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或是吸金?數字科技的兩難
專題故事

台灣金融創新腳步相對緩慢保守,27號爆發的數字科技被起訴。網路界人士表示,政府一方面鼓勵創新創業,一方面卻又扯後腿,無法整合政策方向,令人擔憂。重新理解數字科技如何崛起,台灣法令又出現什麼狀況?

4 第三方支付戰火,詹宏志重砲開轟~有政府如此,何需敵人?

金管會近日頻頻針對第三方支付議題發言,以確保消費者權益、防制洗錢為由,發表正式公告限制非銀行業者所經營的第三方支付工具,不得經營「儲值」業務。PChome網路家庭董事長詹宏志今天(6/6)下午五點,召開臨時記者會,重砲抨擊金管會「限制台灣第三方支付業者,卻鼓勵中國同性質業者」的矛盾立場。以下是詹宏志完整聲明:

《有政府如此,何需敵人?》

──關於金管會近日談話的幾點聲明   詹宏志

詹sir

6月5日金管會發新聞稿說明幾件事,其中與爭議有關的有兩項,一是「金管會主張非銀行之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不得經營多用途支付使用之儲值業務。」一是「金管會鼓勵銀行與大陸地區支付機構合作,發展對國內網路商店之金流服務,目前亦已核准銀行所申請與大陸地區支付機構合作,辦理代國內網路商店向大陸消費者收取交易款項。」

對於前者,金管會並解釋,係為「確保消費者權益、落實洗錢防制及維護金融秩序等考量」;但如果民眾確有需要又該怎麼辦呢?金管會也幫大家想好了,它將「規劃銀行以『存款業務』方式提供儲值帳戶服務」,並朝(強迫)銀行與第三方支付業者合作發展之方向推動云云…。

前者就是後來我發表聲明說它「與全世界第三方支付服務發展背道而馳」的原因,請金管會想一想,為什麼全世界發展出來第三方支付的代表性服務提供者(PayPal或支付寶)都不是銀行?也沒有一個政府天才到要幫消費者「發明」一個新的替代方案。最多就是為這個創新服務找到關鍵的「管理點」,讓它符合「確保消費者權益、落實洗錢防制及維護金融秩序等考量」。

後者就更荒謬了,鼓勵台灣的銀行與大陸「支付業者」合作,幫台灣商家收錢,這時候金管會又一點都不介意大陸的支付業者並不是「銀行」,那是不成問題的,只有台灣第三方支付業者不是銀行才是問題,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金管會6月6日又表示,我們這些批評者誤會了,金管會鼓勵銀行與大陸支付機構合作,目的是幫助台灣網路商店「收取」交易款項,「目前並未同意提供國人向大陸網路商店購物所涉『支付』交易款項之金流服務」…。唉,醒來吧,金管會!誰需要你的「同意」呢?目前台灣民眾在支付寶開立帳戶的已有三百萬人,根據立法委員許添財的資料,去年台灣民眾「支付」的金額已經超過四百六十億,誰知道原來金管會還沒「同意」呢?

今天金管會又說話了,「保護消費者,優先考量」(經濟日報標題),它說,2007年底爆發亞力山大健身中心周轉不靈,消費者「儲值金額」付之一炬,此所以金管會要態度保守。這話有說對嗎?預售型態如今仍健在,健身中心照樣「預收年費」,但按照規定,這些錢不能動用,必須「全額信託」或「履約保證」,如果這樣,消費者為什麼會有損失,金管會要管的正是業者有沒有依照規定保管「預備消費」,而不是儲值行為一律槍斃。

為什麼其他國家「非銀行」業者可以從事儲值服務?金管會說:「正在研究國外網路平台業者如何做儲值功能,研究後才可能談開放。」聽起來略帶一絲希望,但是想想看,1998年PayPal提供服務至今已經15年,2004年支付寶提供服務已經9年,我們的金管會2013年的現在「正要開始研究」,過去十五年你們在哪裡?過去九年你們在哪裡?我和金管會開始吵架也已經五年了,這五年你為什麼不能早一點研究呢?

我對金管會近日的發言「忍無可忍」,行政部門不用功、怕事、怕責任、寧可掐死、絕不開放的態度讓人心寒。依金管會腦筋不通的邏輯,這個管理架構的出路將變成:「我們必須到大陸開公司,依大陸法規申請非金融業從事第三方支付的執照,再來服務台灣消費者,那時候,金管會不但不會限制我們,還會鼓勵台灣各家銀行全力來和我們合作…。」大陸有法可循,台灣無路可出,這是台灣自我期許的進步嗎?

不是只有金管會要重新想一想,行政院長和執政黨立法委員也應該想一想,這是你們主政底下的台灣經營環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