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對談,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問:網路會不會讓政府消失?

2016.01.15 by
郭芝榕
與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對談,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問:網路會不會讓政府消失?
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與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在獵豹移動所主辦的舊金山網路論壇「CONNECT 2016」上進行對談,最後他大膽向高爾提問,「網路會...

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與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在獵豹移動所主辦的舊金山網路論壇「CONNECT 2016」上進行對談,最後他大膽向高爾提問,「網路會不會讓政府消失?」說這個問題困擾他很久,卻沒有人可以問,因為人在美國可以比較不受拘束,所以問了這個問題,引起與會觀眾大笑。

以下是傅盛和高爾的對談:

傅盛:你是前副總統,現在也是投資者,你對哪些產業有興趣?

高爾: 12年前我做了一個投資公司,在紐約、舊金山和倫敦,我們也在中國做投資,大多在北美,中國、印度、南美洲也都有。做法跟一般公司不同,我們用所有傳統工具去分析,看到投資的機會。雖然我很關注環保,但它不只是環境而已,也包括供應鏈是什麼、是否對社區有貢獻?這個過程有好有壞,投資事業時,不能只看表現,要能繼續投資,我們希望有良好的報酬率。

傅盛:人們和企業對社會有責任?

高爾:是的,我們在投資時希望得到好的報酬率,但不要聚焦短期回收,如果只看一年之間的結果,不是我想做的,但如果你投資時是比較長期的投資,公司就能有清楚的理解,關於公司跟員工之間的關係,能得到更多的價值。例如現在有很多研究試著證明這一點,比起短期的獲利,投資人應該思考更長期,最終會得到更好的報酬。

傅盛:所以我要給員工加薪、貢獻環境?

高爾:有很多執行長犯的錯誤就是只聚焦在錢,如果你只有工具,那你只得到鎚子!你不能只用工具來衡量價值,長期來說,其實有很多超越金錢的價值。薪水雖然很重要,但是他們更想知道自己身為公司一員的價值,除了薪水之外,他得到成就,也想要留下來,要能讓員工有幸福感。

傅盛、高爾
(圖說:美國副總統高爾與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進行對談。圖片來源:獵豹移動。)

傅盛:獵豹給員工很好的薪水,就是希望能成為全球最好的公司,我們也在矽谷成立研究中心。如果中國公司可以負擔得起美國人才的薪水,你如何看中美之間高科技公司的競爭?中國公司有可能超過美國公司嗎?

高爾:當然,但這要看情況。但能確定的是,美國都對中國的快速發展印象深刻,很多高價值的零組件都在中國生產,中國也在進行一個大過渡時期,把工作外包到越南、馬來西亞,美國和歐洲也很常外包。這不是壞事,但有挑戰,接下來不只是外包而已,也面臨機器取代人力(Robo-sourcing)。人工智慧加進來之後,可以增加人的治理能力,取代中低階的工作。只是,這個問題要用很長的時間才能看清楚,我們面對很多很複雜的挑戰。

中國正在進行過渡,從一個以出口為主的經濟轉為內部消費(內需市場),就像美國一樣。不過,內需市場取決於中產階級的收入,如果工作讓人工智慧取代的話,那就減弱消費的力量,這也是我們要面對的另外一個挑戰。

傅盛:你的書認為人類處於黑暗時代,我一直找不到人這個問題,現在人在美國,可以大膽一點問,你覺得網路有沒有可能讓政府消失?我們需要政府來管理大家嗎?有了網路,我們是否不再需要一個強大政府?

高爾:政府有很多挑戰,但我是樂觀的人,我們必須有能力彼此溝通,做出有智慧的決定。美國的民主正在經歷一個非常困難的時期,財富扭曲了我們做決定的方式。有一句話說眾人的智慧,如果條件正確的話,一群人一起做決定,可以比一群有智慧的人做出更好的決定,但如果情況不允許,認為有金錢就淹沒其他意見的話,那就成為大眾的愚蠢了,我們必須知道什麼決定對大眾是好的。

我不認為網路可以或應該取代政府,我們不希望有一個路人來控制我們。

民主在西方國家,是從印刷開始的,印刷定義了生態系統,而廣播和電視就是資訊的生態系統,但是電視現在比較衰弱。

電視資訊生態體系正在崩毀,網路正在改變資訊生態體系,讓每個人都可以產生影響力,個人部落客能為事實和資訊帶來光明,甚至可以有政治影響力。例如中國在上週有個毛澤東系列,幾百英呎的雕像,有些人說要建造雕像,但也有人不同意,因為網路的傳播,毛澤東的雕像被鏟掉了,這在以前你能想像嗎?

政府必須尊重人們,因為人們的力量在增加,政府害怕失去政權。所有人都面對一個大的挑戰,人們是否能做出有智慧的決定,聯合起來把事情做好的意願很重要,中國政府跟人們,可以透過網路連結起來。

@@ACTIVITYID:522@@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