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偉雄]「個性人」世代

2010.01.13 by
詹偉雄
[詹偉雄]「個性人」世代
這個時代裡,人人都想成為「創意人」,但遺憾的是:如果你不先成為一個「個性人」(individual man),是很難做個「創意人」的。「...

這個時代裡,人人都想成為「創意人」,但遺憾的是:如果你不先成為一個「個性人」(individual man),是很難做個「創意人」的。

「創意人」一出招就妙手生花,不論是決策、商業模型、研發靈感、定價、行銷,甚而一句簡單的slogan,都既出人意料,卻又異常合理。不管是在組織或企業中,創意人領銜創造出重大差異,建構競爭門檻,生產出卓越績效。

許 多人因而想「學」當個創意人,他們認為創意人一脫下了工作服,就和我們一般人沒兩樣,因而只要學到了他們的某些「技術」,自然能「有為者亦若是」。但實際 上,每個創意人的內在,都是一個「個性人」:「和任何人都不一樣地活著」,而且「依照自己的個性而活著」,保持這種生命的狀態並為之奮鬥的過程,是為「個 性人」。

對於蘋果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來說,創意人像是一種「身分」,只在工作上展現;但個性人則是它的「本質」,二十四小時存在,不只在工作時幫他迸生創意,也貫穿他的學習、遊戲 和享樂的其他生活內容。所以先讓自己成為個性人,才有可能變成創意人;照著他人的方法學創意,終究只能是「複製人」。

為什麼要鼓勵台灣工作者練習做個個性人,有一個重要的時代性原因:台灣所創造的ODM代工服務經濟,已經進入了高原期,除了透過購併,企業要單靠技術創新來驅動成長,舉步越來越維艱。個性人,是唯一解開這結構性困局的答案。

ODM 代工服務的特色,就是企業不必負擔「市場風險」(原廠下訂單給它後才開始生產),它必須克服的是所謂的「技術風險」,也就是在一定成本、時間內生產出訂單 數量產品的能力;但像是蘋果、任天堂、LV這樣的原廠則恰好相反,它不太會在意產品的成本,卻嚴重擔心市場需不需要這個新產品,一旦答案是否定的,企業的 獲利便會受到極大的傷害。

代工服務的核心能力是「創新」,是在既有的技術規格上精益求精,做得更快、更好、更便宜;而原廠的核心能力是 「創造」,由定義消費者生活樣式到定義產品與眾不同的規格,其目的是創造「平地一聲雷」的詫異感。代工服務因競爭者眾多,毛利有限,原廠則因發明全新的生 活風格而得享高毛利(但也承擔巨大風險)。

台灣經濟的轉折,不在由代工轉向原廠的必然發展邏輯,而是台灣的戰後第三代,不再能像父母世代,為求擺脫貧窮而甘於泯滅自我對生命終極意義的追尋──他們是台灣第一個個性人世代。

然而,正如俄國小說家屠格涅夫的小說《父與子》所寫,那身為兒子的個性人,並非總是「喜悅的一代」,而毋寧說是「憂傷的一代」。這話怎麼說?下個月專欄接續。(原載於數位時代第188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