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電影中 75%的浪漫濃度

2008.02.01 by
數位時代
堅持電影中 75%的浪漫濃度
我的電影是七五%的浪漫,以及二五%的現實,」總是戴著深藍色墨鏡,臉上漾著深不可測笑容的王家衛,在接受美國《時代》(Time)雜誌採訪時如此表...

我的電影是七五%的浪漫,以及二五%的現實,」總是戴著深藍色墨鏡,臉上漾著深不可測笑容的王家衛,在接受美國《時代》(Time)雜誌採訪時如此表示。有人說過浪漫會壞事,但正是因為這無可救藥的七五%浪漫,造就了現在的王家衛——曾造就法國一百多萬人次觀影紀錄(《花樣年華》)華語片導演,一個被浪漫又驕傲的法國人稱為「最浪漫導演」的浪漫主義者。

善於處理跳躍式的快速剪接、大量的手持鏡頭以及深淺焦距的變化,王家衛的影像總是如此綿密、朦朧,又充滿著神秘的飽和色度,再加上戀人敘語般的呢喃對白以及影片中對於虛無人生、情感的解構,王家衛的迷離美學持續在世界各地發酵。除了電影本身的風格強烈,以自發性、幾乎沒有劇本的方式拍攝,演員甚至常常在出門前才收到改過的台詞執導方式,更是為人津津樂道。對此他也曾自嘲道:「我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執導方式,甚至比我本身的知名度還高。」

無劇本拍法啟發演技
王家衛的電影拍攝是屬於馬拉松式的漫長游擊戰,一開始擬定的故事一改再改,到了拍攝現場,電影仍然有著無限發展的可能性。拍片時整個劇組就像是巡迴表演的馬戲團一般,一站接著一站,連王家衛本人有時候都不清楚劇組最終究竟會去到哪裡、何時會停止。

這樣的方式也許折磨人,卻也相對帶來更多的創作空間,一個有才華的導演一旦有了創作上的自由,風格就更能清楚地展現了。正如澳洲電影網站Senses of Cinema中所述:「身為一個獨立創作的導演,王家衛成功地確立了自己在香港電影工業中的地位,更完成一個導演應有的創作自由——一個對於電影創作以及製片上的全然自由。」

然而,所謂的自由並非是完全的放縱,在拍片過程中,所有演員並不僅僅是單純的「演戲」而已,「在加入我的電影拍攝前,演員們並不會知道完整的故事內容,他們唯一知道的是每個角色各自的故事,」王家衛說。於是在《2046》中,王家衛給章子怡看了所有六○年代的影片,讓她模擬當時的時代背景及女人的儀態,藉由給演員大量功課的方式,讓表演深入生活,直到角色完全刻入演員的骨血中,唯有做到這點,演員們才能更遊刃有餘地去應付每一個隨性及臨場的改變。對此,張曼玉與章子怡都曾公開表示,王家衛這種沒有劇本,只靠紮實累積的隨性拍法,是她們演技得到發展甚至啟發的重要功臣。

堅持風格不媚俗
王家衛的創作之路稱不上坎坷,卻也不是一開始就有這麼大的迴響,除了一九八八年的《旺角卡門》因為樹立了武俠片的新風格而廣受討論外,之後幾部電影雖然也都風格明確,卻沒有引起太大的市場反應。直到一九九四年的《重慶森林》,他的才華始受到國際影壇的注目,不僅《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評價此片為「如朝露般清新,充滿痛苦與幽默的愛情故事」。連美國《首映》(Premiere)雜誌都大讚其「雅俗共賞,充滿奔放的青春情懷」。此片不但替王家衛開啟了國際知名度,也將他送上了影展常勝軍的名單上。此後的《春光乍洩》不僅在歐洲有著不錯的票房成績,也讓他成為第一位得到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的華語片導演。

從第一部電影《旺角卡門》開始,至今拍了九部電影長片的王家衛,唯一的堅持大概就是隨性所至的拍片習慣。從來沒有受過正式電影拍攝訓練的他,一直以來都是憑著從小累積的觀影經驗以及自身的敏銳度來創作,雖然也有不少人質疑他的作品沉悶難懂、影像不知所云,但他仍然堅持著自己一貫的作風。儘管頗受國際影壇矚目,卻也不會去拍一些刻意討好國外觀眾的電影。

當大家對他電影中浪漫又強烈的拍攝手法感到好奇與著迷之際,王家衛的答案倒也有趣:「其實這個問題有個很不浪漫的原因,我常常只是因為技術上某些問題無法克服,所以才選擇用快速剪接或是遮蔽式構圖來解決,往往都不是這麼刻意的想要做成什麼特定感覺,而是自然而然就變成這樣了。」這句話乍聽之下也許令人有點難以相信,卻足以成為王家衛這個自稱有著七五%浪漫基因的導演最佳寫照——那種以對電影的熱情作為基底,用隨性且感性的態度去面對每一個創作慾望躁動的時刻,不似一些野心勃勃、一心想要進軍好萊塢的導演,王家衛的態度是溫和卻又堅持的。

睽違三年,再次出現在大家眼前的王家衛,帶來的是他個人的首部英語發音電影《我的藍莓夜》。片中一字排開都是令人眼睛一亮的演員陣容,除了裘德洛(Jude Law)、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等英美演員外,更大膽啟用從無演出經驗的歌手諾拉瓊斯(Norah Jones)。
新作挑戰英語電影

一向都相當具有爭議性的王家衛,這次的作品當然也評價不一,國外的影評網站Cinematical中提到:「《我的藍莓夜》是場豐盛的視覺饗宴,『看起來』比『感覺起來』更豐富。」坎城官方也公開發表對此片的看法,表示本片「不只看起來美,更是一部相當感人的愛情故事」。雖然電影的好壞因人而異,但我們可確定的是,無論片子評價如何,王家衛仍會用他自己的步調及慣有的方式繼續拍下去,這種對於藝術的堅持,或許正是這個炫目特效、速食劇本當道的時代,最迫切需要的吧。
 

王家衛
作品年表
 

1988《旺角卡門》 
自編自導《旺角卡門》,樹立起新的武俠片風格 
1990 《阿飛正傳》 
獨特電影語言,構築六○年代的頹廢氛圍 
1994《重慶森林》 
得到香港金像獎最佳影片、導演獎 
1994《東邪西毒》 
古裝武俠片拍出史詩格局,本片曾獲金馬獎肯定 
1995《墮落天使》 
因為風格獨特,開始引起少部分國外影人注意 
1997《春光乍洩》 
本片色彩斑斕,以手搖鏡頭陳述人物內心世界 
2000《花樣年華》 
以寫意手法鋪陳曖昧,本片讓梁朝偉成為坎城影帝 
2004《2046》 
延續前作《花樣年華》故事,但對時間有更深著墨 
2007《我的藍莓夜》 
首部英語發音作品,盛宴般視覺訴說愛情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