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虛擬物聯網大聯盟有什麼不可說的?

2017.03.10 by
TWicic
TWicic 查看更多文章

幫你翻書,幫你翻報紙,幫你翻資料,幫你翻資訊,翻翻翻,翻那些你應該看懂的新聞/事件/人物。

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虛擬物聯網大聯盟有什麼不可說的?
工研院提供
物聯網大聯盟選出21家廠商,成為國家代表隊。為什麼是這21隊被選出來?國家隊的標準到底又是什麼呢?

亞洲矽谷物聯網大聯盟在前兩天有了新聞,講的是經過分組會議的討論,終於在52個提案中,選出了21個提案。

台灣國發會的新聞稿說:

「歷經兩周八場亞洲.矽谷物聯網大聯盟第一次領域分組會議(Special Interest Group, SIG),共集結52件提案,表態競逐成為物聯網IoT國家隊隊員。今(8)日「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執行長,同時也是國發會副主委龔明鑫特別選在三八婦女節召開記者會,表達對52家廠商的參與表達感謝,並對21隊出線列入優先考量的團隊寄予祝福。」

關於「表態競逐成為物聯網IoT國家隊隊員」,我想問,這些表態競逐的業者們,你們真的知道要參加的是什麼「國家隊」嗎?這「國家隊」要參加的是什麼比賽呢?

而「對21隊出線列入優先考量的團隊寄予祝福」,我好想知道,這21隊被優先考慮的的原因是什麼?那沒有被選上的提案,代表的是不重要?還是不符合亞洲矽谷物聯網國家隊的標準?如果是這樣,那國家隊的標準又是什麼?

最後,三八婦女節到底與亞洲矽谷、物聯網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國發會副主委龔明鑫要特別選在這一天召開記者會呢?

三八婦女節與亞洲矽谷的關係、與物聯網有關係嗎?還是,這就是一個文案創意?

如果是這樣,我大概可以理解,因為,就跟亞洲矽谷是Asia Silicon Valley、還是Asia Connect Silicon Valley一樣。「亞洲矽谷」始終都是「亞洲矽谷」,有沒有中間那個「點」,一點關係都沒有,硬要放進去那個「點」,只是為了「不要看起來像是要賣房子、搞地產的」嗎?

有興趣的話,你去看看那亞洲矽谷執行中心的英文名字,是Asia Silicon Valley Design Center?還是叫Asia connect Silicon Valley Design Center?

有個朋友傳了訊息來,開頭就是一個笑到歪腰的表情符號,「特別選在三八婦女節召開記者會,是要對女性朋友在亞洲矽谷、物聯網的貢獻表示敬意嗎?可是明明那照片裏面全都是男的,只有一位女性啊!那我懂了,『三八』才是重點。」

物聯網是一個多大的題目,智慧交通、智慧物流、智慧製造、智慧能效、智慧商業、智慧家庭、智慧農業、智慧醫療,這是這一個階段亞洲矽谷物聯網大聯盟分組的項目,也就是從這8個分組中選出了21隊的準國家隊。

但如果你細看這8個分組分組會議討論的內容與提案,你會發現其中有相當部份的重覆性,比如說:智慧交通與智慧能效都討論到智慧路燈,智慧物流、智慧商業、智慧農業都討論到智慧冷鏈,也就是低溫物聯供應鏈,而智慧家庭與智慧醫療也都討論到智慧照護的議題。

這代表什麼呢?是英雄所見略同,還是盍各言爾志?同樣都是智慧冷鏈、智慧照護,是應該要聽那一組的?如果要整合,又要如何整合?業者自己橋?政府出來橋?還是有其他更聰明的辦法?

更有趣的是,這8個以應用領域的分組的會議,在會議討論中,卻有多個會議提出的意見都是與技術、標準、平台等共通基礎建設有關。但,以物聯網為發展主軸的亞洲矽谷計畫,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想到這個嗎?如果有,那亞洲矽谷執行中心,你的打算是什麼?是等著業界提案嗎?

「分組會議中有多位廠商呼籲有一個平台,任何公司都可以在平台上做資料分析、在平台上有很多操作空間可以運用,尤其對新創公司而言,平台上的大數據可免去很多摸索的時間。由於平台架設資訊安全性高,亞洲.矽谷執行中心也正評估是否邀請國際大廠架設平台。」

這是亞洲矽谷物聯網大聯盟新聞中所做的回應。

但,當政府選定了物聯網為題目,口口聲聲說物聯網的重點在應用、在服務、在平台,所以找了一群廠商來提案作應用、作服務,但卻說:「由於平台架設資訊安全性高,亞洲.矽谷執行中心也正評估是否邀請國際大廠架設平台。」

我想問,你真的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看到有一段媒體的報導說:

「施振榮表示,以亞洲矽谷物聯網第一階段SIG會議的推動狀況來看,這次大家都是玩真的,雖然以目前進度來看,要有實際的成果還有很長的距離,而接下來國發會針對智慧城市應用的國家隊會提出徵選條件(RFP),站在業界代表的立場,希望後續能夠在新的環境下,除了要公開公平以外,也希望參與的企業都要抱著承諾為國家投資的心態,為了台灣未來的競爭力共同努力。

參與的企業不但要有投入的承諾,也要有承擔風險的決心,要用一個團隊合作的思維進行,政府提供政策和市場與產業界一起努力共創價值;也希望在過程中不要出現像過去有些時候會出現的黑函文化,不要沒有選上就有一堆新聞出現;希望能夠藉這個機會,塑造一個好的環境,不要讓政府官不聊生、做不了事情,這是一個很大的機會,應該要大家一起合作。」

但,我必須說,這個分組會議,是另一種形式的國是會議嗎?這個分組會議的運作方式,讓我困惑,難道這樣的土方煉鋼,就會煉出不壞之身嗎?還是,不論怎麼說,就是金剛不壞、刀槍不入的硬幹嗎?

施振榮說「不要讓政府官不聊生、做不了事情」,大部份人都會同意,但明擺在眼前的狀況是,國發會這一連串的作法,讓人不得不懷疑,你真的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

對於這第一階段選出的21個準國家隊成員,龔明鑫說,將會檢視各個提案內容,看有沒有與目前由各個部會負責的49個示範計畫可以接軌的部份,至於在法規部份,執行中心也會負責公共事務的協調鬆綁。

但讓我好奇的是,亞洲矽谷既然是政府的重要產業政策,亞洲矽谷物聯盟大聯盟所選出的提案,居然不見得能夠既有的示範計畫接軌,這是什麼道理?意思是,這是兩套規劃、兩套制度,如果有緣一樣,那就可以一起做,如果沒有,就各做各的,是這樣嗎?

同樣的,亞洲矽谷方案執行中心身為國家政策主要負責單位,在法規管制條件的鬆綁,不就是最應該要負責的事嗎?怎麼會只負責公共事務的協調嗎?

這不是一個協調的問題,你既然要做亞洲矽谷、要做物聯網,難道在政策規劃過程中,沒有打算要負責主導法規鬆綁?照理說,你應該是最了解那些需要鬆綁的人,不是嗎?難道你期望經濟部、內政部、財政部、金管會、交通部、通傳會幫你想哪些法規需要鬆綁?如果是要這樣,產業政策發展與法規環境要如何同步?

所以會出現有超級棒的提案,但因為卡在台灣法規不允許的情況,就不能在台灣上市商用的狀況嗎?又或者,會出現這個提案可能沒那麼棒,但因為符合既有法規環境、可以立刻商用,所以就選他當國家隊的狀況嗎?

如果是如此,我就真的很有興趣想知道,這些被說是準國家隊的提案,到底是為什麼會被選上?

國發會說,會在3月底提出智慧城市國家隊的徵選條件。我好奇的是,國發會要開出什麼條件來徵選「國家隊」?

因為,在那天的記者會上,據說龔明鑫面對媒體所提問的「國家隊定義」是答不出來的,所以,施振榮出來代答了一段,我看媒體都用了「虛擬夢幻國家隊」的說法。

施振榮也很坦白的講了,國家隊現在還沒有辦法定義,可以說是虛擬夢幻國家隊,用美國籃球隊當比喻,像是為了奧運金牌,每一個公司可以打好多隊,這個概念現在在形成中,要變成定義還需要一點時間,但也不能說這樣就是說不清楚,大家可以用想像的,想像未來的競爭模式,如果硬要寫死就沒有彈性。

想像力的確是開啟未來重要能力。但,我好奇的是,那這一階段被選出來的21個提案,也是基於想像被選出的嗎?3月底要啟動的智慧城市國家隊成員評選,也是這樣嗎?

「如果國家隊是這樣,那目前的每個公司都是國家隊。政府做企業做的事,企業卻想做政府的事。這是我的聽後感想。」,有個朋友那天聽了那天記者會的內容,回來之後,說了以上這段話。

「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世法無常,剎那生滅。

有些事,果然,不可說。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TWicic懂灣灣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