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創6億APP下載量,再闖美國直播市場,看App女王的產品成功心法

2016.11.10 by
何佩珊
郭涵羚/攝影
她曾做出中國最大行動通訊軟體,也曾打造下載量超過6億的App,她是獵豹移動副總裁何雁丹。而今年她再增加一個新身分,直播平台Live.me負責人。從工具類App跨界內容平台,她依然沒有讓人失望,半年內創造逾千萬次下載量。究竟,她是如何一次又一次打造成功產品的呢?

獵豹移動能從一家中國小新創,4年內走到美國掛牌上市,在全球創造逾6億下載量的獵豹清理大師(Clean Master)無疑是最大功臣。而這個成功產品的背後推手,是年僅35歲的獵豹移動副總裁暨Live.me產品負責人何雁丹。時值獵豹轉型之際,今年她從工具類APP橫跨到內容,再用直播為獵豹開出了另一條路。究竟是什麼樣的本事,讓她可以一再打造出千萬級、億級下載量的熱門產品?

移動QQ初試啼聲,獵豹清理大師走向全球

2003年畢業於中國電子科技大學微電子與固體電子學院,何雁丹當年沒有依學術專業進入半導體業,倒是被當時公司才不過200人規模的騰訊校園招募給吸引,就這麼一頭栽進了網路世界,成為騰訊第一批產品經理。而在微信(WeChat)還沒興起之前,當年中國第一大行動通訊軟體「移動QQ」,就是她初出茅廬的成功之作。

在騰訊累積4年網路經驗,2007年她做了讓人有些出乎意料的決定,加入當時幾乎可說和網路沾不上邊,營運也因為免費防毒軟體大舉攻佔而處於谷底的金山軟件。她記得,當時的金山還沒有互聯網產品,也沒有產品經理的概念,基本上就是一家技術導向,一年只會發布兩個產品版本的軟體公司。所以她最初負責的任務,就是要幫助金山轉型,為金山引入網路思維。

但她不諱言,在PC時代的後期,就算再能幹也難逆勢飛天,因此2010年有了金山安全和可牛影像的合併,獵豹移動也就此誕生。而就是在這個時期,讓獵豹在國際市場上彎道超車的工具類產品「Clean Master」誕生了。

獵豹移動能在創業四年內到美國掛牌上市,Clean Master絕對是一大功臣
獵豹移動

產品心法一:順勢而為

她認為,Clean Master崛起的背後其實有一個關鍵因素,叫做「順勢而為」。相對於金山毒霸這樣基於PC的軟體抵擋不住行動網路趨勢,Clean Master則顯然搭上了時代巨輪。她說:「當時國際化競爭不激烈,安卓機(Android智慧型手機)剛剛在井噴的紅利期,用戶極需要工具,所以這個事情本身就是順勢而做。」她說。

但順勢,也是得看時機的。「移動互聯網大家都說已經進入下半場,你很難有絕對超出對手的功能和體驗。」她說:「其實大家都比較成熟了,所以時機就顯得格外重要,先搶佔市場,勝算更大。」

然而「勢」終究只能是成功的一部分。她認為,一個成功的產品還需要有兩大基本要素的配合。

產品心法二:用戶需求的直覺

我覺得核心還是對用戶的了解。 」她直言,這當中帶有直覺的成分。雖然,「站在用戶的角度思考。」這樣的觀念聽來已經是老生常談,但她認為這始終都是做產品最核心的一點,也是她的習慣:「相對於我想提供什麼給用戶,更多時候我的思路是反過來用戶會怎麼想。」

對於何雁丹的「直覺」之強大,Live.me產品總監蔡昌傑有親身的體會。他記得兩年多前剛加入獵豹時,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每周一次的產品需求評審會。「她對產品的要求非常高。」蔡昌傑記得每個星期二早上10點,就會看到何雁丹坐在會議室裡,開始一個一個審核產品經理的需求,就這樣一路審到凌晨一點都沒有休息 。「到最後一個他都還精神很好,我們所有人都快垮了,她還可以繼續。」在甜美嬌小的外表底下,何雁丹的行事風格倒是頗有網路界郭台銘的味道。

何雁丹認為不論做工具類產品還是內容類產品,有些核心概念其實是互通的。
Live.me

更重要的是,在這個審核過程中,面對產品經理提出各式各樣的需求,何雁丹不只可以判定哪一個有機會、那一個沒機會,「甚至她也可能告訴你,這些都沒有機會,但你怎麼做之後就有機會。」蔡昌傑一臉認真地說:「事實證明,基本上她的直覺都會是對的。」

這其實也是蔡昌傑過去兩年多來,在何雁丹身邊學到最多的。「做PM(產品經理),你會看到面前有一堆可能性,你如何在資源很有限的狀況下把最重要的挑出來,剩下的說不?」說不的過程絕對是煎熬的,但他在何雁丹身上看到很多如何做取捨的案例。

產品心法三:數據判讀基本功

當然,除了直覺之外,何雁丹認為做產品還是有理性成分的。像是她也很注重產品核心指標數據的判讀,如藉由用戶留存率衡量產品是否健康等等,在她看來都是基本功。而或許是13年的網路經驗,也或許是天賦,「她對數據敏感度非常強,一下就可以看出哪裡有問題。」蔡昌杰對此相當佩服。

不過相較於數據的判讀,何雁丹認為就她個人而言,直覺的部分還是更加重要,「要隨時站在用戶角度思考產品怎麼做。」她又一次提醒。

綜合上述兩點,這也是為什麼她會說:「我們比較崇尚的就是小步迭代。」她認為這其實也是網路開發的精隨,就是在高速更新的狀況下,快速獲取用戶的反饋,然後改進。「因為你腦袋中那個功能可能是不存在的,你做出來然後用戶不想要,這樣的機會成本太高。」所以從Clean Master到Live.me都一樣,幾乎都可以維持一周到十天內發布一個新版本的步調。

如果真理是一條線,那你就是圍繞它上下波動不會太遠的波浪線,而不會是走到很遠,要拉回來就很難。
獵豹移動副總裁暨Live.me負責人何雁丹

特別是在直播這個產品更是如此。「你會發現最直接打破文化壁壘和了解用戶的方式就是走近他們,因為直播就是一個最直接可以互動的工具。」她經常這麼對產品經理說:「你根本不用發調研問卷,你想知道這個功能好不好,隨便進幾個直播間,問一問大家對這個功能喜不喜歡,你立馬就能收到反饋。」她認為在直播時代,了解用戶這件事比過去更容易了。

大膽做下去,讓用戶告訴你是對是錯

蔡昌傑也指出,因為很快地找到用戶使用上的痛點,並快速做應對調整,一旦他們將這些不滿意的點都一一打通後,就是成長的開始。約莫在今年四、五月的時候,「 原本(Live.me的使用率)是一條線不長,後來就是垂直型往上長。」他說。

因此不論是工具類還是內容型平台,在獵豹一貫的運作模式裡,何雁丹要求,新功能的想法一定要盡可能簡單的做出來給用戶,得到第一手反饋後,再去做加強、再加強。她形容:「如果真理是一條線,那你就是圍繞它上下波動不會太遠的波浪線,而不會是走到很遠,要拉回來就很難。」

這是蔡昌傑在獵豹學到的另一個心得:「你可以花很多時間思考,但當你在決定執行的時候,絕對不能猶豫、不能等。」他說:「很多事情要做下去,讓用戶告訴你是對是錯的,如果你永遠都是在沙盤推演,永遠都是在虛無縹緲的文案狀態,沒有落地的話,所有數據都是零。你做的任何事情,最終是由用戶數據告訴你對或錯、成功或失敗,如果沒有(數據),那都是空的。」

真正去做了,你會發現事情可能沒有你想像的這麼難

而即便Clean Master這樣的工具類產品,和Live.me這樣的內容型平台,不論是面向的客群、需求、特色都不同,最明顯的就是做內容類產品需要花費在「運營」的力氣會比「產品本身」更多。但何雁丹強調,獵豹的核心還是在產品、技術,她認為不論是工具類產品還是直播這樣的內容平台,都脫不開同樣的道理。「 你先順勢,又了解用戶需求,再用科學的方法,這時候你的勝率可能就會更高。」她說。

不論是突破6億下載量的Clean Master,還是上線不到半年下載量就突破一千萬次的直播平台Live.me,何雁丹認為在做產品這件事上,其實有很多共通的通則。而這其實也像是當大家一聽到全球化,可能會擔心文化隔閡的障礙一樣,這一路走來,何雁丹的經驗告訴她:「 其實有時候你的思想邊界是在你腦中的,但你做了以後,可能沒有想像中那麼難。


何雁丹小檔案
出生:1981年
現任:獵豹移動副總裁暨Live.me負責人
學歷:中國電子科技大學微電子與固體電子學院
成績:QQ移動(曾是中國最大行動通訊軟體);Clean Master(全球下載量超過6億);Live.me (上線半年內超過千萬次下載)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