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世界新民

2016.08.09 by
李士傑
李士傑 查看更多文章

星輿公司noema.io共同創辦人,網路文化運動者、獨立研究者。前中研院資訊所專案經理、資訊社會學博士研究,過去十年投入開放源碼與數位文化相關計畫。

作世界新民
作為全球公民社會的一員,除了體驗與認識這個世界之外,我們究竟該如何與敘利亞難民等苦難的承擔者站在一起?

站在夢想與現實的拉鋸之間,不論你與世界連結的起點從哪裡開始,作為全球公民社會的一員,除了體驗與認識這個世界之外,我們究竟該如何與敘利亞難民等苦難的承擔者站在一起?我們是否擁有與世界對話的能力,這些是更深切的課題。

圖說明

敘利亞大馬士革的鴿子。照片來自:Игорь М via flickr, cc license

將近兩年前,高雄岡山國小高年級的美術導師林晉如老師,在臉書上貼出了她為不想念書、想要直接找工作的孩子所製作的學習單:「設計了求職、履歷表、買房買車(未來想過的生活)及月開銷費用估算,共四張學習單。」精彩而效果十足的學生學習單在網路上傳閱開來,迄今有24,000人按讚、18,813人分享,1,744則留言;這兩年多來引起的熱烈迴響,也改變了林晉如老師、許多教育工作者與家長們。

最初啟發林晉如老師的是那位不想要念書、一直想要找工作的同學。同學們失去了學習的興趣,只想趕快跳過這個被迫要留在學校裡的「教育」階段,直接走進人生。她運用了「學習單」這個表格系統,幫助孩子釐清自己想要的生活,計算出追求想要的生活需要付出多少代價。她用現實的「模擬計算」,來幫助小學生接近現實;同時她也在教學中大量運用表格比較與視覺風格的建立,讓這些孩子保存下來對世界的體驗與持續探索的好奇心。

作為最會運用表格的老師──實質名歸的「為人師表」──林晉如老師加上「表格」這種衡量夢想與現實距離的工具,搭起了一座連結孩子與模擬過後的現實世界的橋樑,讓他們拾回失落的學習動機與興趣。

世界公民的願景視野

每一次當我看到《世界公民島》這類開拓讀者視野、令人大開眼界的網站、組織或計畫時,都讓我陷入對當代資訊社會深深的著迷與讚嘆之中。這些網站有著清爽的美編、全球化的內容,有著為數甚多的各種明星、專家、「導師」,也有著各式各樣深刻動人的故事,吸引著人們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一個英雄到另外一個英雄,再按「下一個」的按鈕一路閱讀下去。以《世界公民島》為例,他們的「品牌廣告語」(slogan)是這樣寫的:

20歲能一個人單獨旅行全世界;30歲能應徵世界任一國工作;40歲習慣運用世界資源做決策!學習英文,也建構你的世界觀。

然而這些文字總是讓我陷入更深邃的思索。願景如果指的是一個仍在遠方的視野景緻,那麼這個內容所預設的「目標觀眾」(Target Audience)需要被提醒:他們大學即將畢業,迄今仍然無法單獨旅遊「全世界」、無法在30歲走進任何一個工作情境應徵工作,40歲時無法運用網路相連的世界資源,例如Google、維基百科與Facebook等多樣來源資訊等來替自己的團體作出決策。不僅如此,同時人們還渴望著這樣的具體生活,直接來到他們的眼前。

這些鎖定的台灣民眾,失去了與世界對話的能力。而《世界公民島》這樣的計畫企圖重新找回這樣的能力。他們認為關鍵在於「英語」,也就是語言溝通能力。藉由願景視野與人們的夢想、而非只有最簡單的英文能力,這樣的計畫吸引了各式各樣的角色與資源一同參與,組成了一個協助你跨越能力鴻溝的生態系統。

然而擁有這些能力,在今日,到底是什麼意思?

共同面對未來,承擔挑戰

作為世界公民,擁有體驗與認識、合作平等勞動,與擁有資訊,判斷分析的種種能力,在今日最實際體現的所在,應該是全球公民社會所面臨的重要挑戰:這些挑戰包括難民議題、恐怖攻擊、氣候變遷、能源挑戰,金融危機、科技創新等。

敘利亞難民逃亡到周邊國家與歐洲,伊斯蘭國的恐怖攻擊也不再只局限在敘利亞、伊拉克周邊的戰事,而是反攻到歐洲西方文明的自家後院,甚至戰場擴大到太平洋地區的亞洲印尼、孟加拉大都會熱鬧區域。當全球人們對法國尼斯恐攻、德國慕尼黑前後兩起公共安全事件,以及阿富汗少數民族區域和平抗議遊行中的自殺炸彈客受害者哀悼時,我們該如何與他們對苦難的承擔站在一起?

Netflix最新上架的紀錄片Salam Neighbor,內容為美國年輕電影團隊Zach Ingrasci與Chris Temple在聯合國難民署(UNHCR)同意下,住進約旦的札塔里敘利亞難民營,記錄難民營中生活與希望的故事。

人們如何在龐大的難民營體制生活中,保有尊嚴與對未來的希望?我們如何親身體會這樣的困境,並且找到自己的定位與角色?

正如BBC Media Action團隊所製作的難民旅程手機微電影所呈現的:在這個前所未有的數位科技時代,「溝通就是援助」

國際組織、民間基金會與國際媒體團隊試圖透過VR等資訊技術傳達敘利亞戰火下的城市與難民生活面貌,協助無國界醫生組織設計戰地醫院;藝術家與網路工作者們則將「寶可夢」與敘利亞孩童、戰火並置,與失蹤的公民記者、創業家Bassel Khartabil並置;透過全球之聲公民記者合作的難民口述歷史計畫,我們知道了年輕的難民需要網路服務來幫助他們在旅途中定位位置、隨時收集最新的戰火、難民政策、各國處置措施等情勢演變。至少在準備要逃亡之前,你需要包括圖資、緊急聯絡訊息與自己身份重要文件等的離線懶人包服務,打包你的人生。

圖說明

當我們試圖用各種方式體驗並認識世界時,是否也與哪些正在承擔苦難的人們一起面對未知的挑戰與明天?影片截圖/Salam Neighbor

作為世界公民,你會在意台灣台東因為颱風所造成的大規模災害與損失,跟中國南方最近發生的強豪雨導致的洪患,如果不計算人為的影響,背後源自於同樣的氣候災難。水壩是有著幾十年歷史的主流大型土木工程,但是卻在核電無以為繼之際,被台電建議作為儲電的替代可能;今日水庫洩洪所造成的流離失所,對我們在地的能源政策有什麼樣的借鏡與參考?以往以為還是遙遠科學論辯的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如今影響著所有的國家,尤其是島國與原本需要氣候節奏的農業活動。

林晉如老師透過跟現實比對的「表格模擬技術」,拯救了同學們失落的學習興趣。世界公民島這樣的計畫藉由鼓勵年輕人提出做夢的願景,想要喚起年輕人探索世界的勇氣。學生們從素樸的「找工作想像」出發,找回了好奇心,回到學習的旅途上;想要跟世界對話的年輕人,對世界公民的單純夢想,也該能進一步銜接那些接下來的挑戰,在挑戰中改變自己、改變世界。

有能力對話與回應,就有能力「作世界新民」。你的夢想裡面,也會有各式各樣的人們參與,一起改變與成長、茁壯。

 

本文出自:@@BOOKID:126838@@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