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Days】台灣頻寬品質倒退嚕, 韓國已經是台灣的 5 倍快, 我們的政府 … ?

2012.05.04 by
程世嘉
程世嘉 查看更多文章

iKala 愛卡拉互動媒體 執行長。史丹佛大學電腦科學研究所碩士,主修人工智慧。台灣 Google 第一位軟體工程師實習生,後擔任 Google 軟體工程師,亦是台灣 Google 第一位登上Google I/O(2010)開發者大會的講師。

根據 Akamai 去年第四季全球頻寬及連線品質的調查, 台灣不僅在寬頻滲透率上呈現停滯不前的狀況, 連線品質竟然相較於 2010 年衰退了...

根據 Akamai 去年第四季全球頻寬及連線品質的調查, 台灣不僅在寬頻滲透率上呈現停滯不前的狀況, 連線品質竟然相較於 2010 年衰退了 22%, 一年比一年緩慢, 平均連線速度只有 3.7 Mbps, 在亞洲敬陪末座; 反觀第一名的韓國, 平均連線速度達到 17.5 Mbps, 幾乎是台灣的 5 倍, 而且以 28% 的速度逐年增長, 此消彼長, 台灣的網路速度與韓國的差距越來越大.

“互連”(Peering) 一直是網路 ISP 業者彼此之間競合的運作方式, 兩家不同的電信業者透過網路骨幹的互連, 讓彼此的使用者使用網路的速度加快, 上網體驗更好. 多年前台灣 Google 剛成立的時候, 就不斷地想要和中華電信進行互連, 把網路延遲降低, 但是很可惜到了今天還是沒有成功, Google 目前只有一條 10Gbps 的主要線路與中研院互連, 以及一些次要的線路, 而最近這件陳年往事被網友發現 (其實 TWNIC 一直都查得到這些連線資料), 於是形成一些人, 為了更順暢地使用 Google 的服務, 利用中研院當作跳板建立網路連線的怪異現象. 

沒有頻寬, 何來創新, 何來網路產業? 頻寬在未來的世界應該像是水電一樣, 四通八達, 使用者付給合理的使用費用, 雲端運算的精神就在於把運算資源當成是公共建設, 人人皆可方便地使用, 把背後整個基礎設施的複雜度隱藏起來, 就像是打開水龍頭, 按下電燈的開關一樣自然, 但是雲端運算的一個大前提就是頻寬, 政府不把頻寬問題先解決, 反而成立了一堆雲端相關機構, 就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也誤解了雲端運算的內涵.

從十多年前的網路泡沫到今天, 我們眼睜睜地看著韓國從一個落後台灣許多的國家, 迎頭趕上, 到了今天培養出 Samsung 這個超級企業, 威脅到台灣過去數十年來賴以成長的電子產業, 同時間內也成為全世界寬頻速度最快的國家, 持續網路創新的腳步. 台灣的電信業者卻依舊在爭論到底誰該付誰互連的費用, 讓整個台灣的寬頻環境繼續處於一個畸形的連線狀態, 政府早就應該強力介入, 開放頻寬.

把關鍵的頻寬問題解決後, 網路產業自然得以發展, 不需要政府再勞民傷財舉辦一堆雲端比賽和宣傳, 國父曾經說過 “貨暢其流”, 只要發展交通, 經濟自然就會發展, 同樣地, 在虛擬的世界裡, 我們的 “貨” 就是 “網路流量”, 我們的高速公路就是網路線. 只要發展頻寬, 一切水到渠成.

我們的網路人才持續流失, 被新加坡, 被中國和韓國以高薪一個接一個挖走. 政府再不重視頻寬基礎建設的問題, 營造適合網路產業發展的環境, 台灣只會永遠被拋在數位化的時代後面, 我們的頻寬品質, 現在已經跟原本落後台灣許多的一些國家 (包括中南美洲和東南亞的一些國家) 的品質畫入同一族群, 政府再裹足不前, 台灣在網路時代將永無出頭之日.

出自Mr./Ms. Days(MMDays)部落格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