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一定回應!白宮網路連署網站「We the People」

2014.03.30 by
有物報告
建立死星、沒收小賈斯丁綠卡?白宮回答你!有物曾介紹過的「We the People」,聽起來像是 60 年代金恩博士的「I have a...

建立死星、沒收小賈斯丁綠卡?白宮回答你!

有物曾介紹過的「We the People」,聽起來像是 60 年代金恩博士的「I have a dream」,實際上是白宮的連署網站。任何人對現況不滿,都可以在 We the People 網站上發起連署。只要在 30 天內連署人數超過 10 萬人,白宮就會發表一份正式的文件,回應你的訴願,並將訴願送到相關部門。

在 We the People 網站上,令人最印象深刻的連署便是「建立死星」。連署人數超過 3 萬 4 千人。死星原是電影《星際大戰》中的星球。而白宮也正式回應,解釋為何建立死星不可行。首先,死星造價高昂;當務之急是減少赤字,不是增加赤字。其次,在電影中,主角開著戰機將死星摧毀 — 白宮為什麼要建造一個不堪一擊的星球?白宮煞有其事的回應也讓這則新聞更加有趣。

螢幕快照 2014-03-24 下午12.33.41

另一個著名的例子是小賈斯丁。由於他形象太差,有人在 We the People 網站上發起了「取消小賈斯丁綠卡」的連署,響應人數高達 26 萬人。彷彿可以聽到美國公民吶喊著「我們不要這樣的公眾人物,你請回吧」。幾年前台灣 Makiyo 打人風波延燒時,台灣網友成立的「反 Makiyo 官方粉絲團」也達 18 萬人。

重要的議題

然而如果 We the People 僅達成了建造死星或驅逐小賈斯丁,那只能說金恩博士的理想早已實現,美國是個不需要再改善的桃花源。

We the People 上的請願最大宗仍離不開人權、公民權利以及外交政策議題。不是所有的請願都是來亂的。在眾多請願中脫穎而出的,還有美國電子通訊隱私權法案(ECPA,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s Privacy Act)的改革。請願者主張美國國家安全局(NSA)以打擊犯罪為理由,對人民的監控令人擔憂。

雖然 NSA 聲稱透過監聽,遏止了許多恐怖犯罪;反對者卻認為投入的資源並不符合比例原則,讓人擔心隱私權及言論自由被控制。請願者訴求立法加速 ECPA 的改革,請願人數超過10萬人。

群眾暴力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若小賈斯丁真的被沒收綠卡,可說是一種群眾暴力。另一個請願主張赦免 Edward Snowden,認為他是英雄。此請願也有 15 萬人響應。另外凍結烏克蘭政府官員在美國的賬戶也有 14 萬人支持。

換個角度想,這很像古希臘的陶片流放制。希臘雅典時期,凡 20 歲以上男子都擁有一個陶片,可以將流放的人名字寫在陶片上,投票驅逐出境。在網路上,誰擁有陶片?除了鄉民、屌絲,少數族群、弱勢族群有力量透過 We the People 發聲嗎?

白宮改造郵政、華爾街

隨網路興起,郵政系統年年虧損,在 2010 年的累積虧損高達 85 億美元。於是人民請願,希望能夠維持郵政系統的健康體質。除了要求政府維持 6 天的郵件遞送服務之外,希望不要用砍預算、裁員的方法紓困。

白宮則決定自 2013 年起,將一般信件從原本 7 天,變成彈性的 5 天;限時信件則維持不變。白宮並要求在推動新方案的同時,也必須顧慮郵政系統員工的生計。

其實白宮的政策和人民的訴求不完全相同。白宮的方案除了減少成本之外,似乎不太具體。

改造華爾街

白宮也對改造華爾街的連署發表了回應。連署人希望能夠切割投資銀行和商業銀行,以確保消費者權益。

白宮承諾透過立法保護消費者以及將資訊透明化。白宮不但確實成立了 Single Consumer Watchdog Agency,保護消費者在貸款時的權益,並要求銀行持有一定數量的資金。當債務人還不出錢時,銀行可用這筆錢支付,而不是一味向納稅人要求紓困。

關注不等於解決

若觀察白宮的回應,會發現主要還是針對已經在進行的法案提出說明。也就是說一個議題越多人關注,和是否會得到回應並沒有絕對的關係。

或許就如同郭台銘所說:「民主是最沒有效率的管理」。難怪白宮只能保守的說會「回應」大家的連署,而不是「實現」大家的連署。否則哪天真地非得建造死星不可了。

台灣的 We the People

反觀台灣,人民連署該透過什麼管道?總統府設置的「國是論壇」、「民意信箱」網站門可羅雀,因為政府只保證當做「施政方向參考」。不像白宮,明訂連署人數高達多少就給予回應。相較之下,We the People 不但幫人民減去繁複的連署手續和募款活動,還幫美國政府直接找到民意。

從都更案到洪仲丘,從美麗灣到服貿,越來越多人選擇在網路上串聯、動員,直接上街頭。透過社群網站的力量,讓議題火速延燒。網友們首先發難,電視台隨後(或者說緩慢)跟進。然而網路的傳播速度快,也帶來許多新的問題。

表面上網路讓每個人都有發言權。比起電視媒體,網路的資訊更加多元,可以將議題帶到更深入的討論,不再侷限於鏡頭下的場面。可是越多聲音,也代表聲音越不容易被聽見。深入討論往往需要閱讀大量文字。學生、學者、官員、企業主、勞工,甚至自己搞懂協議內容。這麼多不同聲音、不同立場,大家有耐心看完嗎?

網路串連平台可能是一個凝聚議題,進行「假投票」的場所。就像募資平台 flyingV 瞬間募得 600 多萬在紐約時報上買「反服貿黑箱運動」廣告(現已下架),就相當程度的反應了當下的民意(而且是願意付錢的民意)之所向。即便對當權者來說,這都不是洪水猛獸;反而是可以及早察覺民意,及早反應的工具。

出自有物報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