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振萱]媒體轉型不能靠直覺,那麼你依賴的是什麼?

2016.03.06 by
官振萱
官振萱 查看更多文章

曾是財經雜誌記者,足跡踏過三十多個國家、採訪超過百家企業與企業家之後,她開始尋找地圖上自己的新定位,從記者變成專業經理人,曾任職過網路外商公司,現為聯合報新聞部副總編輯,探索並實驗媒體與社會的新可能性。

[官振萱]媒體轉型不能靠直覺,那麼你依賴的是什麼?
如今,每一家媒體都面臨著挑戰,對於傳統媒體而言更是。轉型不能靠直覺,那麼你依賴的是什麼?數據嗎?你能誠實面對這些檢視嗎?談了...

圖說明

如今,每一家媒體都面臨著挑戰,對於傳統媒體而言更是。轉型不能靠直覺,那麼你依賴的是什麼?數據嗎?你能誠實面對這些檢視嗎?

談了許多傳統媒體轉型數位的方向、困難與方法後,今天邀請兩位同仁現身說法:如何轉型成功。兩位都在純平面工作超過十年,如今成功移民數位世界。

通常我觀察同仁是否「轉過去」的關鍵,第一,是否有把負責的數位載具「使用者」放在心中。還沒有轉過去的人,會習慣性想到什麼內容就悶頭做,做完之後才發現「大腳裝不進小鞋」,不合身。相反的,轉過去的人,會先停一下、想一下,我的使用者會想看什麼呢?要怎麼說這個故事,讓使用者最能消化吸收呢?

第二,是否能借重數字分析,客觀了解自己的使用者,不是靠直覺。數位最大優點就是能用數字檢驗自己的假設,誠實面對數字才是尊重使用者。第三,用最準確的方式說故事。該長、該短、該不該用文字表達、該不該用照片、該不該用影片……,做到「準確」服務使用者而非華麗取勝。

以下兩位同事,我認為「轉過去」了。我請教他們幾個問題:

  1. 最難的是什麼?
  2. 突破的轉捩點是什麼?
  3. 接下來想突破什麼?
  4. 覺得傳統媒體工作者最容易卡在哪裡?

給點建議。以下是他們的回答。

毫不含糊檢視我和讀者的關係

F小姐(工作超過20年,翻譯超過20本書,做過雜誌、出版編輯、報紙國際新聞編譯,現在是單位裡的「社群女王」,讓報社粉絲團起死回生)

數位轉型,最困難的是一開始心理上的恐懼,改變領域,還要接受別人檢視。所以要接受自己「不夠好」,這麼晚才開始學習數位,心理上會矮人一截,如果始終在傳統媒體的軌道上工作,習慣大家的肯定,我不用直接面對這些。

最大的突破是開始明確檢視「我和讀者的關係」。每次討論題目妳都會問:這和使用者有什麼關係?以前在報紙編譯國際新聞時不需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覺得重要的,它就重要。現在要重新檢視我覺得重要的,是不是讀者覺得重要的。最有幫助的訓練就是數字分析,迅速、明確、毫不含糊的檢視自己對讀者的判斷是否正確。

一年來的轉型訓練,很多項目都鍛鍊過,但淺嘗即止,接下來我想要自己找一個項目,花時間去累積紮實的實力。目前想要選的是社群短影音,包括題材判斷、剪接、下標、讓它在社群發酵。

傳統媒體的同事,多半實力好、見識高,不容許自己做出幼稚、不完整、實驗性的東西,寧願守在原地。如果組織不調整,沒有立刻否認他們的價值,就會覺得原來的方式仍是很好的,導致自己改變的腳步鬆懈。

丟在全數位的環境裡成長最快

L先生(當過兩年編輯,八年記者,目前為新聞部數位製作人)

最初踏入數位覺得技術門檻很高。以前做記者只要會搜尋資料,連雲端硬碟也不會用,現在很多數位產製的工具都要會。接著是觀念的問題,過去寫新聞沒有TA(目標使用者)的觀念,記者通常目標是「上到報紙頭版頭」,因為代表長官肯定你。但沒有想過,服務的對象到底是報社的長官,還是讀者?

進入數位世界是很殘酷的,因為什麼都有數字可以佐證,記者的優越感消失,常常自以為了不起的作品瀏覽率卻非常低,會很受挫,自己拉不下臉來。

不過,挫折中還是可以找到小小的成就感。比如一個作品,意外得到很大的回響,數位時代沒有絕對的法則,新鮮的事很多,也是數位環境最好玩的地方。就是這樣度過挫折,然後不斷往下找新的目標,嘗試對準使用者。

所以學習數字分析是很有用的。另外,和不同數位專長的同事合作,比如視覺設計、產品開發等,慢慢將數位的知識和能力累積起來,養成用數位來思考,整個人被丟在全數位的環境裡成長是最快的。未來,我想花更多心力投入「短、精、快的視覺化數據新聞」,協助年輕同事,結合新聞專業與數位經驗。

不過感覺上目前很多人還是沉浸在自己的舒適圈裡,習慣長期以來的工作模式。其實就放膽踏進數位的領域,甚至全數位的領域,一段時間後即便回到原工作崗位,也會很不一樣。

@@BOOKID:126688@@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