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雲驄]經營媒體這檔事,非誠勿擾

2016.02.06 by
沈雲驄
沈雲驄 查看更多文章

早安財經文化發行人。財經作家。

[沈雲驄]經營媒體這檔事,非誠勿擾
過去這兩三年,媒體似乎成為購併市場寵兒,繼臉書共同創辦人休斯買下老牌雜誌《新共和》之後,貝佐斯也買了《華盛頓郵報》,馬雲則吃下了《南華...

過去這兩三年,媒體似乎成為購併市場寵兒,繼臉書共同創辦人休斯買下老牌雜誌《新共和》之後,貝佐斯也買了《華盛頓郵報》,馬雲則吃下了《南華早報》。最近金沙賭場老闆艾德森也點名要買《拉斯維加斯評論報》…… 這些買主在不同的專業領域叱吒風雲,對媒體迎向數位化的想像有著英雄救美的共通情懷。

但,他們真的可以做到嗎?

年輕又帥氣的休斯(Chris Hughes),是祖克伯在哈佛大學的室友,兩人後來聯手創辦臉書,攻陷了你我手機與電腦之後,成了全球大富豪。富比士最新的調查,才30歲出頭的他,身價超過130億台幣。這種人,想也知道當然是媒體寵兒。

圖說明
圖說:Chris Hughes(照片來源:USV,經過裁切)

可惜,他做錯了一件事,如今反而讓他成了媒體圈搖頭不已的人物。

這件事,就是他最近宣布,要把四年前才買下的老牌雜誌《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脫手,不玩了。消息傳出,美國媒體一片譁然。

譁然的原因之一,當然是因為創辦於1914年的《新共和》,雖然發行量不算高,卻是備受重視的自由派媒體,從當年支持美國打第一次世界大戰,到六年前力挺歐巴馬,然後不久前又猛攻川普,都在美國政壇發揮了一定影響力。過去幾任總編輯,全都是媒體界敬重的老將。沒想到,休斯這年輕人才接手四年,突然說不玩就不玩,讓老牌雜誌裡的老媒體人,情何以堪?

休斯說,想賣的主要原因,是他低估了在這個「變遷快速的環境下,把一家傳統老公司轉型為數位媒體的難度」,「已經賠了2千萬美元」,夠了。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反而引來更多責罵聲浪。首先,有人找出當年休斯買下《新共和》時的談話,他明明說「快速變遷的環境,是重新打造《新共和》的絕佳機會」,而且「不著眼短期獲利」,「要確保《新共和》能活下來」,怎麼一轉眼,落差如此之大?

還有人幫他敲敲計算機,就算真砸了2千萬美元,四年平均下來,每年500萬美元。問題是,在他接手之前,《新共和》雖然也賠錢,卻從來沒賠過那麼多──有記錄可循的大約一年燒了300萬美元,後來縮小到大約年虧100萬美元。休斯之所以大賠,根本是自己好大喜功所致,例如砸錢重新裝潢辦公室,大手筆辦派對,周旋於名人之間。換言之,錢全花在滿足他個人虛榮心上,但最後倒楣、得再度面臨被賣掉命運的,卻是《新共和》的員工。

然而,這畢竟是《新共和》的家務事,企業界哪天沒在上演?之所以引起譁然,其實還有另一個更重要的理由,就是:這起事件驚醒了一場「科技英雄救媒體」的美夢。

如果連創辦臉書的哈佛高材生都沒輒,那老媒體想開創新生機,還能靠誰?

這幾年來,一般傳統富豪買媒體,總被懷疑目的不單純,擔心新老闆把手伸進編輯部,操弄新聞干預言論,例如最近金沙賭場老闆艾德森要買《拉斯維加斯評論報》,就罵聲震天。但科技大亨要買媒體,大家似乎不怎麼擔心這一點,反而寄予期待。總覺得這些出身科技業的富豪除了有錢之外,還身懷某種不為外界所知的煉金術,能讓媒體脫胎換骨。貝佐斯買《華盛頓郵報》,馬雲吃下《南華早報》,疑慮不是全無,但更多老媒體人都期待著,能從此搭上科技的順風車,吃香喝辣。

這也就是為什麼休斯才短短四年就想脫身,讓人特別難以接受。咦,你不是搞網路、搞社群起家的嗎,不是比老媒體人懂年輕市場、懂新科技嗎,怎麼居然也束手無策呢?如果連創辦臉書的哈佛高材生都沒輒,那老媒體想開創新生機,還能靠誰?

當然,休斯搞不定《新共和》,不等於別人也不行。但放眼望去,又有哪家老媒體被科技大亨買下之後,真脫了胎,換了骨?沒錯,《華郵》在貝佐斯入主之後,推出了幾項不錯的策略,例如大力發展付費訂戶,好幾度的網站流量還超越《紐約時報》。但這些策略嚴格來說,實在算不上什麼新點子,別的老媒體同樣在做類似的嘗試。

換句話說,休斯事件逼著媒體工作者們不得不承認:科技大亨口袋有錢,看來並沒有讓媒體振衰起敝的祕方。正如《新共和》的前任老闆馬丁.裴瑞茲(Martin Peretz)對休斯的評論:擁有豐厚的財富,並不等於具備經營媒體的基本條件。媒體轉型是一場漫長的戰役,別寄望什麼科技富豪青睞,下定決心捲起袖子,好好經營內容與服務讀者,才會有贏得勝利的一天。否則,老是提心吊膽沒自信,還是跟著休斯,退出算了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