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宜振] 颱風來來去去,國土安全準備好沒?

2015.09.30 by
朱宜振
朱宜振 查看更多文章

人稱朱拉麵,南星創速器(SSX)創辦人。第一代的互聯網人(成功大學夢之大地創辦人),卻走上嵌入式硬體產業,十五年以上軟硬體經驗。現從事新創孵化/加速事業,關注智能硬件、醫療器材及互聯網項目。自詡為新創志工,期待為下一代帶來更多的改變。LinkedIn

[朱宜振] 颱風來來去去,國土安全準備好沒?
一個直撲台灣的颱風總是會讓很多人想起很多事情,也會讓人開始檢討我們在面對大自然的反撲時,能夠更多做些什麼來預防。從上個月的蘇迪勒到這個月的杜...

一個直撲台灣的颱風總是會讓很多人想起很多事情,也會讓人開始檢討我們在面對大自然的反撲時,能夠更多做些什麼來預防。從上個月的蘇迪勒到這個月的杜鵑,看到家附近公園如被 strike (保齡球術語:全倒)的路樹,到這兩天颱風又要來,電視上預警的土石流畫面,讓人勾起多年前參與過國土安全專案的回憶。

應該有不少人看到標題談國土安全,以為我們今天要講的是這個:

圖說:美國 ShowTime 電視網的「國土安全」影集,photo credit: ShowTime
(圖說:美國 ShowTime 電視網的「國土安全」影集,photo credit: ShowTime)

但這次我想談的,其實是其中一環的災害防治部分。

過去,我曾經參與過一個專案,政府某單位的系統整合商 (System Integrator) 找上了當時製造特殊射頻設備的我們,想要解決目前台灣在土石流防治上的困境。

在當時全台灣總共有一千五百多條危險河川,彼時的監測站卻只有 23 個(這是問題一),這些觀測站都因地制宜的設置在深山中監控該地區。因為是深山,站點選點得考慮電力問題(這是問題二)。並得搭配土木專業人員場勘確認合理的土建設計區位(這是問題三)。以及把收集整的資料 (Raw data) 有效地傳遞下山(這是問題四),或可以在山上就做了一些初步處理,做出一些分析結果並予以回傳給適當的部門(這是問題五)。那時候,還沒有最近很流行的物聯往小設備端點對端點的設計可供選擇,為了達到今日能夠有效的預防和預警,這系統設計其實是相當不容易的。

這件事情有多重要呢?以日本 311 地震發生時的一分鐘前預警為例,這個預警系統就已經挽救了許多人命與經濟設施,卻還是造成了巨大的災害損失,也因此,日本政府部門還是持續在強化原本的地震預警系統。在台灣,彼時的專案交給專門負責國土安全的系統整合商,解決了電力供應、解決了土建設計困難,卻無法解決資料傳遞的問題與事前初步運算分析的問題。那麼,為什麼不用 WiFi?為什麼不用 3G 或 4G 電話網路?為什麼不用今天最流行的 IEEE 802.15.4 等相關標準來解決呢?因為那時候發現上述的技術面對實際的傳輸環境都無能為力,無能為力的原因實在太多了,在此,我們不過度深究技術細節,但主要包含電力傳送與訊號波的特性,WiFi 本來就不適合做遠距離傳送;3G/4G/WiMax 在深山內要很有效,也表示在一定距離安設基地台來解決訊號不良的問題。我們當然可以考慮微波或衛星通訊,但別忘了,這些通訊都一樣是有成本的,上衛星就得負擔衛星鏈的錢,微波也一樣。根據那時候的計畫,每一個觀測站每年估計約需要近百萬的資料傳輸費用,可以想見在這樣的成本考量下就很難增加新的觀測站了,所以 1500 多條危險河川,只能有少數的觀測站繼續存在。

圖說:曇花一現的 WiMAX 在土石流防治應用,其實在現實成本考量下根本不可行,侯俊偉拍攝。
(圖說:曇花一現的 WiMAX 在土石流防治應用,其實在現實成本考量下根本不可行,侯俊偉拍攝。)

解決問題的根本方法是技術上的翻新,不能只依賴增加預算來解決困難。如果當時可以透過開發有效的物聯網傳輸方式,來降低訊號傳輸的成本,就有機會在相同的預算編列上增加觀測站。這樣的專案對於當時我所處的新創公司來說,縱然我們公司所設定的主要市場不在台灣,但透過這樣的專案,可以協助台灣增進國土安全的理解,是相當有意義的。本來只是單純的數據傳輸,例如雨量、土壤中的水含量,這些數據量其實相對不大,但台灣的獨特環境讓我們對同步傳輸「現場畫面」有著很大的需求(避免我們高層只是透過報紙與電視新聞治國啊!),所以需要更大的數據傳輸手段。可以想見在彼時的思考是透過高強度的電磁波訊號在深山裡面傳遞,連結這些資料到山腳下的鄉公所或警察局,再透過他們的網路傳遞到災害防治中心。但其實,在災害發生時,後者的網路也是常常不通的,導致前者已經將訊號傳輸下山腳,卻卡住起不了作用。

國土安全其實不是只有電影中各種酷炫的間諜功能而已,從土石流預警、地震監控、橋樑監測、高鐵與高速公路邊坡預警,有太多太多真正物聯網的應用,而且訴求在台灣的地理特性所演化出來的物聯網設計,正式最佳的物聯網新創應用腳本。我們可以說,台灣的環境讓我們本身就很適合作為物聯網新創的孵化器,真正有意義輸出的價值其實是物聯網中的「聯」、「網」,而不是那些掛上物聯網名號的硬體。那個「聯」、「網」的運用才是台灣這個場域所應該帶來的優勢。

圖說:馬英九 2010 年在彼時已經注定失敗的 Wimax Expo Forum 發表演說,台北市電腦公會提供
(圖說:馬英九 2010 年在彼時已經注定失敗的 Wimax Expo Forum 發表演說,台北市電腦公會提供)

所以,重點不是藍芽、Zigbee、或是具備 3G 、Wifi 模組、或是很久以前就已經注定失敗的 Wimax 就叫作物聯網設備。重點是必須考量實際的「應用情境」、「場域」,不只是解決當下問題而已,而是能夠有機會「系統化」解決「同系列的問題」,才能產生綜效,也才真正是傳統 SI 與新創不同之處。我們喜見幾個有趣的新創團隊,正在朝國土安全物聯網應用發展,希望這些徹底換了腦袋的新創團隊,能夠在接下來的時代中站上舞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