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人才留不住美國科技業陷困境

2007.06.15 by
數位時代
外籍人才留不住美國科技業陷困境
先從幾個美國勞工部針對美國二○○四年到二○一四年勞動市場的統計數字談起:一三%vs.四八.四%、六五一vs.一四○一。一三%是整體勞動人口數...

先從幾個美國勞工部針對美國二○○四年到二○一四年勞動市場的統計數字談起:一三%vs.四八.四%、六五一vs.一四○一。一三%是整體勞動人口數的成長率,四八.四%是電腦應用軟體開發工程師數目的成長率,六五一是全美所有行業的平均周薪,一四○一則是全美電腦工程師的平均周薪。

除了軟體開發工程師,相關行業的網管人員、系統分析師、網路通訊工程師都是未來十年成長率最高的職業,問題是根本沒有足夠的美國人,擁有應徵這些工作的學位跟專長。

微軟總裁比爾.蓋茲(Bill Gates)在今年三月於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中表示:「當我想到美國科技業的現況時,我同時感覺到驕傲與焦慮。」

雖然蓋茲與其他科技業領袖,透過基金會、遊說議員等手段,積極推動在二○一五年前,將美國每年教育出的科技、工程、數學系相關畢業生人數增加一倍,新增一萬個高中數學及科學教室,甚至頒發兩萬五千個新的獎學金,給選擇以工程為主修的大學生。但這些長期的措施,對於眼前的問題並沒有立即效益。而在科技業及網路業回春的今年,這種焦慮更瀰漫在Google、Yahoo!、微軟(Microsoft)、甲骨文(Oracle)這種大公司,以及無數新創事業CEO的心頭。

本國人才不足,又限制工作簽證
美國高科技人力的短缺,很大原因是本國籍理工畢業生數目不足,造成巨大的科技業人力缺口。過去,印度、中國、東歐與俄國等外來人口,一向透過H1-B簽證制度彌補。該簽證允許外國人在獲得美國學士以上學位後,透過公司申請在美國從事科技業工作,年限長達六年之久。

這項從一九九○年後啟用的制度,一向為矽谷提供穩定的人才供給。「在Google裡頭,大概有八%的員工,是透過H1-B制度雇用,參與諸如新聞或是社群服務Orkut等軟體開發,」Google的人事副總裁巴克(Laszlo Bock)表示。

H1-B簽證的發放數目每年由國會決定,數字最高曾達十九萬五千人之譜。但是在二○○六年,基於反恐及愛國主義等若干因素,數目大幅緊縮至六萬五千人(不包括給具有美國工程碩、博士學位人士所預留的兩萬個名額)。

粥少僧多的情況下,造成今年的H1-B申請出現前所未見的狀況:開放申請的第二天,六萬五千個名額上限就被用罄。因為名額的上限,Google在去年必須拒絕發給近百位優秀的工程師工作簽證。

「如果你仔細調查,會發現eBay、英特爾(Intel)、Yahoo!、Google全是移民創業家成立的,」巴克如此表示,並暗示著當初如果不是因簽證而留住了這些人才,現在的矽谷科技業就不是如今的樣貌。

他更憂心地指出:「若是人力缺口持續,包括下一階段的Gmail與Google Earth等服務,都將面臨研發上的困難。」可見業者已經預見了抵制外籍人才的結果,將很有可能會造成未來科技產業在發展上的瓶頸。
台灣如何在此波變動中應變?

為了改變現狀,各方勢力對於美國政府科技工作簽證政策,正在進行各種角力:幾百家科技公司,以及研發組織組成的遊說組織「競爭美國」(Compete America)聯盟,要求議會將簽證數目加倍,並承諾每年固定的成長率。

從聯盟的會員破天荒地囊括了各大科技龍頭廠,就可看出科技產業對此一議題的重視程度與急迫性,包括思科(Cisco)、蘋果公司(Apple)、IBM和甲骨文的資訊科技商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都是「競爭美國」的會員,而且他們甚至說服美國總統布希為他們公開背書。

「我們當然希望每個美國境內的工作能為我們國民創造工作機會,但事實顯然不是如此,」布希在3M的明尼蘇達總部發表演說時如此表示。蓋茲更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對於夠資格的工程師和科學家,根本不應設下任何人數上限。

只不過意見並非完全倒向科技業的一方。捍衛美國本土員工利益的團體,例如Programmers Guild,則以外國人會戕害美國人民就業機會,拉低行業薪資水準為由,抵制要求提高H1-B簽證數目的各式法案。
對於美國之外的其他國家而言,這些拉鋸給了他們一個有趣的機會:這些在全球最頂尖科技教育系統中培育出來的人才,因為美國的簽證問題,無法在美國境內工作。

與美國的保守策略反其道而行,英國、澳洲、加拿大目前都祭出吸引技術移民的誘因,並修改政策,以留住這些在全球化經濟中,移動力及生產力都極高的優質公民。

在此同時,我們也要問,到底台灣的科技人才可在這波變動中找到何種方式的切入點?台灣政府又是否能夠適時以政策吸引返台工作的科技人才,甚至是其他外籍人才?這些都值得我們深思。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