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榮]淡水阿嬤為什麼救援失敗?

2015.12.30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曹家榮]淡水阿嬤為什麼救援失敗?
12月27日首場總統辯論會後,一位淡水阿嬤意外地成了熱門人物。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在回應對手質疑其「做好做滿」承諾跳票時,請出了這位淡水阿...

12月27日首場總統辯論會後,一位淡水阿嬤意外地成了熱門人物。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在回應對手質疑其「做好做滿」承諾跳票時,請出了這位淡水阿嬤上場救援。我不確定這是否是朱立倫的神來一筆(從那背書的表情來看,應該不是),若不是,那只能說國民黨的豬隊友還真是不少。

圖說明
圖片截取自:Youtube

雖然人渣文本教授已經解釋了,這種訴諸「不特定他人」或是「小人物」的政治語言並不奇特。甚至從一些選舉考量上來看,它還有不少的優點。但是,令我好奇的是,這麼這次阿嬤登場卻好像是提著油桶上來救火似的,一點也不溫馨、不感人,反倒像是打開了鄉民的什麼開關,各種酸言與嘲諷越燒越旺?

積怨已久的鄉民

當然,我想現今台灣社會除了那少數的9.2%之外,大概沒有太多人會對這樣的結果感到意外。因為,一個很直接的理由就是,這幾年馬騜的「政績」早已讓人們對國民黨的怨念累積到貞子的等級了。

而在此次總統大選前國民黨又搞了個「朱主阻柱」的戲碼,讓本來就被人揶揄為「馬英九2.0」的朱立倫,就算跟勝文公子借來了次元刀,也難以阻絕人民怨念的網羅。更何況,也不曉得朱立倫當初哪來那麼大的自信,不斷跳針跳針地唱著「坐好坐滿」,如今落人口實也只是剛好而已。

因此,總統辯論會都還沒結束,PTT八卦上就開始嗅到「阿嬤之亂」的味道。鄉民以「有沒有淡水阿嬤的八卦」為題,點燃了鄉民們湊熱鬧的興致。甚至連八卦板的板名都改成了「阿嬤聊八卦」。

更慘的是,朱立倫肯定萬萬沒想到,當初那句「忍辱負重,笑罵由人」如今更成了鄉民們嘲諷的素材,催生了在「思華處生」、「竿您老失」、「止兀の憂」之外的經典台灣新成語:「笑嬤由倫」。我想,他這幾天肯定再次懊悔那晚泡了那杯咖啡。

圖說明
圖說:新成語也出爐。圖片來自:台灣賦格

同時,這也不禁讓我想著,如果朱團隊的隊友們有認真地研究過數位時代的「資訊特徵」的話,如果他們早一步意識到麥爾荀伯格所說的資料的「耐久性」的話,也許,朱立倫拜拜那天遇到的就會是淡水阿公而不是阿嬤。不過,這都是後見之明了。

「非理性」的反擊

更細究來看,淡水阿嬤之所以救援失敗,鄉民的積怨僅僅是火藥,讓這些火藥以現今這種充滿嘲諷、揶揄方式點燃的,則是鄉民們的「非理性」。

圖說明
圖說:利用插畫、改圖、合成相片、改編歌曲與MV等等方式進行嘲諷。圖片來自:台灣賦格

沒錯,我們根本無法自圓其說地說這是「成熟理性」的公民力量。鄉民們利用插畫、改圖、合成相片、改編歌曲與MV等等方式所創造出的嘲諷、揶揄,在任何角度看來,恐怕都難以促成「理性」的民主對話。更不要說,在這些嘲諷當中經常不小心地會使用了具歧視性的語彙或符號。

然而,「非理性」不等同於這些行為是錯的或無益的。甚至,就如同我在先前討論「秒退林鳳營」的文章中指出的,鄉民們這些看似「非理性」的行動其實凸顯出了當今台灣社會「理性」的無用武之處。

也就是說,加入嘲諷、起鬨的鄉民們,根本不認為面對朱立倫這番「阿嬤叫我選」的論述,有著任何「理性」回應的可能(與必要)。而這樣的認知一方面源自於國民黨的信用破產;另一方面當然就源自於,朱立倫將無「坐好坐滿」的原因訴諸於一位「阿嬤」的荒謬:這已經不是Z大於B,而是阿嬤大於新北市民了。

國內研究PTT文化的學者(例如現正於日本攻讀博士學位的林意仁)過去就曾指出,在PTT上體現的其實是一種特殊的公共論述。它有別於以「理性」為特徵的傳統公共論述,帶著強烈的情感、情緒,迸發出由下而上、發自底層的眾聲喧嘩。其意義就在於凸顯出那被排斥與壓迫者的對抗性。

雖然這群起鬨的鄉民們不見得是明顯受壓迫者,但若是從這幾年來一次又一次人民憤怒卻又無力改變的事件(黑箱服貿、國防布、頂新無罪、趙伯伯認罪免關…)來看,執政黨政府確實讓鄉民們蓄積了滿滿的、隨時都可以噴發的負能量。

更擅於「虛構」的數位原民

不過,除了「負能量的正常釋放」外,這次淡水阿嬤的救援失敗有一個特別有趣的現象:這位也不知道到底在哪的淡水阿嬤竟然開了臉書的粉絲專頁!甚至在短短的三天內累積了三萬多個「讚」。

當然,這不是朱立倫團隊開的專頁。而看起來內容顯然地也是在嘲諷著朱立倫的「阿嬤叫我選」說詞。甚至連封面都KUSO了朱團隊的競選口號:「ONE GRANDMA 阿嬤就是力量」。

圖說明
圖說:封面KUSO朱立倫競選團隊的口號,淡水阿嬤粉絲團目前已經吸引3萬4千多人按讚。圖片來自:淡水阿嬤

這是另一個鄉民們創造性嘲諷的方式沒錯。但這一方式的特殊之處在於,它凸顯了數位原民世代擁有的特殊力量:「虛構」。

這裡所謂的「虛構」不是指扯謊,畢竟那人人都會。數位原民的虛構能力在於:擅於將虛擬與真實的事物巧妙地揉合在一起,甚至是透過「虛擬」為「真實」添加意義。

看看我們身旁周遭的這些年輕人,是如何「增色」其Instagram照片。我永遠記得第一次從一位大學生口中聽到的那句話:沒有修過圖的照片不算照片。更不要說數位原民們是如何利用臉書上各種打卡、照片來呈現自己的形象。

過去,我們要不是認為虛擬與真實是截然二分的世界(而虛擬是虛幻無意義的所在),就是認為虛擬只是真實生活的反映或延伸。但實際上,數位原民們的一舉一動透露了:如今,有些真實可能透過虛擬來加以定義或補充其意義。

淡水阿嬤的粉絲專頁就是這樣的產物。一方面,顯然地鄉民們並不買帳朱立倫的溫馨小故事。恐怕沒有多少人真心認為這位阿嬤真實存在。但另一方面,鄉民們卻巧妙地「挪用」了這一被虛構出來的人物,並賦予其更活靈活現的樣貌,藉以反過來進行嘲諷、揶揄。

由此看來,朱立倫找淡水阿嬤救援失敗的原因,也就不僅是鄉民們積怨已久,更因為他完全不了解鄉民們的能耐與力量,反而被其借力使力、倒打一耙。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