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賴單一能源是危險的選擇

2008.02.01 by
數位時代
依賴單一能源是危險的選擇
全球氣候異常已經不是新鮮話題,問題是,我們可以做哪些事?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污染,可能是首要的工作。在科技領域執牛耳的麻省理工學院,自二○...

全球氣候異常已經不是新鮮話題,問題是,我們可以做哪些事?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污染,可能是首要的工作。

在科技領域執牛耳的麻省理工學院,自二○○二年針對全球暖化危機及能源問題,成立了相關的能源委員會,第一個研究主題是「核能的未來」(The future of Nuclear power);二○○四年則開始推動「煤碳的未來」(The future of coal)研究計畫,試圖找出可行的解決方案。委員會成員之一的麥克雷(Gregory J. McRae)教授,受到時代基金會邀請,來台參與「策略性創新與領導如何趨動經濟成長」論壇。在短暫的訪台行程中,接受《數位時代》的專訪,分享他對現今能源問題的觀察。

  這一、兩年大家都很關心能源的問題,其實在一九七○年代,也同樣發生過能源危機,就你的看法,這兩次的危機有何差異?

 一九七○年代的問題,相關比較單純,就是石油供需與價格的問題。但這次我們所面對的,不只是供需而已,我們很明顯地面臨人類如何永續生存的議題。過去我們談能源,多半只著重所謂的能源規模(scale),但現在我們必須從整個能源的基礎結構(infrastructure),比如它整個供應鏈是如何運作。此外,也要從整個能源使用的生命周期(lifecycle)來進行考量。

**Q 就你的觀點,哪些替代性能源是你所看好的?
**

 從能源的來源來看,我們有很多選擇,石油、煤碳、風力、太陽能、生質能(biomass)、天然氣、電力等。我們其實缺的不是能源,而是過去我們太依賴單一能源的使用,就目前的使用情況,再生能源的使用比例不到一%,所以使得能源造成失衡的問題。
比如說最近大家都很看好用玉米等植物提煉轉化的生質能,它並不是新的技術,早在一九二五年的時候,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就出現過相關的報導。相較石油的供應,生質能的確是比較充裕,也比較符合所謂綠色地球的期待,可是我們現在所面臨的挑戰不只是氣候問題而已,近來我們就看到,因為生質能的熱門,造成糧食短缺及價格上漲的問題。

再舉個例子,太陽能也是最近很受歡迎的方案,它的確不會造成污染的問題,可是大家比較忽略的是,大概要花上三年的時間試運轉,才能讓太陽能產出大量的能源。

我一直要強調的是,每種能源都有好處及限制,所以我們該做的事,應該是讓每一種能源在最合適的狀態下被使用。

**Q 你近來很積極地在推廣「潔淨煤」(clean coal)的應用,就一般人的認知,煤還是比較污染性的能源,你們的作法會是什麼?
**

 從使用量來看,煤碳在能源的選擇上扮演重要的角色,所占的比例大約是二五%,僅次於石油的三四%,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它的價格便宜,產量充足。就目前的價格,每百萬熱能單位Btu,煤碳大約是一到二美元,石油或瓦斯卻要六到十二美元,因此大型發電廠對它的依賴度還是會持續成長,特別是在新興國家或發展中國家更是如此。

中國每星期就有兩座五百百萬瓦(Megawatt)的大型發電廠正在興建中。而一座這樣規模的發電廠,一年會產生三百萬噸的二氧化碳。因此我們應該做的事,是想辦法收集發電過程中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廢氣,然後將這些廢氣再進一步做再生利用。

舉例來說,在美國假如我們能把一座火力發電廠六○%的二氧化碳進行回收壓縮成液體,灌注到適合的地層中進行地質封存(geologic sequestration),就可以降低二氧化碳的污染問題。

Q 目前的解決方案,看起來還是比較針對大型電廠的應用,對於一般企業, 他們能做些什麼?

 以台灣的情況來說,台灣有相當好的製造能力,所以除了在製造過程中減低污染外,另一個很好的機會,是參與相關設備的開發。畢竟我們現在所面臨的能源問題,是必須從政治、經濟、科技多方面入手的工作,愈多人參與重視,一定會帶來正向的結果。 

麥克雷(Gregory J. McRae) 
●現職:麻省理工學院化工系教授 ●學歷:畢業於澳洲Monash大學,之後取得加州理工學院碩博士學位 ●經歷:曾獲得美國總統年青化學家獎(1984年)、獲選美國科學促進會(AAAS)環境科學院士,目前兼任美國環境保護署審察委員 ●研究領域:大氣環境與氧化物形成、酸性物質與氣候影響、多媒介環境中的化學傳輸現象 

我們缺的不是能源,而是過去太依賴單一能源。
每種能源都有其好處及限制,
所以我們該做的應該是,
讓每一種能源在最合適的狀態下被使用。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