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榮]HACK台灣,砍掉重練的關鍵是什麼?

2015.12.24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曹家榮]HACK台灣,砍掉重練的關鍵是什麼?
為慶祝新年的到來(咦?),《數位時代》在臉書上發起了「HACK台灣」的活動。邀請網友們談談「如果台灣可以砍掉重練,2016年你最想改變什...

圖說明

為慶祝新年的到來(咦?),《數位時代》在臉書上發起了「HACK台灣」的活動。邀請網友們談談「如果台灣可以砍掉重練,2016年你最想改變什麼?」

我覺得這是一個有趣也有意義的活動。特別是這幾年來,台灣社會確實進入了一種類似於泥沼的困境。在政治上,不僅內部的藍綠問題,幾乎使得(至少是部分)台灣人覺得自己呈現為色盲的狀態;外部的國(ㄌㄧㄤˇ)際(ㄢˋ)關係更是歹戲拖棚。而經濟民生上,更不用說,我們至少聽了十幾年的「拼經濟」口號,拼來拼去似乎都只拼進了某些人的口袋裡。

在這樣的困境中,想要砍掉重練是再合理也不過地。雖然我多少都抱著一種(扭曲的)期待,想要看看有沒有一些「具創造性」的想像,但似乎大家都還挺正經地談著政治、產業、教育等等問題。因此,我還是先把雞排收好,認真地一起來「砍」一下。

不過,在這邊我想換個方式「砍」。作為一個愛找麻煩的社會學家,老愛標新立異也是很合理的(才怪)!我接下來要說的不是「要砍掉什麼」,而是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砍掉重練」的意義是什麼?

HACKER精神

其實這個活動最初吸引我的部份,是「HACK」這個字。《數位時代》在活動網頁的說明中提到:HACK是一種精神,也是一種解問題的方法。這當然是呼應了這幾年來,創新與創業文化的熱潮。

不過,當我看到HACK這個字的時候,腦袋中回憶的跑馬燈轉著轉著浮現的,卻是我約莫十年前的研究。十年前,那個臉書才剛起步,資料科學家也還未獲得「最性感職業」封號,甚至創新與創業都還僅是小部分人的熱望的年代。HACKER自然也還是一個相當神祕、甚至常與犯罪畫上等號的存在。而我當時的企圖則是要闡釋「HACKER精神」的正面意義。

(讓我們按一下快轉鍵,跳過學術研究的長篇大論。)所謂的HACKER精神,《黑客列傳》的作者Steven Levy,曾經指出包括下列幾點:他們相信1.電腦的使用是不受限制的;2.所有的資訊都應該自由流動;3.拒絕任何形式的權威;4.一個黑客的評價來自其HACK,而不是其他;5.我們能在電腦上創造藝術與美;6.電腦能使生活變得更好。而對我來說,再進一步將這些元素濃縮(特別是前四點)後,HACKER精神的核心就是:自由。

所以,有別於過去HACKER被想像為以破壞、竊取機密為樂的犯罪份子,真正的HACKER其實是一群為「自由」而戰的人,他們不僅創造了我們今天習以為常的網路空間(包括了Unix的發明、ARPAnet的建立與WWW都是HACKER的功績),更在後來持續地推動「自由軟體」運動。

因此,當《數位時代》選擇了「HACK台灣」這樣的口號時,對我(腦補)來說,它意味著就不只是尋求改變。而是蘊含著一種追求「自由」的精神。而「砍掉重練」的目的,也就在於重建一個以「自由」精神為核心的台灣社會。

作為「不斷戰鬥」的自由

更重要的是,我在這裡所說的「追求自由」,並不是一種單純且天真的解放宣言。因而,我也不認為「砍掉重練」就必然能再造一個更好的台灣社會。

你也許會問,「自由」不就是一種解放嗎?不就像是革命女神手握旗幟指引著的那個美好未來嗎?不,麻煩的社會學家要告訴你,這樣的「自由」也許從來就不存在。

將自由想像為一種解放,這預設了我們可以擺脫「權力」。進而,追求一個「自由」社會,在此一前提下則意味著社會整體不再存在權力關係。也就是不再有誰被誰支配,人人都有著同等自由行動、生活、欲求的可能性。

然而,這種近乎烏托邦式的想像,恐怕早已沒有多少人會買帳。社會學對於「權力」的研究也告訴我們,不僅全然去除權力關係的社會不存在,也根本沒有人可以完全不受制於權力關係。

因此,在我過去的研究中,HACKER的「自由」對我而言並不是這種完全解放的自由,而是「不斷戰鬥」的自由。

這種「自由」源自於法國思想家Michel Foucault的觀點。就像前面提到的,Foucualt也不認為我們可能完全消除權力關係。甚至可以說,他認為「關係」本身就隱含著權力的運作(即便親密關係中都存在著性別權力)。

因此,我們所能追求的自由也就僅是,不斷嘗試跳出當下現有的(權力)關係,嘗試思考如何「不那麼簡單地被支配」。也就是說,即便不可能完全擺脫權力的糾纏,但我們仍能夠不斷反思自己是否陷入了權力的支配中而不自知。當然,也唯有不斷地進行這種反思,我們才「有可能」朝更好的生活邁進。

圖說明

「重練」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開始

從這個角度(也就是HACKER精神)來理解「砍掉重練」的意義,我想要說的也就是:不要僅將你想要「重練」出的那個東西視為目標,而是要將「砍掉重練」(也就是不斷戰鬥)本身,內化為生活的根本信念。

我們必須認識到,所謂的「解放」或是更好的未來,並不是一次性的改革就能達到的目標。或者說,所謂的「更好」,意味的也就是我們必須不斷地再次追求、不斷地投身於戰鬥之中。唯有不讓自己輕易地接受當下的狀態,才有可能看到「不一樣」的可能性。

因而,重建一個以「自由」精神為核心的台灣,也就不是單純地僅是要砍掉各種捆綁著台灣社會的鎖鏈與網羅,好像只要如何如何做,台灣人就能夠邁向光明美好的未來。

相反地,一個以「自由」精神為核心的社會將必須要持續、甚至永恆地戰鬥著。因為這一「自由」的核心,正是由人們不斷地自我反思(自砍)、自我批判所構成的。

如此一來,我們也可以這麼說:「HACK台灣」不是要找一個終點,而是要成為投入持續改變的起點。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