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清大推出「雙博士」學程看人類與機器競爭之荒謬

2016.10.05 by
程世嘉
程世嘉 查看更多文章

iKala 愛卡拉互動媒體 執行長。史丹佛大學電腦科學研究所碩士,主修人工智慧。台灣 Google 第一位軟體工程師實習生,後擔任 Google 軟體工程師,亦是台灣 Google 第一位登上Google I/O(2010)開發者大會的講師。

從清大推出「雙博士」學程看人類與機器競爭之荒謬
Shutterstock
昨天清大推出了「雙博士」學程,希望吸引更多人去念博士班,輿論的普遍反應是啼笑皆非,我的第一個反應也是:「這樣子搞,那以後各大專院校開放民眾自己上網印學歷就好啦!」

昨天清大推出了「雙博士」學程,希望吸引更多人去念博士班,輿論的普遍反應是啼笑皆非,我的第一個反應也是:「這樣子搞,那以後各大專院校開放民眾自己上網印學歷就好啦!」後來越來越覺得我這樣想還滿合理的,因為下午我就無意間看到MIT的教授已經開始跨海開設販賣大數據的課程給台灣人了,上網自己印學歷成為常態看來是遲早的事情。

學歷貶值、教育破碎化已經成為事實,但背後一個更深層的問題其實是人類相對於「智慧機器」的價值。

Shutterstock

對於人工智慧步步進逼取代大量的人類,一個常見的因應策略是:「人類要不斷往更高深的知識去鑽研,那些是機器還未觸及的領域,人類還有就業機會,也相信這些就業機會會不斷產生。」問題是,有多少人可以採取這樣的策略確保自己的飯碗不被機器拿走?事實是,我們看到機器學習等技術進步得越來越快,幾乎每週我們都可以看到人工智慧又達成了新里程碑的新聞,現在還未被取代的知識性工作,也在可見的未來幾年就會被機器拿走。

想想看,當你採用這種策略不斷往具更高知識性的領域去走時,需要的是不斷地自我再教育,但人類學習結構性知識的速度,是遠遠不及電腦的,所以我認為這個策略在長期來說是絕對不可行的,這個策略只適用於越來越少的菁英份子,一般的普羅大眾無法走這樣的路線。

所以大家會發現,越來越少的頂尖科學家,創造出越來越大的產值,他們鑽研的知識已經難以被一般大眾理解,而且這些菁英彼此同樣在爭奪越來越少的頂尖知識性工作。MIT 的學者以「race against the machine」來形容人類與智慧機器賽跑的情況,實際上,人類如果採取「往更深更高的知識領域走去」這種策略來因應智慧化和自動化機器,將會是「race against the human」。

這個笑話應該大家都聽過:「兩個人去森林打獵反被一隻熊追殺,要怎麼樣才能保住小命呢?答案不是跑得比熊快,而是跑得比你朋友快就行了。」

採取「獲取更高深的知識」的策略就像是這個笑話所描述的一樣,是人類彼此之間爭奪越來越少的知識性工作。

轉型重新定位好人類的價值和長處,兩個人分別繞道避開熊追殺你們的路線,才是這場競賽的最好策略。

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人文、創作、創意這些屬於右腦的領域在未來將會比理工科系重要許多,這就留待後續分享了。

本文作者程世嘉,原文刊載於他的Facebook,《數位時代》獲授權轉載。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