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 Taiwan!之2016總統候選人網路政策總體檢
專題故事

此刻台灣問題太多,更應該試著做一些改變,在第一場總統辯論會後,我們不要管淡水阿嬤還是便當阿嬤的故事了,我們該關心的是台灣如何發展網路新經濟!

在網路新經濟篇架構中,我們希冀了解總統候選人的網路經濟政策,《數位時代》在12月初寄出「給總統候選人們的一封信」,向3位總統候選人朱立倫、蔡英文以及宋楚瑜先生提問,「台灣如何發展成Internet強國?」

1 別管阿嬤了!3張表,看完3個總統候選人如何推動網路新經濟!

在網路新經濟篇架構中,我們希冀了解總統候選人的網路經濟政策,《數位時代》在12月初寄出「給總統候選人們的一封信」,向3位總統候選人朱立倫、蔡英文以及宋楚瑜先生提問,「台灣如何發展成Internet強國?」以下是三位的回答重點摘要:

此刻台灣問題太多,更應該試著做一些改變,在第一場總統辯論會後,我們不要管淡水阿嬤還是便當阿嬤的故事了,我們該關心的是台灣如何發展網路新經濟!《數位時代》在2016年的一月號,製作「Hack Taiwan」大型專題,從網路經濟、民主社會、文化創意與未來人才邀請林之晨、唐鳳、羅申駿與葉丙成等四位策展人,從專家的觀點提出改變台灣的行動策略。

在網路新經濟篇架構中,我們希冀了解總統候選人的網路經濟政策,《數位時代》在12月初寄出「給總統候選人們的一封信」,向3位總統候選人朱立倫、蔡英文以及宋楚瑜先生提問,「台灣如何發展成Internet強國?」以下是三位的回答重點摘要:

圖說明

(圖片來源:林衍億攝影。)

一:對於政府的未來想像

圖說明

二:網路通訊環境的硬體建置

圖說明

三:創新生態系的建造

圖說明

以下是3個候選人對於「台灣如何發展成網路強國」的政見回應。

1號總統候選人朱立倫:

圖說明

認為年輕人追求理想、面對挑戰、克服困難,是件最值得肯定及鼓勵的事。隨著科技的發展,年輕人以新的思維、新的科技、新的應用來創業,門檻越來越低。不過這並不代表創業就是件容易的事,因為除了熱情與專業,要維持一家企業的運作,也是一門學問。所以,我第一項要做的就是清除創業障礙,搬開政府擋在各位面前的大石頭,讓政府當創業者的推土機,幫助大家可以全心全力衝創業。

  1. 當創業者的推土機
  2. 發展智慧國家
  3. 推動政府開放與智慧化
  4. 擴大智慧科技在生活領域的應用
  5. 運用群眾智慧鼓勵新創、轉型
  6. 擴增軟體科技人才培訓,鼓勵青年用科技改造社會

透過青年、專業團隊的創意發想、社群的腦力激盪,運用科技、用程式為社會做更出有意義的事!讓青年來改變社會、改變世界!

朱立倫完整政見

2號總統候選人蔡英文

圖說明

要問台灣如何成為一個網路強國之前,我們或許可以先問:「什麼樣的國家,不會成為一個網路強國?」如果一個國家他的政治體制不是民主的,那就不太可能成為一個網路強國。因為,一個不民主的國家,他在國家體制與社會結構上,就已經背離了網路最重要的兩大精神:第一,網路不是菁英政治,網路應該是一個社會裡面,最底層的人民,都可以進入的空間;而且無權力的人,可以透過網路被賦權(empower)。第二,網路是多元的關係團體(multi-stakeholders)都能夠參與與討論的一個公共領域。

  1. 一個網路強國,必須是一個民主國家
  2. 促成選擇多元、技術多元、服務提供者多元的寬頻人權
  3. 網路強國,政府要夠軟,要不斷debug。
  4. 重塑台灣的創新體制
  5. 創新世代人才向下扎根
  6. 網路的發展,發展「心體」,回歸人的價值

在全球寬頻變革浪潮下,我們看到了挑戰, 也看到了台灣重新再出發的機會。經由寬頻網路環境的優化、創新體系的重塑、與多元創新人才的扎根,我們將有機會孕育出眾多的網路創新隊伍,共同開拓網路經濟新領地。

蔡英文完整政見

3號總統候選人宋楚瑜

圖說明

在討論台灣如何發展成網路強國之前,我們該先理解一下,為什麼台灣要發展成網路強國?過去16年來,台灣政府的經濟戰略一直被政治干擾,在錯誤中纏繞,甚至根本沒有經濟戰略。李扁時代,中國剛要崛起,那是「西進」的最好時機,我們卻在搞戒急用忍,鼓勵「南進」,結果一堆台商血本無歸;馬政府時代,中國已經起來,利潤沒有以前好了,反而是東南亞起來了,這時該搞「南進」,馬政府卻忙著補修學分搞「西進」。
16年來,該西進時搞南進,該南進時搞西進,整體經濟戰略的錯亂,使得台灣經濟失去重心與方向。未來的趨勢是什麼?主要是兩個:低碳經濟,與產業4.0。前者著重於能源,後者著重於運作模式,但都要靠雙向的網路運作與大數據雲端整合。

  1. 先要改變網路建設與運作模式。
  2. 促進合作、分享的精神。
  3. 政府作自己就必須領先數位化、雲端化。

台灣成為一個網路強國,不是一個願景口號,而是一個我們必須跑步跟上的行動方案,而且要發揮效用,政府還得帶頭衝在前面。也許當我們衝進網路強國的行列中,便會發現,現在吵翻天的許多爭議議題,其實根本沒那麼重要?!因為,在網路世界中,連國界都只是個符號而已!

宋楚瑜完整政見

@@BOOKID:126632@@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2016拚經濟]向朱立倫提問:如何成為網路強國?

此刻台灣問題太多,更應該試著做一些改變,《數位時代》在2016年的一月號,製作「Hack Taiwan」在網路新經濟篇中,我們希冀了解...

此刻台灣問題太多,更應該試著做一些改變,《數位時代》在2016年的一月號,製作「Hack Taiwan」在網路新經濟篇中,我們希冀了解總統候選人的網路經濟政策,於是《數位時代》在12月初寄出「給總統候選人們的一封信」,向3位總統候選人朱立倫、蔡英文以及宋楚瑜先生提問,「台灣如何發展成Internet強國?」以下是朱立倫的政見:

圖說明

壹、 青創-政府該做的事

我認為年輕人追求理想、面對挑戰、克服困難,是件最值得肯定及鼓勵的事。隨著科技的發展,年輕人以新的思維、新的科技、新的應用來創業,門檻越來越低。不過這並不代表創業就是件容易的事,因為除了熱情與專業,要維持一家企業的運作,也是一門學問。

有很多創業的人會說:最好政府還是不要做些什麼比較好,因為政府一旦要做些什麼,總是會設下一大堆繁瑣的防弊規定、我們還要寫一大堆報告,大家忙著解決創業的問題都來不及了,還要花時間來「應付」政府,實在受不了。所以,我第一項要做的就是清除創業障礙,搬開政府擋在各位面前的大石頭,讓政府當創業者的推土機,幫助大家可以全心全力衝創業。

1.改變思維,清除創業障礙
首先,我會要求我的施政團隊及公務同仁要先改變思維,由「防弊」的慣性角度改為「興利」。要以「創業者的成功」為目標,而不是「公務員的風險」為考量。我們要以「新創公司」的特性,來全面檢討現有的法規,不論是公司設立、資本查核、股東結構、財務規劃、人才募集等方面,都需要更具彈性,才能降低創業門檻、強化創業能量、吸引國際人才。

例如、我們可以先在《中小企業發展條例》中增訂創業專章,來提高國人創業的誘因;像目前企業未分配盈餘是需加徵10%營利事業所得稅,但新創企業的資金周轉通常比較辛苦,有盈餘多須投入在新投資上,故對於新創企業若其保留盈餘未超過半個資本額,我們主張不需課徵營所稅;此外,我要減少新設公司的規範、簡化線上申請公司的程序、放寬育成中心做為新創企業公司登記的所在地、提供來台創業者創業人士簽證、且快速發放時間較長的簽證。

2.成立超級基金,提高創業能量
除了把政府擋在創業者前面的石頭搬開外,我也會建立對應的「新創協助體系」。在資金方面,我將成立「超級基金」來協助青年創業,該基金將涵蓋資訊、生物與文創等領域的15個基金管理公司(GP),以能投資總額15億美元為目標。其中半數由管理公司募集,半數由超級基金出資。

超級基金由國發會投資120億,另邀集國內外民間公司及機構投資120億,共240億。並成立單一受理窗口,任何有志創業者,可將其構想提出,政府指派管理公司受理,辦理評估與協助。管理公司評估有遠景者,即予投資。

3.運用群體智慧,培育創業人才
在輔導與育成體系方面,我將整合政府資源與民間力量,成立「台灣創新知識社群」(Taiwan Innovation Network),透過群體智慧來協助有意創業的團隊規劃營運模式、研擬營運計畫書,並整合政府各投資基金、信保基金、研發補助等資源來協助團隊。

我也會推行「創業導師」制度,創業階段往往會面臨許多問題,若能有成功人士可供諮詢,將可大幅降低發生錯誤的機會。故政府邀集不同領域、不同世代創業有成的創業家與專業經理人組成「創業導師社群」,提供創業相關問題的諮詢。

此外,我們會提供誘因,鼓勵企業與學校內部創業,鼓勵學生及教授將其創意能量充分發揮,以準企業方式接受育成,甚至直接創業。我們也要協助產業組成「創客聯盟」,由產業以其業界經驗及科技研發能量,挖掘有潛力的創業者,並提供資金、技術、產業布局規劃等方面的協助,一起促進產業升級,共同將產業的餅做大,提升我國產業的整體競爭力。

貳、 科技發展-政府該做的事/智慧國家

網際網路(Internet)的快速發展,的確為各行各業以及我們的生活上帶來了許多改變。科技,把許多資料、資訊、知識匯集起來了,也把許多人、事、物連結起來了。不論是大數據、雲端科技、物聯網以及行動通訊,都勢必把未來帶入一個智慧化的時代。台灣若不能順應這個潮流,把台灣建設成一個智慧化國家,台灣將會很快地落後在許多國家。為了推動智慧國家,我將會推動六大政策:

1.健全智慧生活環境的基礎建設與法令
為了完備行動通訊環境的建置,我們要加大5G(註:第五代行動通訊網路國際標準)研發的投入,並積極參與國際資通訊技術、物聯網及大數據資料服務的標準制定,好與先進國家同步邁入5G及行動物聯網時代。

此外,為了因應智慧科技時代的產業活動及生活型態,我們必須盤點現有的相關法規,並進行「法規現代化」(modernizing our laws)。以避免之前「第三方支付」遲遲未能推動,造成台灣電子商務發展受到影響的事件再次發生; Uber此類新興應用,遭遇到與既有法令衝突,面臨行業認定、消費者安全保障等問題。

2.強化軟體科研的比重與預算
過去台灣的科技研發與工業發展偏重硬體,未來我們必需提高軟體技術(software technology)的研發與產值比重,並掌握關鍵智財權;鼓勵「吃軟不吃硬」的市場、研發策略,以軟體研發來主導硬體的價值與應用,配合新科技的發展(物聯網、雲端運算、大數據、行動通訊),進入到各行各業的應用。

此外,我將編列智慧科技相關科技預算年成長10%以上,並同步提高軟體研發在整個研發投入的比重。我期盼,台灣未來資訊軟體和服務支出占GDP的比重,可於2020年達到亞太水準、2025年達到歐美水準。

圖說明

參、推動政府開放與智慧化

為了讓民間可以使用、整合、加值政府資料,我們必須加速政府資料開放、建構全民網路參與的環境。我們將修正相關法令,例如《政府資訊公開法》、《個人資料保護法》,高度限縮不公開資訊的範圍。在保護個人隱私的配套下,讓公開政府各項資料成為一種「常態」,不公開是「例外」。

為了讓民眾在申辦公家服務時,不再東奔西跑,我在新北市特別以「一個新北市」的概念,推動「新北免奔波跨區服務」、「雲端證件包-免書證免謄本服務」、「跨縣市戶政、地政、財稅合作」三大專案,以跨機關合作模式統合29區區公所、27個局處、中央單位的資料與業務,透過會議及法規將各單位的業務標準化,並透過雲端技術將各單位的資料予以整合。

讓新北市市民不受戶籍所在地的限制,在新北市境內任何一個區公所/機關,都可以透過雲端服務,查用到民眾所需的書證謄本並辦理洽公業務。這樣的做法,未來我要推動到全國,透過雲端科技,以One Taiwan的概念,讓全國每一位民眾不論人在哪個縣市,都可以跨縣市接受到合作一體的服務—就像到每一個超商,都能得到相同的服務一樣。

此外,我要針對總統信箱、行政院長信箱、網路客訴與建議進行大數據分析、統計、排序出重大民怨項目,並針對對應不合宜之法規、程序進行快速檢討與回應,讓政府成為一個有智慧、會檢討的「回應型政府」(Responsible-type Government)。

肆、擴大智慧科技在生活領域的應用

智慧科技的應用無限寬廣。我會比照早期IC大型科專計畫,研發大型示範系統,來促進產業發展,並普及生活應用。例如:智慧工業示範工廠、智慧交通示範系統 、智慧家庭示範系統。並建立試運行模式,成功後加以推廣,讓智慧工業、智慧交通、智慧農業、智慧醫療、智慧金融、智慧物流等應用,可以帶給民眾更多的便利,讓台灣成為真正的智慧化國家。

伍、運用群眾智慧鼓勵新創、轉型

智慧化時代的到來,將給年輕人、新創企業一個大展長才的舞台。如同之前所說,我會成立一個規模240億元的超級基金,用來鼓勵與協助青年運用新科技創業。並透過「台灣創新知識社群」、「創業導師」、「創客聯盟」等輔導與育成體系來協助創業團隊。

對於既有企業,也要透過虛實整合的模式,一方面透過社群媒體或網路,提供網上諮詢服務;一方面成立企業服務團隊,派遣專家,現場給予企業診斷與輔導,協助導入智慧化系統,加速企業加值轉型。

陸、擴增軟體科技人才培訓,鼓勵青年用科技改造社會

智慧時代的到來,會需要許多資訊軟體工程、雲端運算、機器人、物聯網等相關技術的人力。一方面,我會獎勵大專院校多開設相關課程/學程,跨領域合作培養產業所需科技人才;另一方面我會以code for kids的精神,結合民間、大專院校志工來推動兒童/中小學程式教育,培養孩子們對於寫程式的興趣與學習熱情,從小建立孩子們邏輯思考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

此外,除了為產業培養科技人才外,我也會透過專案方式,鼓勵青年倣效code for tomorrow的精神,用科技來改造社會。透過青年、專業團隊的創意發想、社群的腦力激盪,運用科技、用程式為社會做更出有意義的事!讓青年來改變社會、改變世界!

延伸閱讀:朱立倫官方網站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2016拚經濟]向蔡英文提問:如何推動網路新經濟?

此刻台灣問題太多,更應該試著做一些改變,《數位時代》在2016年的一月號,製作「Hack Taiwan」在網路新經濟篇中,我們希冀了解...

此刻台灣問題太多,更應該試著做一些改變,《數位時代》在2016年的一月號,製作「Hack Taiwan」在網路新經濟篇中,我們希冀了解總統候選人的網路經濟政策,於是《數位時代》在12月初寄出「給總統候選人們的一封信」,向3位總統候選人朱立倫、蔡英文以及宋楚瑜先生提問,「台灣如何發展成Internet強國?」以下是蔡英文的政見:

圖說明

一個網路強國,必須是一個民主國家

要問台灣如何成為一個網路強國之前,我們或許可以先問:「什麼樣的國家,不會成為一個網路強國?」。 我認為,如果一個國家他的政治體制不是民主的,那就不太可能成為一個網路強國。因為,一個不民主的國家,他在國家體制與社會結構上,就已經背離了網路最重要的兩大精神:

  1. 網路不是菁英政治:網路應該是一個社會裡面,最底層的人民,都可以進入的空間;而且無權力的人,可以透過網路被賦權(empower)。

  2. 網路是多元的關係團體(multi-stakeholders)都能夠參與與討論的一個公共領域。

台灣是華人地區唯一一個民主國家,這就是我們發展網路的一個很重要的基礎。但是,民主只是一個前提,不代表「網路近用」的理念會自然而然實現。

寬頻人權深入人心

近幾年來在台灣寬頻網路與智慧手機已經融入一般大眾的生活與工作,不僅開創出電子商務與網路經濟的新機會,網路社群與智慧手機應用的蓬勃成長更成就了台灣網路公民力量的崛起,讓台灣新生網路世代的力量獲得全球的目光。

而如同全球其他主要先進國家,台灣的網路基礎建設早已經成為國家競爭力與資訊國力的重要一環。一方面,寬頻網路早已成為台灣全體創意工作者、網路創新創業家繁榮在地經濟、創造就業機會、實現台灣未來產業的共同平台。另一方面,台灣社會與經濟體系對於網路依賴日增已經顯而易見,社會大眾普遍期待普及穩定、可以安心使用而且可以負擔得起的優質寬頻服務。

我們在2011年提出的「寬頻人權」主張,至今則已經深植人心。隨著全球資通訊科技浪潮帶來的智慧生活科技、物聯網、以及大數據應用興起,以及我國產業所面對的嚴峻競爭,對於國家未來網路的發展與運用,我們必需更予以重視。

我們首先主張以人民需求為核心發展出來的網路政策方案,促成民眾選擇多元、技術多元、服務提供者多元的網路環境,政府並也應該保障偏鄉使用寬頻網路的費率公平性。

我們更要確保網路資費與品質的透明,讓所有網路使用者與網路創業者可以擁有安心使用與揮灑創意的環境。我們不願意看到年輕族群或弱勢地區居民因為教育與工作的連網費用而感到沉重的負擔。

我們將引導電信產業共同營造出可以充分容納網路應用創新與創業發展的環境,而又確保不同區域與弱勢族群的社會大眾可以安心使用基本網路通訊服務,我們更要共同努力要讓台灣寬頻網路服務的品質與資費競爭力名列前茅,寬頻費用人人可以負擔,讓網路的使用有如呼吸空氣一般的自然。

拜全球網路技術與應用擴散之賜,我們開始有機會運用到寬頻網路與電子商務、共享經濟及創新創業等新興領域結合所衍生的寬頻紅利,但我們可以同時注意到台灣社會所遭遇到的高齡化、少子化、貧富差距與世代衝突的嚴重性也高於一般國家甚多,又看到今年我國的各種外銷導向產業所面臨的低成長或衰退的警訊,我們必須承認過去台灣在迎接以網路為基礎的創新體系上,腳步仍不夠快,因而導致我國產業抗衡競爭的體質不足。

能否讓寬頻網路與創新體系的果實與在地經濟發展、民眾生活福祉深度聯結,才是未來政府相關政策應該關注的指標。

網路強國,政府要夠軟

網路強國這個名詞聽起來很硬,但事實上,要發展網路,政府反而要夠軟,要有彈性,不能用過去工業時代的思維來看待網路。 我認為:

  1. 未來的政府必須是一個Hub。政府必須連結資本、法人、研究單位以及國內外的網路新創公司,打造一個創新生態系,讓網路服務更豐富、更多元。

  2. 政府要不斷debug。我一直強調,政府會犯錯,就像產品開發需要debug,政府也要debug。將來,借重大數據的分析,以及智慧城市即時的資訊回饋,都可以幫助政府重新調整資源的配置。

  3. 政府不能繼續有衙門機關的心態。政府要人民在機關之間奔波求助,而要改變思維,是一個以網路為主體,以服務和興利為目標,虛實整合善用資源的政府,提供人民整體的公共服務。

目前,民進黨執政的台中市和基隆市,已經和思科簽訂MOU,要朝智慧城市發展。我們希望未來可以在更多的生活聚落,投入智慧城市的建設。智慧城市的核心,不只是更科技化以及數位化的生活,而是一個更開放的資料交換和傳遞的環境。

因此,政府的治理心態必須轉變,政府必須把自己當做資料交換的一個節點,要有開源(open source)和共享(sharing)的精神,政府機關的資料應該再去識別化、保障隱私權的前提下,盡可能開放出去,也要懂得應用民間的大數據,來加強自己的施政品質。

重塑台灣的創新體制

面對以網路為基礎的共享經濟平台興起,以及物聯網應用的風起雲湧,台灣實有高度急迫性重新形塑當前的國家創新體系不論從創新的來源、發展、及其應用,我們都有必要調整目前的運作方向。

首先,政府主要資源應該調整投入在探索型的前瞻研究,提供發展創新突破的基礎,同時也必須持續盤點與改善創新產業發展環境的友善性。政府體系必須強化創新科技的跨部會整合,從探索型研究累積知識及其應用,再對其中有商業潛力的重要知識要進一步促其萌芽,鼓勵民間接續發展,建立從投資、研發、產品開發、驗證、到商業化的完整體系。

創新結構面則需要整合政府、民間社群、產業、大學的力量,以提昇政府迎接創新的效率。其中包括鼓勵政府文官主動結合民間社群、產業、大學的能量來共同面對創新創業在法規、體制及資金等問題,投入創新實務並共同解決各項挑戰。當未來網路創新應用來台灣敲門,我們不是裝作門鈴沒有響,而是勇敢的開門、從容有自信地應對。

此外,我們將會強化地方政府在創新體系的角色,增強創新體系的群聚效應與開放式創新的效益。經由提昇創新應用與在地的連結,並應用科技成果提昇人民生活品質,達成民眾可享受智慧生活的目的。

開放政府治理資料的推動也必須徹底落實,並同步促進民間加值:例如在食品、電信網路品質、環境、氣象與災害、治安等公眾利益相關資料的落實開放,以滿足民眾與產業的需求;推動同時則建立中央政府領導整合的數據開放諮詢機制或專案小組,協助資料的有效開放與營運。

圖說明

創新世代人才向下扎根

多年來我國產業早以注意到未來面對的新型態挑戰,我們也已經在不同場合聽到台灣科技產業界已經對於人才的殷切需求。雖然台灣年輕族群擁抱科技能力經常令人驚豔,但是政府依然有必要提出引導多元創新世代人才的對應策略。

在創新體系中經常扮演關鍵腳色的資訊軟體人才,其問題可分成短、中長期同時進行。

  1. 短期上:我們將有必要有系統的吸引國外的軟體科技人才,並減少學研單位用指標和評鑑導引科學研究,讓他們不需要花那麼多時間投入文書工作,而可以專注在基礎研究上面。

  2. 中長期:則一方面則要做好資訊教育,以向下扎根培育國民數位能力,讓台灣過去資訊教育從大學才開始的現況打破,積極推動中小學資訊教育著重在計算思維教育,提升國民組織分析、解決問題與程式的能力,修改學校獎勵的相關配套措施,鼓勵積極投入軟體資訊教育的基礎教育工作者。

  3. 長期而言:創造引進並留住國外人才的優質環境是維繫我國創新體系國際化並解決創新人才不足的重要關鍵。我們應該要以更完備的生活配套措施讓他們得以來臺灣工作、就學不再具有高度障礙、合理化居留與稅賦制度,相關法規與環境配套也應該更有利於跨國界的科技團隊與臺灣公司的合作。

網路的發展,發展「心體」,回歸人的價值

最近我有個產業界的好朋友跟我說,新的網路產業趨勢,是一個好的點子,加上硬體、軟體、整套解決的服務方案和大數據所發展出來灣HEARTware,是靠著整合用心、應用、體驗提供服務,我也認為我們要建立台灣HEARTware,從心出發,要真心的面對生活挑戰,用心思考可能的解決方案,有良心的在各個社會位置努力,要open minded與人文、社會與藝術的人攜手合作。

在全球寬頻變革浪潮下,我們看到了挑戰, 也看到了台灣重新再出發的機會。經由寬頻網路環境的優化、創新體系的重塑、與多元創新人才的扎根,我們將有機會孕育出眾多的網路創新隊伍,共同開拓網路經濟新領地。這些新創團隊雖然新生有如蝌蚪,我們相信一旦提供他們茁壯養成的園地,蝌蚪終將變成青蛙,而非僅能看到胖胖的蝌蚪。

我們相信有朝一日,將有青蛙蛻變成為王子,成為我們的下一代新興產業。台灣一定要在全球網路創新產業中佔有一席之地,讓我們共同努力。

延伸閱讀:蔡英文官方網站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4 [2016拚經濟]向宋楚瑜提問:什麼是台灣未來新經濟戰略?

此刻台灣問題太多,更應該試著做一些改變,《數位時代》在2016年的一月號,製作「Hack Taiwan」在網路新經濟篇中,我們希冀了解...

此刻台灣問題太多,更應該試著做一些改變,《數位時代》在2016年的一月號,製作「Hack Taiwan」在網路新經濟篇中,我們希冀了解總統候選人的網路經濟政策,於是《數位時代》在12月初寄出「給總統候選人們的一封信」,向3位總統候選人朱立倫、蔡英文以及宋楚瑜先生提問,「台灣如何發展成Internet強國?」以下是宋楚瑜的政見:

圖說明

在討論台灣如何發展成網路強國之前,我們該先理解一下,為什麼台灣要發展成網路強國?拿最近的支付寶打進台灣夜市為例,這不是馬雲的錯,這是政府的錯。台灣電子商務比大陸早開始5年,第三方支付卻晚了10年,怎能怪人家侵入台灣市場?!詹宏志1997年就成立了PChome網站做電子商務,馬雲在2003年才成立淘寶網。

但台灣金管會跟銀行業者綁在一起,一直不開放「第三方支付」,結果,2004年馬雲就開始做,我們直到今年2月才公佈第三方支付的專法,近日才開始推動第三方支付(PChomePay 支付連),比支付寶晚了最少十年。

21世紀是網路推動的世紀,你自己跟不上時代,就無法怪別人超越你。

過去16年來,台灣政府的經濟戰略一直被政治干擾,在錯誤中纏繞,甚至根本沒有經濟戰略。李扁時代,中國剛要崛起,那是「西進」的最好時機,我們卻在搞戒急用忍,鼓勵「南進」,結果一堆台商血本無歸;馬政府時代,中國已經起來,利潤沒有以前好了,反而是東南亞起來了,這時該搞「南進」,馬政府卻忙著補修學分搞「西進」。16年來,該西進時搞南進,該南進時搞西進,整體經濟戰略的錯亂,使得台灣經濟失去重心與方向。

所以,過去16年的真正教訓是:不要以意識型態來作為經濟決策的依據,更不能讓經濟決策被既得利益集團把持,經濟戰略必須跟上時代趨勢,抓對時機,絕對不能政治掛帥。

未來的趨勢是什麼?主要是兩個:低碳經濟,與產業4.0。前者著重於能源,後者著重於運作模式,但都要靠雙向的網路運作與大數據雲端整合。所以,未來台灣要成為網路強國,有幾個重點:

一:先要改變網路建設與運作模式。

我們不但要提升通訊建設到達5G水準,還要把光纖寬頻上網速度拉到世界前十名,更重要的,是不該再分下載速度與上傳速度,因為在雲端時代,上傳與分享的資訊量,可能不會低於下載,大數據雲端時代的特性是「互動」,不是單向資訊流通。

二:合作、分享的精神,必須在台灣建立,成為核心價值。

因為這是21世紀網路世代的主題。20世紀的主題是控制與競爭,但在臉書、LINE等影響下,21世紀的主題將是協作與分享,不斷創造前進,才是未來商業與經濟的主流。

大家不要覺得這是口號,我的文宣部門就在實驗這樣的精神,總部裡只有兩個人在管文稿與網路,另一人管發包等文宣行政,其他協作單位都在網路上組成,稿件都放在雲端,讓地方輔選單位下載分享。而且,我們最好的產品都不是在辦公室生產的,我的方圓LOGO,設計者是美國回來的台灣人,配樂是本土音樂人,文字是在咖啡廳想的,動畫是在紐約做的,沒有一家公司全包指揮,全是靠大家在網路上協調作業。

這樣的工作模式將是未來產業運作的主流,這會使得「高工時」在未來成為假議題,因為網路作業,根本沒有工時制,都會變成責任制或專案制,大家在家上班,根本不需要在同個辦公室見面,便能共同完成一個專案。不論政府或老闆,都必須思考在網路時代,揚棄那種工時制下的小老闆心態,才會創造出新的成長機會。

現在許多人在談產業4.0,客製化下單,智慧生產,智慧物流,節能作業…,我們也必須快速趕上這些趨勢,否則就會被全世界丟包。在產業升級調整過程中,自然會創造出許多新的工作機會,這些大量依賴電腦與網路作業的工作機會,更是年輕人的專長。

如果我們的產業與社會都成長到數位時代,我們的政府還停留在石器時代,那政府就會變成台灣這個大木桶中,最短的那片木板,成為大家的油瓶與包袱。

圖說明

三:政府作為一個網路強國的推動者,自己就必須領先數位化、雲端化、大數據整合、雲端管理。

例如,報帳為什麼一定要填報單據?如果連計程車上都有QR Code,所有的交易、發包、帳單都可以直接報到財務部門電腦,作帳報帳可以省多少時間?!

我們在食安管理的政策中,也提到所有原料與製程都應條碼化或做QR Code,那政府就可以直接在雲端控管,以程式來做異常管理,何須人工填報?!減少多少造假機會?!

台灣成為一個網路強國,不是一個願景口號,而是一個我們必須跑步跟上的行動方案,而且要發揮效用,政府還得帶頭衝在前面。也許當我們衝進網路強國的行列中,便會發現,現在吵翻天的許多爭議議題,其實根本沒那麼重要?!因為,在網路世界中,連國界都只是個符號而已!

延伸閱讀:宋楚瑜官方網站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