「全球化2.0」、「全球化3.0」來畫分,並被世界各地的讀者奉為圭臬,由此就知道2.0這個名詞,氾濫的程度比黃河決堤還快。

我對2.0已完全倒盡胃口,Web 2.0和所有的2.0,都讓它留在二○○七吧!我更關心的是,Web 3.0會是什麼樣子?什麼時候會來?

移動與無線網路巨變
到二○○七年底,全球上網人數已高達十二億,對這群人來說,下一個大的應用和變化會來自哪裡,就是Web 3.0的可能方向。很明顯地,「移動網路」或「無線網路」是最有機會的。
自英國電腦科學家柏納斯.李(Tim Berners-Lee)在一九八九年發明了Web之後,它的應用始終是在PC的介面上,所有的服務也都圍繞在PC的環境裡開發出來。

但是PC終究太複雜了,它永遠沒辦法像手機那樣隨開即用,這也是手機年銷量在一九九九年追上PC之後,如今雙方年銷量拉開為十比一的原因。

因此,Web要跳脫書桌和辦公桌前的螢幕,進入一般人的生活,關鍵不在於它在PC介面上如何精進,而在於它如何更快、更緊密地和手機結合,或者類似的手持移動工具。

技術問題好解決
之前有評論說手機螢幕太小,後來有翻蓋機和滑蓋機(鍵盤從下面或側面出來),讓螢幕可以擴大,解決了這個問題;也有評論說傳輸速度太慢,現在則有Wi-Fi和3G可用;也有評論說手機鍵盤太小,不適合寫郵件,但手大腳大的老美,在黑莓機上一樣打得很開心;也有評論說手機螢幕不適合閱讀,但Amazon.com最近推出的電子閱讀器Kindle,造型看起來就有手機影子,想必是在為手機作為電子書探路。

總之,這些大部分都是技術問題,而不是使用習慣問題,而技術問題比起使用習慣問題要好解決多了。特別在東亞地區,日本和韓國於移動網路的發展,都屬於世界上走得最快的一群,而中國則以近五億手機用戶高居世界第一,很可能成為全球手機上網人口最多的國家。

網路主導權移轉東亞
Web 3.0不僅是從PC轉移到手機,也是網路主導權從美國移到東亞的轉捩點。當然,這件事可能發生,但未必會發生。在中國,目前手機營運商掌握的權力過大,以致於整條產業鏈上的參與者,與其相較之下,都處於極度弱勢,極不利創新服務的產生。

中國市場需要進一步開放,不管在經營執照和業務方面,甚至像美國在一九九六年通過「電信法案」(Telecom Act)那樣的魄力,大舉鬆綁行業管制,才有了後來風起雲湧的網路行業。近幾年在美國開始討論的「第二代網路」(Internet 2),也主張把網路提供者和服務提供者分開,各做自己擅長的事。

這很有可能是中國社會一次蛙跳的機會,從國家競爭力到個人生產力大幅攀升。但我們先不必過度樂觀,這裡面牽涉到國營企業改制和特許經營權的開放,在中國不會一次解決。不過,今年第一季iPhone在中國上市,第二季因應北京奧運而開放3G,關於Web 3.0的期待,雖然遲但總會來。

PC終究還是無法像手機那樣隨開即用,
這也是它和手機年銷量如今相差十倍的原因。
因此,Web要進入一般人的生活,
關鍵在於如何更快、更緊密地和手機結合。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