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星光幫

2007.07.01 by
數位時代
暗夜星光幫
中國電視公司的歌唱競賽節目《超級星光大道》,一瞬間紅遍台灣的大街小巷(六月八日當集收視率6.87,創近年電視節目紀錄),除了為這家垂垂老矣的...

中國電視公司的歌唱競賽節目《超級星光大道》,一瞬間紅遍台灣的大街小巷(六月八日當集收視率6.87,創近年電視節目紀錄),除了為這家垂垂老矣的電視台帶來了不少年輕新觀眾,也為參與決賽的幾位年輕歌唱者帶來了暴衝的知名度,一時間,「星光幫」突然成為台灣知名度最高的人,粉絲成群、媒體相隨,好奇者不禁探尋:這場「星光現象」的來由和意義會是什麼?他們的崛起,幫助我們看見哪些社會裡平常不得見的事物?

先從節目的角度看,《超級星光大道》確實是一個群眾動員能力十足的節目,它擁有「競賽」、「表演」、「敘事(說故事)」、「奮鬥感」、「現場即時」這類眾人皆可感的內容特質,而佐之以年輕歌唱者激情展演(流淚)的熱血情節,足夠吸引住萬千眼球。即便你認為它未免誇張,但相較於其他綜藝節目之單調或座談節目之抽象,這個晚上的頻道,確實提供了一個具體、簡單、非預期的差異化選擇。

其次,我們或該考慮「歌唱」在台灣社會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的角色。眾所周知,雖然「卡拉OK」這玩意兒來自日本,但卻是台灣的「KTV」將「常民演歌」這件行為發揚光大(並且制度化),與世界其他地區相較,台灣人民(由老到少)確實是個過度喜愛歌唱(98%的歌聲其實不忍卒聽)的民族。為何會如此,我認為和台灣自小到大的音樂教育無關,而是和製造業社會對自我的高度壓抑有關──所有的情緒和自我表達的需求,被禁止在工作現場宣洩,而必須留待至下班後的一個「有酒有歌的陰暗房間」裡完成。台灣大眾社會對激情歌曲的易感,是歌藝出眾的「星光幫」成員們崛起的背景大舞台──「我們的悲傷」,都被「他們」給唱出來了

再來,我們不得不來分析年輕人的世界。心裡分析學者指出:青年時期(或所謂的青春期)的年輕人,恆常地擁有著與成人世界(父母與師長等權威者)對抗的衝動,這並非是天生反骨,而是年輕人必須透過「否定」、「反抗」的過程來找尋自我的認同。在這孤獨的冒險過程裡,具有相同「受難經驗」的年輕人很容易地便相互依偎在一起,透過故事與經驗的分享,形成與大人們對抗的聯盟。我私自覺得「幫」這個字,正是「星光幫」這個稱號裡最核心的力量,因為它象徵著將長輩們與熱血青年劃分開來的邊界,在那一頭,是偽善、威權、世故、冷酷的成人世界(友台的政論節目,正是這場景的活生生展現),而這一邊,是純真、簡單、理想、相互扶持的青年歲月。正是在這一個面向上,我們才得以明白「星光幫」成員楊宗緯捏造出生日期的真正後果──他必得要退出比賽,因為「欺騙」在這個「幫」裡絕對難以被允許發生,而且在多加了四歲之後,他就比較屬於「成人」那一邊,而不再是我們「青年」這一邊。

《超級星光大道》的走紅,說出台灣社會心底太多事,這是它走紅的原因。你不得不佩服製作團隊,他們必須同時高度世故,也高度熱血,這才是台灣內容產業裡最難的部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