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台灣投資者樣貌
專題故事

台灣創業,最缺的是資金,因為它最立即迫切與生死存亡相關,《數位時代》專題為您揭秘台灣創投生態圈,一窺投資者的樣貌。

1 2016投資者調查:台灣創業者還在等待更多真正的天使降臨

shutterstock
沙漠中的活水何時才會來?是創業者最想問的事。2016年,台灣投資的環境有慢慢變好,雖然最缺天使輪資金,但也開始出現天使投資了。然而,有些天使投資人恐怕不是「真天使」。

沙漠中的活水何時才會來?恐怕是創業者最想問的事,在台灣創業,最缺的是資金,因為它最立即迫切與生死存亡相關,一不注意現金流和財務,不小心就會跌得粉身碎骨。

根據Fortune的報導,90%新創團隊會失敗,最常見的是找不到市場,其次是用完現金。然而,中國、美國初早期投資比較活絡,雖然這兩年有所謂資本寒冬的現象,但情況仍較台灣好。

攤開2016年創業大調查,89家對外募資的公司裡,最缺乏的資金是Pre種子輪和天使輪。投資者願意投資的團隊階段,A輪以前的初早期投資也最少資助天使輪。

2016年,台灣的投資環境到底如何呢?開發創新管理顧問公司總經理郭大經指出,台灣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中等狀況,「總資金、總投資數雖比不上美國,但已經比去年台灣的情況好,也比中國大陸好一些。」

企業創投大多是B2B公司,為了補足他的生態鏈,投資國外新創的比例反而較高。郭大經認為,「因為台灣B2B的新創還不夠多!」B2C新創最容易從生活經驗找題目,但是競爭是萬中選一,網路服務也很難跨境。反觀B2B新創比較沒有文化、基礎建設的壁壘,很容易規模化,走出台灣,也比較容易獲利,因為競爭者是千中選一,眾多競爭者有機會共存。

不過,跟過去相比,台灣的初早期投資活絡非常多,案源增加、創投也開始增加。也不乏新的創投出現,例如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KKFund、OnRamp基金等等。

橫跨日、中、台三地的日本創投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合夥人田中章雄指出,「台灣現在可以拿到天使輪投資,比過去好多了!」

台灣天使是「真天使」?

不過,田中章雄指出,「我自己也曾是創業者,我覺得台灣大部分天使投資人太霸道,要求太嚴格,是用評估B輪團隊的方式來看天使輪團隊!」

所謂的天使,就是要承擔比較大的風險,估值不高,但不應該要求那麼多,也不該占有太多股份!田中章雄解釋,「小小的天使輪占股通常不超過15到20%。台灣有的天使更誇張占股30%到50%!」

我自己也曾是創業者,我覺得台灣大部分天使投資人太霸道,要求太嚴格,是用評估B輪團隊的方式來看天使輪團隊!
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合夥人田中章雄

如果投資者給的條件太嚴格的話,會影響團隊後續的A輪融資。「這樣的天使投資是在幫倒忙,沒有考慮到公司的未來,A輪投資者會覺得很難投資。」田中章雄說。

不願具名的創業者A透露,「台灣最缺天使輪資金,但是天使輪的資金方評估真的太慢了!」他指出,真正厲害的團隊,一定是搶快,會選擇讓他最快拿到錢的投資者。「舉活動通為例,台灣的資本不可能跟得上它的估值!」

細究其中原因,跟台灣的《公司法》有很大關係,邁特電子創新部門負責人戴憶帆解釋,如果公司有100萬資本額,但估值1千萬的話,台灣沒辦法認定估值,所以公司結構讓投資人沒辦法只占小股。

戴憶帆說,「除非創業團隊的實收資本額夠高,否則一個資本額500萬的公司,只要投資100萬,很容易就變成公司的大股東了!」雖然目前閉鎖型公司可以解決募資時的問題,但未來要公開發行,公司還是得轉換成股份有限公司,要根本解決這個問題,只能等《公司法》全盤翻修

心元資本創辦人鄭博仁則表示,「台灣最缺有網路產業經驗的個人天使及機構化天使。」

田中章雄形容,台灣跟日本很像,大部分傳統的日本創投,投資人自己沒有網路的背景,也沒有創過業,很難了解新的東西。他說,「台灣需要更多台灣互聯網行業裡的人來做創投!」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90% 失敗率
根據Fortune的報導,90%新創團隊會失敗,第一名是找不到市場,第二名是用完現金。
天使投資人
Angel Investor
「天使投資人」通常是指具有一定財力的個人或非正式投資機構,對原創專案或剛萌芽的新創公司進行投資,是新創公司形成之際、尚未獲得廣泛關注時,最主要的資金來源。一般來說金額規模較小,投資者也多是創業者的親友,對公司營運管理的干涉較低,但可能會運用自己的專業協助公司成長,並且增加投資成功的機率。相較創投(Venture Capitalist),天使投資人較不在意報酬,旨在幫助創業者度過篳路藍縷的草創期。 (來源: MBA智庫Investopedia )

2 12張圖揭開台灣網路科技投資者的面紗

shutterstock
募不到資金、投資人看不懂你的服務,讓創業者心裡很苦。但也常聽到投資人說,台灣沒有好的團隊、台灣創業者的視野和格局不夠國際化。為什麼雙方有這麼大的落差?這些傾向投資網路科技新創的投資者到底是誰?12張圖幫你揭開他們神秘的面紗。

台灣創業者創業時的第一桶金往往靠自己,在2016創業大調查中,「募不到資金」是創業者覺得心裡最苦的事情,創業者也常說投資者看不懂自己的服務。但投資者也常說,投資畢竟還是要獲利,台灣沒有好的團隊、台灣創業者的視野和格局不夠。

創業者和投資雙方的想法,為什麼會形成這麼大的落差?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數位時代》繼2015年推出創業大調查之後,2016年又擴大創業大調查的範圍,新增「投資者調查」,想了解到底這些傾向投資網路科技新創的投資者到底是誰?他們想投資和關注什麼樣的團隊?

投資者基本輪廓

參與調查的投資者裡,66.6%為創投,也包括天使投資人、創投、企業創投及創業加速器。

楊淳涵/製圖

目前未成立基金的投資者,未來5年有63.6%預計準備5千萬以上來投資新創公司。

楊淳涵/製圖

願意投資台灣網路科技新創的投資者「口袋」到底有多少錢?69.5%投資者擁有投資基金,可投資基金的總規模在新台幣5億元以上到10億元以下、1億以上到至20億以下各占20%。

楊淳涵/製圖

投資者傾向投資的團隊領域包括大數據服務、智慧家庭、雲端、車聯網及智慧物流。這個結果與多數新創團隊創業的領域大不相同,目前新創公司的服務以電商、智慧硬體、文創媒體娛樂為最多。

楊淳涵/製圖

投資的階段以Pre A輪和A輪為最多,投注在Pre種子輪和天使輪的資金相對少,然而,天使輪往往是初早期階段決定團隊生死存亡的關鍵期。

楊淳涵/製圖

投資者傾向投資鎖定台灣、中國和美加、東北亞、東南亞等市場的團隊。

楊淳涵/製圖

投資者平均單一團隊投資的金額多介於5百萬到5千萬之間。

楊淳涵/製圖

投資者的投資成果如何?

過去五年,投資者已投資的總金額,22.2%為新台幣1億元到5億元、25%是10億元到20億元之間。

楊淳涵/製圖

過去五年,33.3%投資者投資新創團隊的總數在10個以下,27.7%在11到20個之間。

楊淳涵/製圖

至於,投資者是否有特別傾向投資的台灣或海外團隊呢?52.7%投資者傾向投資台灣新創團隊,其餘則沒有特別傾向。傾向投資台灣新創團隊,主要原因為技術能力強。

80.5%投資其實不只局限在投資台灣團隊,台灣和海外團隊都會投資。而會投資台灣團隊的投資者,51.4%投資的台灣團隊數量在10個以下,28.5%介於11到20個之間。

楊淳涵/製圖

2015、2016年,22.8%投資者投資的總金額為新台幣1億元至3億元之間,比例最多。其次則是5億元至10億元,也有14.2%投資超過10億元以上。

楊淳涵/製圖

2015、2016年,31.4%投資者投資團隊的總數量在11到20個,其次有28.5%在5個以下,22.8%在6個至10個之間。

楊淳涵/製圖

註:投資者問卷鎖定近兩、三年曾公開揭露投資過網路科技新創的創投,寄Email邀請填寫,並透過相關投資者單位轉發,回收份數36份,皆為有效問卷。調查時間為2016年9月22日到10月10日。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3 2016年台灣創業者心中的創投排行榜:紅杉資本拿下第一名,之初創投最知名!

shutterstock
2016《數位時代》創業大調查特別加進創業者對創投的評比,包括創投知名度、你最想被誰投資及創投五大項目評比。創業者心中投資者排名,紅杉資本拿下第一名,之初創投最知名!

為了了解創業者心中對創投的看法,2016《數位時代》創業大調查,特別加進「創投知名度」、「你最想被誰投資」及「創投五大項目」評比等問題。創業者心中投資者排名,由紅杉資本拿下第一名,而之初創投的知名度最高!

網路科技創投知名度10大排行榜

《數位時代》在創業者問卷列出34家網路科技創投和初早期投資基金,讓創業者複選所有他們「聽過」的投資者。調查的結果顯示,之初創投的知名度最高,拿下第一名,高達77.1%的創業者都有聽過之初創投。第二到第十排名依序是紅杉資本、中華開發創投、500 Startups、心元資本、華威創投、交大天使投資俱樂部、九易資本、美商中經合集團和KK Fund。

楊淳涵/製圖

創業者心目中最想被投資的創投

在創業者心目中,他們最想被誰投資呢?《數位時代》在創業者問卷中讓創業者主動填寫創投的名字,統計出有17.7%創業者最想被紅杉資本投資。

創業者最想被哪個創投投資?17.7%最想被紅杉資本投資。
楊淳涵/製圖

創業者心中的10大創投總排名

2016《數位時代》創業大調查,在創業者問卷中讓創業者主動填寫他們曾接觸過的創投名字,並針對友善度、專業度、資金實力、國際化程度、提供高附加價值(例市場開發、人脈)五個項目來評比,給出1到5分。總計從92個創投中依總平均分數排名,填答數過低者則不計入排名。

評比的結果,紅杉資本以總平均4.28分拿下第一名。名次依序為500 Startups、華遠匯資本、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美商中經合集團、心元資本、中華開發創投、Cyber Agent Ventures、華威創投以及交大天使俱樂部。

創業者心中的創投排名前10名
楊淳涵/製圖

創業者心中的創投評比,強項各不同

評比創投五大項目,創投強項各不同!
楊淳涵/製圖

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拿下知名度第二名,創業者也主動提出最想被紅杉資本投資。此外,實際接觸過紅杉資本的創業者,也給紅杉資本最高分,可說是創業者心中「最夢幻」的創投。

紅杉資本最「夢幻」?

對創業者來說,被紅杉資本投資,很像夢想一樣!
PressPlay執行長林鼎鈞

事實上,相較其他創投,紅杉資本並沒有在台灣設立分公司或是派人駐點在台灣,對台灣創業生態圈的著墨也不多,卻並未減低他在創業者心中的地位。

PressPlay執行長林鼎鈞形容,對創業者來說,被紅杉資本投資,很像夢想一樣!

林鼎鈞指出,有了紅杉資本的投資,是很棒的資本認證,因為紅杉資本通常會確定可獲利才會投資,也代表創業者比較容易找到其他投資者,跟投資者談條件會更有利。

2014年,紅杉資本以600萬美元投資Appier,讓Appier成為台灣第一個被紅杉資本投資的新創公司,2015年底獲得2,300萬B輪資金(約新台幣7.5億元),紅杉資本也在投資之列。

另一方面,Pinkoi也在2015年拿到900萬美元(2.97億台幣)的投資,台灣新創在國際上開始有能見度,也讓原本似乎遙不可及的紅杉資本,似乎又更靠近台灣創業者一點。

開發創新管理顧問公司總經理郭大經分析,紅杉資本投資獨角獸(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新創公司)的紀錄,在全球創投排名前五名,而被紅杉投資的新創公司很有機會變成獨角獸!因為被紅杉投資之後,估值會變很高。

不過,郭大經指出,如果紅杉投資產業中的前三名的話,很可能會促進旗下投資的第二、三名公司整併。

此外,也有創業者透露,紅杉資本是很大的創投,旗下每個投資者看的領域和類別都不一樣,也可能會發生A窗口很不錯,但B窗口卻沒那麼適合的狀況。

紅杉資本是不是真的這麼「夢幻」,也許見仁見智。但創投排名的結果也的確給出許多啟發,大部分上榜的都是國際投資者,代表國際投資者來台灣駐點,或者有團隊被投資,的確在台灣創業生態圈備受矚目。

回到創業者尋找投資者的根本,創投的知名度和是否能推動旗下投資公司成為新創獨角獸,其實不會是新創團隊必須優先考慮的重點。創投能給你的資源是什麼?是不是跟你公司的願景相符?彼此是否能互相信任?這些才是最重要的事。畢竟,對創業者來說,接受投資只是起點,接下來的5到10年如何互動,路還很長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4 接觸紅杉資本經驗談,Pinkoi執行長顏君庭這樣說

郭涵羚
紅杉資本在創業者心中的創投排名,拿下第一名!不過,大部分創業者看紅杉資本也許終隔一層,被紅杉資本投資的Pinkoi執行長顏君庭分享,紅杉資本重視新創是否有好的產品,以及是否有國際化的潛力?

紅杉資本在台灣創業者心中的創投排名,拿下第一名!不過,大部分創業者看紅杉資本也許終隔一層,究竟被紅杉資本投資的新創,跟紅杉資本接觸的實際過程又是如何呢?

聽聽在2015年拿到紅杉資本900萬美元(2.97億台幣)投資的Pinkoi怎麼說。

Pinkoi執行長顏君庭指出,以前只覺得紅杉資本在矽谷很有名,是投資很多獨角獸的創投。實際接觸後,發現紅杉資本投資新創時重視兩件事,「公司是否有好的產品,以及是否有國際化的潛力?」他說。

讓顏君庭印象最深刻的是紅杉資本投資者問他的第一個問題,不是與投資或金額相關的問題,而是「為什麼你們的App在iOS和Android的使用者評分很高?這個評分在我們所投資的公司中非常高,你們怎麼辦到的?」這讓顏君庭很意外,「代表紅杉資本重視產品,也很注重使用者的聲量和回饋。」

有一次,顏君庭跟紅杉資本的團隊簡報,當時在他面前有10個人,其中也包括紅杉資本合夥人里昂尼(Doug Leone)。里昂尼問他,「Pinkoi有多少營收來自海外?」當時Pinkoi對國際市場的投入還不多,但顏君庭覺得海外的數字表現還算可以。

然而,他講完之後,里昂尼直接反應說,「那你們只是一個超過90%的台灣公司耶,你哪裡都去不了!」

紅杉資本合夥人里昂尼(Doug Leone)
截自Doug Leone Twitter

顏君庭指出,紅杉資本很要求新創的國際化潛力,希望新創能成為某地區的領導者,「他們從產品看國際市場,再看公司未來的潛力!」

紅杉資本在Pinkoi正式募資的前兩年就認識顏君庭了,直到對創業者有更多的認識才決定投資,一方面觀察也許是對新創的發展有疑惑,另一方面也觀察新創是不是有決心要長期投入經營。

雙方在談投資的過程中,甚至到後來投資者進入Pinkoi董事會,紅杉資本都沒有問出創投通常最關心的那個「關鍵問題」,也就是,「你預計何時會出場(上市或是被併購)?」。

他說,「他們從來沒有問我何時出場!」。相反地,投資人在每一次會議都不斷跟顏君庭強調,要建造長期價值。

紅杉資本問的問題往往要挑戰創業者的心智和執行力,投資人聽完顏君庭的簡報之後,非常嚴肅地問他:

Pinkoi這事業需要長時間經營,至少要花8到10年的時間,你願意投入你的青春嗎?你有熱情做這件事嗎?你確定團隊也願意投入他們的青春嗎?

這些問題的確出人意料,也同時展現了紅杉資本的風格及視野。身為創投,一定也重視何時能讓新創出場並獲利,但是對紅杉資本來說,比較像是新創先專注在創造長期價值,至於投資報酬,最終自然會水到渠成。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900萬 美元
Pinkoi在2015年10月獲得紅杉資本及GMO Ventures的900萬美元(約2.97億台幣)投資。
紅杉資本
Sequoia Capital
是唐·瓦倫丁於1972年創立的創投,共有18支基金,擁有超過40億美元總管理資本。總共投資超過500家公司,200多家成功上市,100多個被收購成功退出。曾投資蘋果電腦、思科、甲骨文、雅虎和Google、Paypal等一批著名科技公司,一度造就長達三十餘年美國多家著名企業圍繞紅杉資本而建立的紅杉現象。其投資的公司總市值1.4兆美元。 (來源: MBA百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