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聯!新芬蘭
專題故事

2014年7月,《數位時代》以「創業!新芬蘭」為題做了一次大型的專題報導,而兩年多過後的今天,這個人口不過550萬,卻是不論大公司、小新創都積極卡位的芬蘭,正從「創新之國」朝著「物聯之國」大步邁進!

1 芬蘭,從新創之國邁向物聯之國

shutterstock
物聯網如日中天,不論大公司、小新創都積極卡位,芬蘭,人口只有550萬人的國家,選擇以5G架構為核心的通訊網路、無所不在的感測器、雲端運算及數據分析四大面向切入,同時並引導各產業與之接軌。

走進芬蘭老牌上市IT服務公司疊拓(Tieto)的大樓,卻有著一整排倫敦地鐵的塗面,牆面上還掛著幾台螢幕,顯示著大樓用電量、溫度等數據,「倫敦地鐵是IoT最好的例子。」疊拓公司工業網路(Industrial Internet)負責人泰科(Tomi Teikko)指著螢幕說,智慧建築應用,是疊拓重要發展的項目。這個成立於1968年、全球有1萬4千名員工的軟體IT公司,正積極地推動物聯網業務,不僅深化既有的IT業務,過去一年也積極鼓勵員工內部創業,目前已成立四家新創項目,分別投入物聯網資安、使用者體驗管理與大數據應用的領域。疊拓的動作,其實就是芬蘭產業發展的縮影。

人口只有550萬人,但面積卻有台灣九倍大的芬蘭,在資訊世代的腳步一向走得快,早在1995年時,就在首都赫爾辛基率先推動網路新都計畫,之後諾基亞更是在行動時代大領風騷。但五年前,在整體產業變化快速的情況下,諾基亞手機部門不堪營運低潮壓力,以72億美元的價格賣給微軟,雖然令人感傷一個時代的結束,卻也是芬蘭產業新時代的開始,原本集中的人才開始向外發展,推動了創業的新浪潮,其中以開發《憤怒鳥》的Rovio、以及《部落戰爭》的Supercell,這些行動遊戲的故事最為人津津樂道。

芬蘭小檔案
首都:赫爾辛基/面積:國土面積:338,424平方公里/人口:5,488,543人/GDP:總計2,345.78億美元,人均42,654美元

趁著這樣的氣氛,芬蘭政府整合既有的經貿事務小組「芬蘭隊伍」(Team Finland),引導產業往物聯網相關領域發展,將原本隸屬經濟部,類似台灣工研院的Tekes(國家技術創新局)、VTT(國家技術研究中心)、類似外貿協會的Finpro(芬蘭貿易促進會)、海外會展單位Export Finland 從原屬政府單位,變成國營企業之外,在今年9月,更將原本分散在不同地區辦公的單位,搬遷集中至同一處,方便彼此溝通協調,以協助產業拓展海外市場。有趣的是,這棟共同辦公大樓,原是諾基亞預定要使用的新建大樓。

芬蘭政府整合既有的經貿事務小組「芬蘭隊伍」(Team Finland),引導產業往物聯網相關領域發展。此為「芬蘭隊伍」的辦公大樓。
盧諭緯 / 攝影

重建IoT商業模式

在IoT的大策略之下,提出「We live digital」的策略願景,以5G架構為核心的通訊網路、無所不在的感測器、雲端運算及數據分析四大面向切入,從系統服務的角度,鎖定工業4.0的應用,發展產業應用解決方案。其中,Tekes在2014年至2019年內共1億歐元的創投資金,有一半將用在鼓勵各產業發展物聯網應用,目標是為了重新建構商業模式。芬蘭政府預估,以垂直產業為主的物聯網應用,至2023年時,將可為芬蘭帶來約120億歐元的商機,創造4萬8千個工作機會。

2023年
以垂直產業為主的物聯網應用,將可為芬蘭帶來120億歐元的商機,創造4萬8千個工作機會。

相較於台灣,談論物聯網議題時多是從硬體端切入,而在芬蘭,民間從老企業到新創,也都將物聯網當作重要的未來商機,但重點是如何建立以軟體為核心的服務平台架構。根據負責芬蘭外貿投資事務的Finpro統計,過去六年間,芬蘭軟體公司成立的數量成長了60%。

60%
過去六年間,芬蘭軟體公司成立的數量成長了60%。

例如目前在首都赫爾辛基、大城市坦佩雷測試無人車應用;在芬蘭西南部的第五大城市圖爾庫,則是進行媒體應用消費;對於芬蘭深具傳統的林業,也投入相關伐木工具與機械智慧化的測試。
「推動智慧數位交通就是整個產業轉型的一部分。」阿爾托大學工業物聯網園區營運長祖翰高(Jari Juhanko)表示:「芬蘭定位自己是工業物聯網的矽谷。」他指出,如何進行跨界整合是一大重點,而校園正是轉型的試驗起點,因此阿爾托大學設立了物聯網園區,歡迎學生與企業來此進入測試開發外,在課程上也整合工程、電機、化工及科學四個學院,開設物聯網相關學程。「我們有很強的科技DNA,也具備商業與科技的跨界人才,加上濃厚的創新氣氛,這是我們的優勢。」Finpro資通訊暨數位化產業總監瑪蒂南迪金斯(Hanna Marttinen-Deakins)指出,芬蘭早在1997年就在農用收割機具安裝了感測器與軟體,這可以說是工業4.0最早的雛形應用。

「對於物聯網的應用,我們一直在思考如何做到數位應用的服務化,以及能夠跟誰建立服務體系。VTT首席科學家、也是媒體與使用者團隊組長賽托(Anu Seito)表示,發展物聯網的目的,不僅僅是拉動產業成長,更要打造一個可持續化發展的數位化社會。

比如VTT開發了一款物聯網奶嘴,它們關注的重點在於如何與醫療照護單位整合,促進嬰兒照護品質。在圖爾庫推行的智慧交通計畫,結合開放數據,目的在於建議人們最好的通勤方式。「做物聯網要先想像情境,再來整合技術。」在Tekes負責5G項目的克萊曼提南博士(Mika Klemettinen)指出。

垂直的產業應用,是開啟想像的第一步。芬蘭最大電信公司Elisa,建立數據平台,切入工業、醫療、及零售三個領域。例如他們與淨水工廠Valmet合作,監控水源品質變化,以協助減少藥劑成本。另外也在圖爾庫推行汽車追蹤應用,透過路線的計算,以達到節省能源的目標。

另一家電訊營運服務商BaseN,則是提供從底層的網路連結、數據中心到使用者經驗設計、開放API、數據資料庫等全方位平台,目前在鄰近赫爾辛基的艾斯博地區與物業公司合作在社區公寓內,提供電能、供暖與用水的管理服務。「最具挑戰的部分,就是如何把平台蒐集來的資料,轉換成有用的分析管理數據。」BaseN執行長胡瑞(Pasi Hurri)指出。

芬蘭知名資安公司芬安全(FSecure),也針對物聯網的需求,在年底推出軟硬整合路遊器服務SENSE,透過每月收取8歐元服務費的方式,拓展既有的資安市場。「目前網路的防護,沒有辦法滿足IoT的需求,這是我們的好機會。」芬安全網路安全顧問柯沃南(Erka Koivunen)指出。

建立可運作架構

大型企業動作頻頻,新創企業也蓄勢待發。創投公司赫爾辛基資本(Helsinki Venture)宣布11月開始推行物聯網公司加速計畫,預計在兩年內輔導60家新創企業,除了提供共同辦公空間外,也與法國通訊公司SIGFOX合作,提供商業運作的網路。而另一個去年成立的組織IndustryHack,則是採用駭客松的概念,在船舶交通、再生能源、工廠製造、廢棄物處理等18個產業領域,舉行各種創新挑戰賽。

10月宣布獲得450萬英鎊的投資,公司位在芬蘭南部大城坦佩雷的Wirepas,從利基市場出發,開發分散網路傳輸技術,就像是馬路上的交通號誌,讓不同的物件之間得以順利通訊。「每個物件聯網條件不同,無法用同一套方案通吃。」Wirepas行銷暨溝通副總裁林寇(Sebastian Linko)指出,資料傳送資料的頻率,決定電池的壽命,因此如何設計物件間的通訊協定就很重要,他舉例,水表電池要求續航力高,因此相對功率低,所以當水表資料要跟照明系統串接時,就必須能夠進行調節。這個技術可以讓物聯物件自動化選擇可用的無線訊號通道,此獨特性獲得創投青睞,總計今年以來已經募到1千萬的資本。

另一個獲得2015思科創新大賽(Cisco Innovation Grand Challege)前六強的Cyberlightning,鎖定的是能源管理服務,他們協助北歐最大電力配電營運商Fortum公司,即時調控供暖供電狀況。「真正的物聯網其實還不存在,因為沒有人看得清全貌。」Cyberlightning執行長麥克森(Ville Mickelsson)說,因此如何掌握一瞬之間的數據資料並加以分析,是現階段的重點。「現在大家都還在學習,沒有人賺到錢,重點是建立夥伴關係,了解市場需求,才能真正建立可運作架構。」Elisa物聯網項目發展暨服務負責人艾科路德(Tommi Eklund)表示,物聯網範圍很大,且牽涉許多法規層面,一般消費者行為不容易改變,反而B2B的應用相對容易溝通切入。

由於芬蘭本地市場小,發展海外市場與結盟國際夥伴一直是經貿政策重點,比如為了讓中國了解芬蘭社會文化,他們主動與知名實境節目「奔跑吧兄弟」合作,將節目現場拉至芬蘭拍攝,也爭取到IBM在芬蘭設立超級電腦華生唯一的海外測試點,其他像是華為、LG也都在芬蘭進行相關投資項目。而已經進入第二階段的5G場域實驗,則有50個機構參與,探討5G網絡規模化如何處理,以及安全性與可靠性的議題。芬蘭也跟聯合國合作,發展以感測器為核心的未來災害控制方案。瑪蒂南迪金斯直言,其中德國與大中華地區是兩大服務輸出的目標市場。

今年10月, Finpro、HBH(Helsinki Business Hub,赫爾辛基商務處)與工研院就舉辦了一場「臺芬智慧城市論壇與商機媒合」活動,工研院國際中心主任王韶華指出,臺灣及芬蘭都很重視智慧城市發展,而資通訊技術一向是芬蘭的強項,台灣企業則擅長技術商品化。兩國在物聯網產業上可發揮軟硬整合、優勢互補的合作綜效,促進物聯網相關產業升級。

一如台灣,身為歐盟成員的芬蘭,其實也面對經濟上的低潮,國內甚至出現檢討一向令人稱羨的福利政策聲浪,而物聯網正是突破產業困境的重要出路,芬蘭人相信,物聯網不只是趕流行的口號,他們積極卻不躁進,以社會系統的角度思考,從技術紮根,物聯網的願景,才會有真正實現的一天。

數位時代 / 製圖
數位時代 / 製圖

芬蘭積極打造智慧產業與生活

智慧工業(Smart Industry)推動項目:

‧極圈生活氣候解決方案
‧數位工程與效率產品
‧未來工廠
‧工業網路
‧工業流程管理
‧生產流程解決方案
‧金屬與礦物資源回收再利用
‧3D列印與鑄造結合服務
‧感測技術分析與流程方案
‧軟體模型與測試方案
‧智慧照明
‧空間科技

芬蘭數位社會(Digital Society)發展項目:

‧行動裝置相關軟體與零組件
‧網路安全
‧數位服務工程
‧網路優化與管理
‧3D列印與鑄造結合服務
‧智慧照明
‧無線接取

資料來源:PWC〈工業4.0- 2016全球工業4.0調查之芬蘭觀點〉,2016/04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60 %
過去六年間,芬蘭軟體公司成立的數量成長了60%。
盧諭緯

現為台北市數位行銷經營協會(DMA)秘書長。曾任《數位時代》編輯總監、IC之音廣播電台《數位領航家》主持人、《Shopping Design》雜誌創刊編輯統籌、《PC Office》雜誌總編輯。長期關注數位科技、財經管理及創意文化議題。喜歡在虛擬數位世界與現實互動現場間穿梭,發現未來創新線索。

2 芬蘭阿爾托大學推動跨領域合作,在校園實踐物聯網架構

AIIC提供
在物聯網的各種應用中,芬蘭特別看好以垂直產業為主的工業4.0,為此,阿爾托大學成立了工業物聯網園區,串連企業與學界,成為同時兼具研究與實作的平台。

一輛載著六人的敞篷車在一棟紅磚平房前停下,停車處旁邊,一台白色的校園公車也剛停好,兩台都是車,卻有著不同的時代意義,敞篷車是二零年代的古董車,當年芬蘭第一台進口的汽車,載過第一任總統卡羅.尤霍.斯托爾貝里(Kaarlo Juho Ståhlberg)。而白色這台車,則是最先進的無人電動車,正在校園內進行測試計畫。

阿爾托大學物聯園區
AIIC提供

「舊產業與新應用的相遇,很符合今天主題。」阿爾托大學工業物聯網園區(Aalto University Industrial Internet Campus,AIIC)營運長祖翰高(Jari Juhanko)說,舊的產業用了新的技術應用,就會有不一樣的面貌,「在這裡,我們正在試著定義實現物聯網應用的架構為何。」他帶領著訪客們走進紅磚建築,大型工具切割機、3D列印機、機械手臂、電子產品測試儀器分散在空間裡面,幾個學生正熱切地討論著。「我們開放所有人來這裡把想法實踐。」

阿爾托大學位在赫爾辛基車程約30分鐘的艾斯博區域,這裡也是原諾基亞總部所在地。2010年芬蘭政府及教育界,決定推動多學科交匯的「創新性大學」,於是將赫爾辛基理工大學、赫爾辛基經濟學院和赫爾辛基藝術設計大學這三間各有所長的學校,合併為阿爾托大學,以促進跨領域合作,培養具有創新創業精神與實作能力的學生。目前有2萬名學生及4,500位教職人員。

在各種物聯網的想像應用中,以垂直產業應用為主的工業4.0模式,是各方看好的市場,在芬蘭政府的產業政策支持下,阿爾托大學成立了工業物聯網園區,除了提供實驗室及工作空間之外,也規劃了產業物聯相關課程,提供學生及企業進修,同時也串接早年由學生發起的「創業桑拿(Startup Sauna)」組織與大型企業資源,成為一個兼具研究與實作的平台。

在教學方面,針對在校學生,整合工程、電機、化工及科學四個學院,開設碩士班輔修課程,每個學生必須在四個學院內選修至少20最多30的相關學分,且會舉辦成果發表會,讓學生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針對非學生的產業人員,則開設六周的專業課程。而在資源整合部分,則是開放推動產學合作專案,找出新的商業應用。

「想像一下重工業機具加上了GPS導航、監控、以及手機App會發生什麼事?」祖翰高指著牆面上的一張海報,這是和一家起重機公司Konecranes合辦的駭客松活動,Konecranes開放機具數據與操作介面,讓參賽學生發展新型態的智慧起重機,優化目標定位、擺動控制等功能。優勝者可獲的7千歐元的獎金。另外,也跟芬蘭總理辦公室合作大數據應用,發展政策輔助系統。此外,阿爾托大學也與歐盟合作,打造新的智慧建築校園。

「我們歡迎且開放任何機會。」祖翰高指出物聯網的發展,不只是物件之間的連結,更重要的是系統與系統的串連,唯有跨領域合作,才能推動發展。

我們開放所有人來這裡把想法實踐。
阿爾托大學工業物聯網園區營運長祖翰高

阿爾托大學設立物聯網園區,串接學生組織與大型企業資源,成為一個兼具研究與實作的平台,無人電動車、大型工具切割機、3D列印機、機械手臂、電子產品測試儀器等,皆是其實踐成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自動駕駛汽車
Autonomous car
自動駕駛汽車,又稱為無人駕駛汽車(Autonomous car),具有傳統汽車的運輸能力,不需要人為操作即能感測其環境及導航,能以雷達、光學雷達、GPS 及電腦視覺等技術感測其環境。先進的控制系統能將感測資料轉換成適當的導航道路,以及障礙與相關標誌。根據定義,自動駕駛汽車能透過感測輸入的資料,更新其地圖資訊,即使條件改變,或汽車駛進了未知的環境內,也能讓交通工具持續追蹤其位置。 (來源: 維基百科 )
盧諭緯

現為台北市數位行銷經營協會(DMA)秘書長。曾任《數位時代》編輯總監、IC之音廣播電台《數位領航家》主持人、《Shopping Design》雜誌創刊編輯統籌、《PC Office》雜誌總編輯。長期關注數位科技、財經管理及創意文化議題。喜歡在虛擬數位世界與現實互動現場間穿梭,發現未來創新線索。

3 芬蘭物聯網新創Cyberlightning,用視覺化輕鬆解讀物聯數據

截圖自Cyberlightning Demo影片
連續創業家麥克森看好市場需要更貼近使用者的操作介面,整合感測器、雲端計算、人工智慧及大數據等先進技術,讓使用者可以輕鬆解讀物聯數據的意義。

即將進入冬季的赫爾辛基,暖氣供應到底夠不夠?對處在亞熱帶的台灣,對這樣的情境可能沒太多感受,但對於位在寒帶的芬蘭,這個關係著每個市民生活品質,因此能源服務單位及政府部門必須能隨時掌握包括天氣、供暖廠運作、閥門管理、管線運輸、電力燃料成本等狀況。

「我們期待智慧城市,但系統真的太複雜。」芬蘭物聯網新創公司Cyberlightning執行長威勒.麥克森(Ville Mickelsson)指出,這裡面有三大挑戰:一是數據都各自存在相關的垂直產業中,相互獨立而不互通;第二,在某些緊急狀況時,如何確保連結性與即時性;第三,智慧城市中提供服務的個別企業單位,不容易掌握整體狀況。考慮這樣的需求,麥克森決定再次投入創業,2010年時,在芬蘭近北極圈城市奧盧成立了Cyberlightning。

芬蘭物聯網新創公司Cyberlightning執行長威勒.麥克森(Ville Mickelsson)。
盧諭緯 / 攝影

「我們在談論物聯網時,不再只是物件而已,而是人、資料與流程的建立。」今年43歲的麥克森,是個新創經驗豐富的創業家,第一家是在2000年行動電話開始成為主流時,投入行動行銷的業務。2005年,看準諾基亞發展軟體服務,於是再度創業成立了類似目前軟體應用市集的軟體銷售業務。由於過去在電信與行動領域的經驗,他隨著妻子搬遷到奧盧後,又成立了Sensinode公司專攻低功耗網路連接裝置軟體。2008年麥克森擔任執行長一職,雖然麥克森在2010年離開了Sensinode,但團隊在IPv6低功率無線個人區域網路(6LoWPAN)技術發展標準上的投入與優勢,讓全球IP矽智財大廠安謀(ARM)於2013年收購了Sensinode,以加快實現具標準化的物聯網應用。

我們在談論物聯網時,不再只是物件而已,而是人、資料與流程的建立。
Cyberlightning執行長威勒.麥克森

六年前再次創業,麥克森看好的是市場需要更貼近使用者的操作介面,「蒐集數據不是難題,如何解讀數據作判斷更重要。」Cyberlightning所提供的就是,藉由數據蒐集引擎將數據整合後,透過3D圖像的方式,讓使用者可以輕鬆解讀數據的意義。

以Cyberlightning跟芬蘭最大能源服務公司Fortum的合作為例,Fortum在鄰近赫爾辛基的艾斯博地區,共有一座汽電共生廠、九個鍋爐熱能廠、13座幫浦加壓站、以及800公里長的管線,透過數據整合,打開管理介面,呈現的就是各廠區分布情形,透過紅、綠等不同色塊與數字,讓整個供暖狀況得以一目了然,麥克森說,過去這些數據必須呈現在20多個螢幕上,現在一台螢幕就可以搞定。除了能源公司,他們也跟房地產公司合作,在房間能裝設溫濕度感測設備,隨時可傳遞訊息給物業管理及能源服務公司,調節生活的需求。

「他們對於產業及社會需求的理解令人驚豔。」思科(Cisco)創新、策略及項目資深總監哥雅契夫(Alex Goryachev)評論,Cyberlightning的解決方案,充分利用了包括感測器、雲端計算、人工智慧及大數據等先進技術。也因為如此,Cyberlightning獲得2015年思科全球創新大賽前六強的肯定。

面對物聯網未來商機,麥克森指出,現在雖然沒有人可以勾勒出清楚全貌,「我們已經看到很多大型的投資,且更多機會即將來臨,我相信我們未來非常有機會!」

進攻IoT 3大關鍵

1.掌握使用者介面
2.可快速整合不同系統數據
3.提供3D圖像介面方便管理

Cyberlightning
成立時間│2010年10月
執行長│威勒.麥克森(Ville Mickelsson)
業務範疇│藉由數據蒐集引擎將數據整合後,透過3D圖像的方式,讓使用者可以輕鬆解讀數據的意義。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盧諭緯

現為台北市數位行銷經營協會(DMA)秘書長。曾任《數位時代》編輯總監、IC之音廣播電台《數位領航家》主持人、《Shopping Design》雜誌創刊編輯統籌、《PC Office》雜誌總編輯。長期關注數位科技、財經管理及創意文化議題。喜歡在虛擬數位世界與現實互動現場間穿梭,發現未來創新線索。

4 精準定位, 掌握更多好數據——芬蘭新創Quuppa

Quuppa
帶著諾基亞十多年的經驗,卡里歐拉瞄準零售、建築、物流及運動四大垂直領域的定位應用新商機。

對芬蘭來說,諾基亞的在手機市場雖然挫敗,但過去培育的人才,卻是目前芬蘭產業轉型創新的重要力量,Quuppa團隊正是其中之一。這家成立四年的公司,專注在室內及室外定位系統,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基莫.卡里歐拉(Kimmo Kalliola)與主要研發團隊就是出身自諾基亞研究中心,在諾基亞14年、曾任研究中心主管的卡里歐拉,早在2008年,就察覺研發資源較往年有所減少,後來原來專案無法繼續,但他們相信自己的技術很有競爭力,在2012年諾基亞宣布裁員時,卡里奧拉與另外四名團隊成員決定接受公司的優退方案,以技術授權的方式,創立公司延續研究成果,同時也獲得Tekes(芬蘭國家技術局)的投資。

物聯新創Quuppa產品。
Quuppa

「GPS定位在室內的效果並不好,所以我們用訊號的角度取代強度來進行定位,提高準確性。」卡里歐拉表示,Quuppa採用低功耗藍牙技術,藉著發射無線訊號測量位置,將測量結果發送到Quuppa定位引擎,再透過特殊演算法計算標籤位置,達到精準定位。目前主要針對零售、建築、物流及運動四大垂直領域提供應用服務。2012年9月成立後的第二個月就獲得了第一筆、總額達2萬歐元的訂單,內容是協助芬蘭一家大型公共企業開發工廠貨物定位系統。

GPS室內定位效果不好,我們用訊號角度取代強度來提高準確性。
Quuppa執行長卡里歐拉

不只芬蘭,他們也積極跨足海外市場,比如在美國邁阿密,他們與兒童醫院合作,協助急診室進行輪椅、病人移動等管理。也與日本富士通進行策略聯盟,針對超市推車進行軌跡分析,協助零售業優化賣場服務。而在運動領域,他們針對籃球比賽,可及時捕捉球員場上活動,進行賽後的訓練分析,也在莫斯科的索科尼奇公園(Sokolniki park)的溜冰場內,記錄溜冰者移動的軌跡後,再搭配選定歌曲曲目以實時模式顯示在大螢幕上,展示有趣的個人影音短片。

Quuppa目前團隊共有14人,去年被芬蘭知名商業雜誌《Talouselämä》選為芬蘭20家最具潛力新創公司之一,卡里歐拉說,說服市場新技術可行的確不容易,但自己創業的自由度較高,比在諾基亞更有機會落實自己的想法,加上物聯網市場正在起飛,「 我相信我們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進攻IoT 3大關鍵

  1. 透過訊號角度取代強度進行定位
  2. 瞄準室內應用環境
  3. 可即時蒐集資訊進行分析

Quuppa
成立時間│2012年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基莫.卡里歐拉(Kimmo Kalliola)
業務範疇│採用低功耗藍牙技術,藉著發射無線訊號測量位置,將測量結果發送到Quuppa定位引擎,再透過特殊演算法計算標籤位置,達到精準定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盧諭緯

現為台北市數位行銷經營協會(DMA)秘書長。曾任《數位時代》編輯總監、IC之音廣播電台《數位領航家》主持人、《Shopping Design》雜誌創刊編輯統籌、《PC Office》雜誌總編輯。長期關注數位科技、財經管理及創意文化議題。喜歡在虛擬數位世界與現實互動現場間穿梭,發現未來創新線索。

5 優化通訊架構, 網路交通不打結——芬蘭新創Wirepas

盧諭緯 / 攝影
穩定的網路環境是物聯網的基礎,Wirepas打破以中心節點的星狀網路模型,改為分散式的架構,確保整體物聯系統的自動化與即時性。

在各方勾勒美好的物聯世界中,很關鍵的部分就是傳輸網路必須可靠且穩定的運作,才能讓物件所蒐集到的資料訊號進行相關的傳輸交換,這個由芬蘭坦佩雷科技大學(Technical University of Tampere)研究單位所獨立出來的公司,正是提供這樣的解決方案,將傳統以中心節點的星狀網路模型,改為分散式的架構,當網路中一個節點出現故障時,網絡會自動連結讓其他節點與物件接入,優化平衡節點間的網路數據流量,並且適應運行環境的變化,以確保整體系統的自動化與即時性。

「感測器市場相當成熟,且大型公司具有量產能力,小公司必須思考自己的生存之道。」Wirepas行銷暨溝通副總裁賽巴斯欽.林寇(Sebastian Linko)說,公司的團隊最早是在校園內鑽研無線電技術,2000年時拆分出來,2010年時投入研發感測器與相關硬體,兩年前才轉型專注在網路通訊協定技術,向IC設計公司、感測器公司及IT顧問公司提供模組化的解決方案。

感測器市場相當成熟,且大型公司具有量產能力,小公司必須思考自己的生存之道。
Wirepas行銷暨溝通副總裁林寇

林寇解釋,通訊協定就像是交通規則,決定哪些交通工具該如何通過,在傳統架構的星狀架構中,很像是飛機有固定航道,如果轉移改變,必須經由中央塔台確認放行,但如果塔台出現狀況,可能就會造成空中交通大亂,而分散式的架構,就像是飛行的雁群,它們之間雖有領頭雁,但卻可以隨時補位,且行進方式及方向會參考周遭同伴的反應,而非單獨一隻做中央控制,「如此可以省下基礎網路的建置費用。」

公司目前在巴西、韓國、法國與美國都設有據點,9月又再度獲得400萬歐元的投資,總計今年募資金額達1千萬歐元。「目前必須都採用我們的方案才能彼此溝通,因此我們正努力拓展市場,以成為市場主要標準技術。」

進攻IoT 3大關鍵

  1. 多年無線電傳輸技術開發經驗
  2. 採用分散式網路架構
  3. 可確保系統自動化與即時性

Wirepas
成立時間│2010年
執行長│泰普.漢米亞(Teppo Hemiä)
業務範疇│將傳統以中心節點的星狀網路模型,改為分散式的架構,優化平衡節點間的網路數據流量,並且適應運行環境的變化,以確保整體系統的自動化與即時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盧諭緯

現為台北市數位行銷經營協會(DMA)秘書長。曾任《數位時代》編輯總監、IC之音廣播電台《數位領航家》主持人、《Shopping Design》雜誌創刊編輯統籌、《PC Office》雜誌總編輯。長期關注數位科技、財經管理及創意文化議題。喜歡在虛擬數位世界與現實互動現場間穿梭,發現未來創新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