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科技讓我們繼續與音樂相遇

2017.02.20 by
劉揚銘
劉揚銘 查看更多文章

本名劉揚銘。自由接案撰稿人與編輯,也是udn鳴人堂、Yahoo新聞專欄作者。出了一本專門研究制服控與美少女的《高校制服戀物論》。專欄則從職場邊緣人的角度,觀察工作與人生,以及世代議題。

Shutterstock
科技能讓我們繼續與音樂相遇、與同好相遇。

人類對音樂的需求,從未被時代瓦解,但聽音樂的方式,卻深受科技進展牽動。從早期的黑膠唱盤、錄音帶,到CD、MP3,再到線上串流智慧歌單,如果說一個人聽歌的方式,能定義他活過的年代,這描述一點都不誇張。無論你堅持浪漫懷舊感,還是擁抱科技向前看,科技與音樂都承載了無數青春回憶。科技,的確改變了我們聽音樂的習慣。

沒有網路的時代,如何找到一首歌?

1995年,上網要用數據機撥接,網路並不普遍,當年台灣流行音樂市場還在成長,最暢銷的CD可以賣破百萬。以台灣人口2千萬計算,「銷售百萬張」代表每20人就有一人買這張唱片,你高中同班同學差不多有兩個人買,即使你沒有,也不難借來聽聽看。

Shutterstock

在那個沒有Google的年代,暢銷金曲大家都聽過,但如果你想找一首冷門歌,可是非常困難。今天我在咖啡店聽到一首好聽的歌,只要拿出手機,打開找歌App(比如Shazam或是SoundHound)比對,馬上可以得到答案,但在20年前,我們非得走到櫃檯問老闆,雖然答案可能來得很慢(而且臉色不一定好看),但好不容易找到一首歌的心情,很值得珍惜。

一次放學後和同學去麥當勞鬼混,聽到一首不知歌詞是哪國語言,但唱腔特別、旋律又動人的歌,太想知道歌名的我們,雖然害羞也只能在歌曲結束前趕快問。青澀少年鼓起勇氣跑到櫃檯,抓住工讀生姊姊問:「對不起,我覺得這首歌好好聽,請問你們現在放的是哪張CD?」幫客人找歌這種事,當然不在麥當勞打工的範圍裡,但美麗大姊卻願意幫我問,要我稍待再來。十分鐘之後我一邊努力背著旋律(以免沒有答案時還能再問人),一邊走到櫃檯,大姊拿出一張CD(我還記得是盜版),原來是日劇《高校教師》原聲帶,那首歌是森田童子唱的〈我們的失敗〉(ぼくたちの失敗)。

感動的音樂,會口耳相傳

金城武在2006年幫索尼愛立信拍了一支很棒的手機廣告(Sony Ericsson就是時代的回憶啊),他在廣播裡聽到一首歌覺得好喜歡,想到唱片行去買,但不知道歌名只依稀記得旋律。於是金城武走進唱片行,拜託一位可愛女店員幫他找,他著急地說了一堆話,還哼出旋律給女孩聽,最後才發現原來那女孩聽不見。廣告最後女孩開口了,她一邊比手語一邊吃力地說出:「雖然我聽不到你的聲音,但我能感受到你的音樂。」

科技不夠方便的年代,我們找歌只能口耳相傳。

我沒有金城武那麼帥,但20多年前,也曾每周看MTV台,把排行榜裡的日文歌名與演唱者的羅馬拼音抄下來(速度太慢以致於每周只能抄一兩個字,好幾周才能抄完),走進當年最流行的TOWER唱片行,拜託店員用如此簡陋的資訊找找看。

那年代的唱片行店員臥虎藏龍,我沒想到單靠一首日文歌名的羅馬拼音,店員竟能跨海幫我訂購到那張CD,即使日本航空版單曲要價是每月零用錢的一半,我還是滿懷憧憬地買下它,珍惜的聽著聽不懂的歌詞,感動不已。

聽音樂的方式深受科技進展牽動,從早期的黑膠唱盤、錄音帶,再到CD、MP3,再到線上串流智慧歌單,一個人聽歌的方式便足以定義他活過的年代。

從前找音樂靠的是紙筆與記憶,在資訊傳遞還不那麼方便的年代,唱片行店員也得有兩把刷子才能替顧客找到想要的CD。

與音樂相遇的場所,因科技而改變

隨著科技演進,上網愈來愈方便,找歌不再是問題,反而是怎麼遇到好聽的歌,過程會很離奇。不害羞告訴你,我第一次聽到盧廣仲的歌,是在洪爺色情網(2008年的洪爺可是名列《數位時代》台灣百大網站第52名喔)!

當年台灣流行音樂產業全軍覆沒,MTV台不再引領流行,大家早就不買CD、改用MP3聽歌了。如果你還記得,無名小站當時最酷炫的功能是網誌嵌入歌曲,雖然很多人覺得音樂吵,但也因此增加了我們和陌生歌曲相遇的機會。

如今,聽音樂比以往更加便利了,Spotify或KKBOX等線上音樂串流平台不僅不占儲存空間,還能訂閱各種歌單,輕鬆與朋友分享自己的愛好。

我就在逛洪爺「感謝大大無私的分享」之時,聽到剛出道的盧廣仲的〈100種生活〉。那位無私分享的大大,貼的是AV載點,嵌入的卻是盧廣仲的歌,文章不介紹分享的AV,反而是推廣那個蘑菇頭宅男。大大說:雖然分享AV貼歌很奇怪,但這個叫盧廣仲的唱歌很好聽,可惜他長得很醜,大概不會紅,如果就這樣變成一片歌手實在太埋沒,所以希望大家下載AV的同時,也聽聽看他的歌,真的很好聽,大大誠心推薦。

血氣方剛的宅男我,因為想下載AV,反而認識了盧廣仲、聽了他的歌。如果不是網路科技的進化,我和他的音樂不會以這個奇妙的方式相遇。後來盧廣仲爆紅,我才回想起,啊!如果連下載AV的宅男都願意熱情分享他的歌,這個人不紅也難吧。

找到同好的感動,不會因科技改變

2017年的今天,就連MP3也成了過眼雲煙,雖然我還是會把CD匯入iTunes放在手機裡聽,但年輕朋友早改用線上串流了。Spotify或KKBOX不占儲存空間,還能訂閱各種歌單,你可以看到前美國總統歐巴馬喜歡的歌,也可以輕鬆與朋友分享自己的愛好。

Shutterstock

不久前與朋友南下出差,同車者橫跨三世代,30多歲的同事、50好幾的大叔與他17歲的女兒,原本氣氛尷尬的車子裡,卻因為一張CD而瞬間改變。30多歲的同事放了1960年代英國樂團T.Rex的專輯,17歲的少女眼光一亮,平常喜歡上網找音樂聽的她,自稱有個老靈魂,聽的都是比老爸還上個世代的歌而和同學格格不入,想不到在這趟旅程意外找到同好。

看著17歲發光的眼睛,我開始想,喜歡線上聽音樂的少女、堅持車上只能放CD的大叔、手機被MP3資料庫充滿的我、原本不熟的同事,因為一張專輯而串起的關係,分享自己熱愛的音樂、並且找到同好時的感動,不會因為類比或數位時代而有差異。如果科技能讓我繼續與音樂相遇、與同好相遇,那我願意擁抱科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