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勝選戳破了地球村的美夢

2016.11.10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shutterstock
投票之前有不少人認為川普真的有可能當選。在川普勝選之前,我們想的是: 地球村是一種理想,全球性的階級分化則是需要克服的問題。然而,反全球化竟以一種「退卻」的形式實現。

台灣時間11月9日的早上,看著美國總統大選報導中,川普持續領先的得票數,我才第一次感受到,這位滿口偏激、歧視言論的人真的有可能成為美國總統。而隨著幾小時後,川普確定跨過270票的門檻,我的心情也盪到了谷底。

在投票之前,其實也有不少人認為川普真的有可能當選。我對美國的政治與社會情勢沒有那麼熟悉,因此我不認為他能夠勝出的想法,與其說有任何事實認識的基礎,更像是一種理念上的預期。換言之,反過來說,川普勝選對我造成的衝擊是,我認為有一些想法需要更進一步反思。

shutterstock

全球化與地球村

對我而言,川普的勝選凸顯出最重要的問題是,深受全球化之苦的美國中下階層遠比(我)想像的還要多、還要憤怒。因此,川普勝選凸顯出來的重要反思課題也與全球化的發展相關。

或者,用我覺得比較簡單的話來說就是: 我們全人類共同生存的可能該何去何從?

這個問題不能簡單地化約為,認為全球化就能帶領人類走向共同生活的美好未來──實際上也遠遠不是如此。但是從加拿大傳播學者麥克魯漢的角度來看,一定程度上確實可以這麼說。

雖然活躍於1960、70年代的麥克魯漢,沒有實際體驗到電腦與網際網路的威力。但他的媒介理論對於科技樂觀主義者來說,最吸引人的部份就是關於電子媒介帶來的「地球村」(也就是全球化最常見的譬喻之一)的想像。

1969年,在一篇登載於《花花公子》(沒錯!就是Playboy)的訪談錄中,麥克魯漢曾經這麼說:

超級國家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不但在美國,在全世界的人都聯合成一個單一的部族時…,那將會是一個完全再部落化的深度投入的世界。

麥克魯漢在這裡談到的「再部落化」,指的是他認為電子媒介將會帶來的效應。也就是說,由於電子媒介即時傳播的特性,麥克魯漢認為,人類社會可能再一次地回到「天涯若比鄰」的共同生活型態。

同時,他也很樂觀地認為:「再部落化的人可以過一種豐富許多,有更多滿足成就的生活,…參與由交互依賴和和諧關係所織造的平順網絡中的生活」。

我們大概可以想像科技樂觀主義者與信奉全球化的自由主義者們看到麥克魯漢的「預言」時會有多高興。

但是,雖然麥克魯漢有洞見地看到了電子媒介發展的影響力,這半世紀以來,許多人也都看見了,這世界沒有那麼簡單地變得美好。

例如,英國社會學家包曼就是與麥克魯漢同樣理解電子媒介的效應,卻相反地窺見其陰暗面的代表人物。簡言之,包曼雖然也認為電子媒介的即時加速將大大改變人們的生活型態,但這並不意味著如此將緊密地共同生活的人們,會「一起」過得更好。

反全球化的變調

在1998年一本探討全球化的書中,包曼就指出了全球化發展的核心問題,也就是:

科技對時間與空間距離的消弭,不但沒有統一人類的處境,反而造成進一步的兩極化。

換言之,包曼認為,在全球化的地球村中,人們並沒有就那麼簡單地進入了交互依賴的和諧關係中,相反地,新的階級兩極分野出現了:那些可以在全球自由移動的菁英,與被困在窮困地方上的人們。

一定程度上來說,在川普勝選(以及英國脫歐成功)之前,全球化的發展趨勢多少還符合包曼的看法,也就是全球性的菁英接管了這個世界的大權。

換言之,在川普勝選之前,我們想的是: 地球村是一種理想,全球性的階級分化則是需要克服的問題。 因此,各種挑戰全球化的討論,或是尋求另類全球化可能性的嘗試,並沒有否認或拒絕接受科技帶來全球共生處境。我們總是試圖尋找的替代方案是:如何更好的生活在一起。

然而,川普勝選卻意味著另一種發展趨勢:反全球化竟以一種「退卻」的形式實現。不管是要在美墨邊境築起高牆,還是要強力驅逐非法移民,川普的政策都在挑起中下階層人民的怨氣,或者說,自私的慾望,企圖在全球共生的困境中轉頭離去、自掃門前雪。

川普警報!

因此,川普的勝選不僅打臉了科技樂觀、自由主義者,也形同對尋求另類全球化的可能說不。而對我來說,這不僅意味著麥克魯漢被掃進了垃圾桶,也就是地球村美夢的破碎(雖然也早已問題多多);也意味著包曼所看到的那種全球兩極化的階級現象,如今正以一種可怕的形式反彈。

也就是說,川普的勝選代表著,某種保守的力量確實可能透過召喚在地受難者的方式,顛覆包曼指出的新興全球菁英宰制。但這一顛覆就川普現象看來,絕非朝向令人期待的方向。這不僅是因為川普本身的菁英階級身份已使其行動可疑。更重要的是,它無助於讓這個地球上的所有人一起生活的更好。

這些問題離我們並不遙遠。台灣作為一個始終以自由主義為經濟發展理念的國家,一直以來都將「全球化」等同於發展的代名詞。

因此,川普的勝選對台灣帶來的警訊不僅在於實際層面上的外交與經濟問題,更在於:在一味地追求所謂經濟發展(全球化),忽視社會公平與正義的過程中,我們自身社會中下階層的憤怒與不滿也迅速累積著。

在我看來,PTT上的仇女者、母豬教徒其實已無異於川普的支持者。如此一來,恐怕不會令人意外的是,台灣的川普遲早有一天會出現。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800至1000字,兩天內會回覆是否採用,文章會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