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宜振] 未來屬於軟體,物聯網時代是硬體再崛起的機會?

2016.10.12 by
朱宜振
朱宜振 查看更多文章

人稱朱拉麵,南星創速器(SSX)創辦人。第一代的互聯網人(成功大學夢之大地創辦人),卻走上嵌入式硬體產業,十五年以上軟硬體經驗。現從事新創孵化/加速事業,關注智能硬件、醫療器材及互聯網項目。自詡為新創志工,期待為下一代帶來更多的改變。LinkedIn

shutterstock
大家都同意軟體才是未來,但是硬體和軟體思維壁壘仍分明,傳統製造業要如何抓住物聯網時代的機會?本文作者朱宜振指出,「若硬體人的硬思維無法改變和突破,那麼被世界的遺忘是必然的!」

寫這篇文章時,看到最好的一句話是Facebook上朋友轉的文章裡寫的:

未來是屬於軟體的,但硬體卻是軟體的未來!

在網路、軟體和雲端當道的世代,硬體一直是個相對沒那麼酷的選項,尤其在硬體世界走向成熟化時,運算能力不再像過去是個必須追求的數字。事實上,這樣的追求也很常被許多廠商洗腦。

「軟體是未來」的原因大概也不用再多說明,但為何在台灣需要被不斷的拿出來提?恐怕還是跟我們過去相對顯著成功的電子製造榮景有關連。

若你去看一下身邊在談科技創新和創業的朋友圈,大多數認同軟體是未來的人,幾乎都是三十五歲以下的年輕人。三十五以上的人,多因為早在台灣產業洗鍊許久,思維也就很容易被制約,有意思的是,被制約者通常不會承認。

不過如同我自己常說的, 這世界是由原子所構成,並非由0和1構成。

只做硬體製造,價值將越低

硬體的重要性由此可知,只是若硬體人未能理解軟體,那麼就會發現壁壘依然分明,你的世界和我的世界依然無關,最困難的是硬體人的「硬思維」無法改變和突破,那麼被世界的遺忘就也是必然。

物聯網時代來臨,若硬體人的「硬思維」無法改變和突破,那麼被世界的遺忘是必然的。
shutterstock

許多硬體業者會說,反正你們談到物聯網,未來有500億個裝置要連網,我們的空間都還在,這說法沒錯, 但也就是代表著該業者有著「清楚的定位」:那就是我們做好生產角色就好!

這論述和定調是沒錯的,只是身在江湖往往人不由己,你在科技業,會發現在硬體的發展趨勢上,也正朝著軟體優先的方式前進,有哪些癥兆呢?

  • 輸出入介面的統一化:從過去還有許多多元的輸出入介面如Serial port、Parallel Port、1394,到現在幾乎都準備走向USB(除了蘋果仍堅守自己的Lightning接頭)。

  • 內部資訊交換的統一化:以前有各種匯流排(BUS),現在都開始朝著網路化IP化的方式走,這種變化最高興的其實是如思科這些網通廠,事實上他們也很早就在推廣這概念等於是中了幸運抽獎一般。

這兩個趨勢讓硬體越來越好設計,如果你認為這是好事,那就中計了!越來越好設計代表著中間層的價值越來越低,而價值往兩側歪協如同微笑曲線一般。

更明顯是,因為價值也走向微笑曲線,過去中間層還能有許多產品公司去開發、設計出多樣化的產品來滿足市場,若沒有額外的創新,到最後就會發現,市場被弱化成只剩生產價值

當硬體設計趨向簡單時,表示中間層過去製造傳統產品的價值變低。
朱宜振

若如此圖示意,對於產品配送到市場端需要「A+B+C」。但是,當硬體設計趨向簡單時,表示中間層過去製造傳統產品的價值變低,而A象限的業者價值拉高,以及最後設計應用和實際接觸市場的C象限拉高。也就是說, 傳統的硬體產品業者價值恐怕僅剩「製造」。

而為了拉高價值,有幾個做法:

  • A+B,這樣的發展對於本來做IC設計有關的業者有利,例如目前越來越多硬體原廠透過各種友善的開源硬體(OpenSource Hardware)來接觸市場和社群,提升自己的價值,但最終端還是會有多元的系統整合商(SI)來合作。

  • B+C,新一代作物聯網的業者從雲端或者從服務出發的,整合製造資源,例如國外的Particle,或者Seeed

  • A+B+C,最具體的代表莫過於蘋果還有三星。

大多數傳統的硬體產品業者都是在原本的中間層,在過去硬體和軟體的壁壘更分明時,提供了價值。當價值移轉後,如果還是只剩製造價值,並且製造價值又比不上專業的OEM/ODM時,那麼就會被時代的洪流淹沒。

這也代表專業ODM/OEM的價值將會更被彰顯,只是問題又來了。若未來在諸多創新應用、物聯網的潮流下,應用和市場的破碎性更高,就連專業的ODM/OEM也會面臨的處境是:很難服務新一代數量多的小型新硬體公司(如果我們要說他們算是新硬體公司的話)。

能夠應對破碎型市場的ODM/OEM新型態服務的需求將會產生。例如,可看到Seeed已經在面對這一類的需求,在中國透過FabLab系統也在嘗試連結和建構這一方面的實驗服務。

物聯網的價值在「服務」

另外一個值得觀察的現象,物聯網時代,其真正的價值是在於服務。

目前大多認同,物聯網若是走服務模式的話,商業模式除了硬體之外,理論上和互聯網的商業模式應該會很類似。例如雲端服務就會很在乎用戶數和用戶成本。

對於互聯網業者來說,常會彼此交流一下用戶取得成本(Cost Per Acquisition)。這對硬體業者來說,是個很不熟悉的名詞,但其實觀念老早存在,通常在硬體銷售一段時間後,透過業務報表或者成本會計可計算出來。

shutterstock

但因為互聯網的普及化速度太快,市場競爭也就越來越高,代表用戶取得成本也就越來越高。

這時,筆者自己觀察有一個值得探討的點:

當互聯網的用戶取得成本,和物聯網硬體的成本交叉時,將會發生什麼事?

互聯網業者得花錢砸行銷來取得用戶,但卻不見得能夠確認用戶取得後的有效性。但聰明的業者就知道,如果把物聯網的硬體當做用戶取得成本的方式來設計,若硬體和你真正要提供的服務夠好,那麼有效用戶就拉高了。現在電視廣告一票都是各種遊戲App的廣告,你或許都有同樣的經驗:被廣告勾引下載,但很快就又砍掉。

只是真的懂互聯網精神的硬體業者少,雖然懂硬體的互聯網業者也不多,只是你思考一下哪邊的彈性大?哪邊的自我限制多?然後就可以知道誰又會真的比較有機會在物聯網時代取得一席之地了。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800至1000字,兩天內會回覆是否採用,文章會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