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榮]Facebook有了「新表情」?便利功能背後的魔鬼

2016.03.25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按讚之外,我們有了新選擇?今年年初,臉書終於讓人們有了更多「情緒」!雖然這樣說有點怪怪的,但現在我們確實除了豎起大拇指外,還可以丟出...

圖說明

按讚之外,我們有了新選擇?

今年年初,臉書終於讓人們有了更多「情緒」!雖然這樣說有點怪怪的,但現在我們確實除了豎起大拇指外,還可以丟出愛心、哭哭、驚訝或生氣。

其實這個新功能在去年年底時就已引起廣泛討論,甚至引發網友們關於是否該有「dislike」(不讚?不喜歡?或是「噓」…)的爭論。當然,臉書最終沒有讓人們擁有「dislike」,取而代之的是其所謂能夠更自在地傳達情緒的五種新表情。

這個功能推出至今不過幾個月,也不知道用戶實際上的使用頻率。不過倒是已經有一些評論認為,這個功能恐怕活不了多久。甚至認為其實臉書只需要設計三種情緒就夠了(like、dislike、拍拍)。

我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只需要三種「就夠了」。或者,我反而產生的疑惑是,為什麼我的情緒就只能有三種或五種?

當然,一個(應該是)標準的答案是:這是臉書提供的一種便利的功能,讓用戶可以透過簡單的符號傳遞情感。如果提供的選擇多了,或甚至無限制數量,那就有違「便利」的本意。

一方面,從只能「按讚」到可以選擇其他情緒,就某種意義上來說確實是好的。因為它多少擴展了用戶之間的互動交流,甚至可能將快變成僅是一種「儀式行為」的按讚,重新活化為(較)有意義的社交模式。

但是,另一方面,這個改變也凸顯了一個看似微不足道因而被忽略的問題:為了「方便」,我們的情緒就應該或就能夠被簡化為五種(或三種)嗎?也許你會說,如果不願意被簡化,可以選擇留言啊!(一個「不爽不要用」的概念!)但事情也許不是如此單純。

被框限的認識與行動

如果稍微留心注意一下,我們會發現日常生活中其實充斥著這種「為了方便」而簡化的選擇。有些簡化可能真的無關緊要,例如,便當店裡經常就只有排骨飯、雞腿飯、焢肉飯……。但是有些簡化背後卻大有問題,例如,我們的身分證欄位上只有男跟女兩種選擇;又或者有些調查裡,當問到「族群」時,經常就是閩、客、外省與原住民四項分類。

有些甚至更難以察覺,像是我們的物質環境也悄悄做了分類。例如,你家外面的馬路大概最常看到的,就是分作車行與人行的兩種通道(最近台北開始多了常常被罵的自行車道)。這看起來再自然也不過的現象,卻在身障者的電動車驚險地游移在車道與人行道兩端時被戳破。

不管是性別、族群還是道路的設計,在這些簡化的分類中,我們的認識與行動都因此被自然地「縮限」了。這樣的縮限雖然確實讓日常生活可以「方便」運作,但卻不是沒有代價的。例如,於是男/女之外的人們要不得必須費心解釋,要不就只能選擇「屈就」(然後我們就真的認為性別只有男/女)。而為了加快運輸建造的車道,也構築起人與人之間的冷漠與無視(並且用刺耳的喇叭聲取代對話)。

換言之,這些例子都告訴我們,為了便利而簡化的各種設計,在帶來方便的生活時卻也阻止了人與人之間交流互動的可能性。例如,族群的分類讓人們易於辨識他人的「背景」,但卻也因如此妨礙了無預設過多立場溝通的可能性。

當然,這樣說並不是認為所有的簡化分類都是錯的。我們的生活為了順暢流動必然需要透過分類來確保秩序。但這不能正當化地延伸為,所有簡化分類都是合理且無需加以懷疑。

更重要的是,當這些簡化分類無聲無息地進入日常生活設計的一部分時,我們甚至連懷疑的可能都沒有。因為這樣的設計所促成的「便利」,讓人們很容易就忘了那些被犧牲的「代價」,甚至歌頌著這種效率與便利。

在簡便的表達中消失的社交情感

雖然例子扯得有點遠,但回過頭來我要說的是,不管是三種還是五種情緒符號,在這一簡化卻又便利的「表達模式」中,所犧牲的正是人與人之間更豐富地表達情感與意見交流的可能性。

因此,雖然我剛剛說從只能「按讚」變成可以表達五種情緒,有重新活化社交活動的可能,現在更精確地說,那其實就好像是一種「沒魚蝦也好」的改善。

這不是「如果不喜歡就不要用」的問題。一如上文所說明的,這種簡便的設計就好像為人們鋪好一條最方便的道路,這樣的設計讓人們很容易就「習慣」這種互動模式:要說我多贊同你的觀點,太麻煩了,就按個讚吧!要說我多同情你,太麻煩了,就跟你一起哭哭吧!而關於不滿這檔事,也簡化為憤怒的表情就結束了(所謂懶人行動主義的極致表現!)。

許多研究者都曾憂心於社群媒體所導致的關係淺薄化,也就是說,雖然臉書這類社群看起來形成了更多的人際關係(像是前陣子提到的3.57度分隔),但在其中實際上並沒有形成深刻的連結紐帶(我們臉書上到底有多少真正的「朋友」?)。

簡化、便利的情緒表達符號正是導致這種淺薄關係的原因之一。就像曾說過社群媒體是個陷阱的社會學家包曼所言,在臉書上,人們難以學習真正的社交技巧。因為,我們有太多方便的「工具」取代真正的互動。

更不要說,「按讚」(或其他情緒)的設計如今還造成了一種特殊(且意外的)的行動傾向:追求「人氣」(按讚數)。也就是說,由於臉書會顯示統計的「按讚數」,這使得原先用於便利人與人交流互動的設計,如今反而經常被當作是凸顯「個人」的指標。

於是,各種「騙讚」的花招層出不窮,人們彷若失心瘋地追求成千上萬的按讚數,而不是真的關心於到底是「誰」認同或是同理了自己,更別說一個一個好好地做出回應。

因此,也許我們不一定要這麼早判定社群媒體不是好東西,但我們似乎也不該就這樣在便利的生活中遺忘各種「設計」所造成的影響。各種科技物的設計,都是在導入某種形式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人與社會之間的關係,而且還是以一種悄無聲息的方式改變了我們的生活。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