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一個愛爾蘭農場小子如何創辦歐洲最大科技盛會Web Summit?

2015.06.19 by
李欣宜
[專訪] 一個愛爾蘭農場小子如何創辦歐洲最大科技盛會Web Summit?
什麼樣的場合會同時出現U2主唱波諾(Bono)、特斯拉執行長Elon Musk和Paypal幫主Peter Thiel?答案是歐洲最大的科技...

什麼樣的場合會同時出現U2主唱波諾(Bono)、特斯拉執行長Elon Musk和Paypal幫主Peter Thiel?答案是歐洲最大的科技盛會Web Summit。Web Summit始於2010年,從一開始一場500人的小型聚會演變至今,現在每年都有22000人專程飛到都柏林參與這場科技盛會,一年比一年豪華的明星講者陣容,再加上精心規劃的議程安排,讓Web Summit被《紐約時報》稱為「科技界主教級的盛會」。

Web Summit每年為都柏林帶來近2000萬歐元的商機,而去年11月參與Web Summit的新創裡面,總計有15家新創募到近5億6000萬的資金,就連現在最受矚目的獨角獸公司Uber也曾在參加Web Summit期間談到一筆2650萬美元的投資,到底Web Summit有什麼魅力?為什麼一場辦在都柏林的會議可以吸引這麼多世界級科技業大佬?

Web Summit的故事要從一名愛爾蘭農場小子Paddy Cosgrave說起,頂著一頭活像拖把的亂髮,鼻樑上頂著一副眼鏡,再加上溫暖的笑容,今年31歲的Paddy是Web Summit的創辦人,五年前當他坐在沙發上跟朋友說他想要在都柏林辦一場世界級的科技盛會時,他被狠狠嘲笑了一番,因為他不過是個農場出生的小伙子,雖然曾經創業,但也不算頂成功(MiCandidate於2009年被收購,但Paddy自認為這是個失敗的創業經歷),要人脈沒人脈,要經驗沒經驗,更沒有任何資源可言,再加上都柏林實在沒有幾家世界出名的科技公司,愛爾蘭又因為金融海嘯幾乎成為歐洲最窮的國家之一,在種種的不利條件下,有哪個科技大佬會想要來都柏林呢?

Paddy Cosgrave
(圖說:Paddy日前在Computex期間首度訪台宣傳香港分會RISE,接受《數位時代》專訪。照片來源:侯俊偉攝。)

飛去矽谷沒人理,乾脆在Skype上亂加好友

但Paddy沒有因為被朋友潑冷水就打退堂鼓,他心想既然他沒有人脈,那就直接飛去矽谷建立人脈吧,但毫不意外地,在矽谷沒有任何人願意理他這個無名小卒,於是他又飛回愛爾蘭另謀出路,正當他無計可施時,他突然靈光乍現,他心想:Skype的第一個用戶會是誰?想必就是創辦人Niklas Zennström!於是他就這樣在Skype上瞎矇找到Niklas的帳號成功加他好友並傳訊息給他,之後Skype共同創辦人成了第一個答應參加Web Summit的人。而後Paddy又寄信給Twitter共同創辦人Jack Dorsey,問他想不想要跟Niklas聊聊,出人意表地,Jack Dorsey很快就答應了。

雖然每個創業家聽到要去都柏林參加Web Summit時都一頭霧水,不解為何是都柏林,但Paddy堅持這個聚會一定要在都柏林舉行,否則就沒有意義了。回想起這段每天寄好幾百封信和打電話,卻渺無回音的日子,一直到去年Elon Musk來Web Summit,將Web Summit的聲勢推到高峰,Paddy一邊大笑一邊說:「我媽只是一個農婦,但她去年第一次來參加大會的時候跟我說,嗯,你做得還不錯嘛。」

核心精神:社群與數據

現在Web Summit越來越成功,擴張到拉斯維加斯和香港舉行分會,甚至舉辦女性企業家主題論壇,但Paddy認為全球的Web Summit有兩個共同精神:社群(Community)以及他們是一家數據導向的軟體公司,而不僅僅是策展公司。

社群精神表現在Web Summit精細的論壇分工上,為了滿足新創、投資人與企業家等不同參展人的需求,Web Summit根據不同主題分成好幾個主場,有物聯網、無人機或網路新創….等等,甚至還有設計師、工程師等不同場子,每個場子都盡量將規模控制在一定程度以下,以利社群交流,連每個分場的音樂風格都不同。

Paddy認為,Web Summit與其說是一場會議,更像是一場慶典,他提到《今日美國報》對Web Summit的評論:「這跟CES完全是南轅北轍的兩種聚會。」意即相較於CES較為產品導向,Web Summit更社群導向。

Web Summit的另一個特色在於,這是一家由軟體工程師組成的公司,因此策展的每個細節背後都有數據支撐,例如Web Summit的票價就跟機票一樣是根據時間與剩餘數量動態調整的,這背後精密的演算法讓Web Summit的票總是得以順利賣光,而且越接近展期越貴,至於Web Summit的票價是策略是什麼,Paddy故作神秘地不肯透露。其他數據策略還包括用攝影機錄下人流決定展場的動線與大小安排,又或者是根據報名人的資料把他跟他可能想要認識的人分在同一組。(延伸閱讀:歐洲最大科技盛會Web Summit 創辦人看Computex:太傳統

Paddy Cosgrave

用軟體顛覆策展經驗

未來,Paddy對Web Summit還有許多想法,身為一家新創公司,Paddy認為未來將由新創公司推動,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大公司如Google或三星持續與Web Summit接觸的緣故,「30年前一家科技公司要改變世界,需要很長的時間,現在2年就足夠讓他們變得夠大了,所以我們開始會看到有一些大公司也來參加,他們不是來擺超大攤的,而是來瞭解現在的小新創在想什麼的,因為現在的創新發生得太快了,他們可能跟不上腳步。

Web Summit今年也首度推出女性創業家論壇「WIN」,就是希望能夠多方嘗試,每年都做一些跟以往不同的事,直率的Paddy講到一半不忘以CES的展場女郎為例,直指科技聚會上的展場女郎是非常過時的想法。「你會看到很多女生穿著很少的衣服在介紹產品,我覺得這根本是大錯特錯,我們希望有更多的女性企業家和工程師,而不是一堆秀場女郎在介紹3C產品,試想這樣人們會怎麼看待英特爾?如果你真的要有秀場女郎的話,那就要公平一點,應該也要放一個秀場猛男!

最後,Paddy表示Web Summit未來將會持續以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科技聚會為目標前進,雖然舉辦世界最大的科技盛會並非他的初衷,但他堅信只要持續專注每個細節,盡力做到最好,有一天就會真的成為最好,而Web Summit就像是一家持續更新軟體的公司,不停地debug,將社群體驗從線上帶到線下,就如同Uber或Airbnb一樣,Web Summit正在以軟體顛覆線下策展體驗。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