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捐的500元到了誰手上?當慈善捐款導入區塊鏈技術
專題故事

以往,我們把錢錢捐出去,就像匯入大海的江河,難以識別,但區塊鏈技術讓每一筆捐款都有了差異,也就是說你的錢和我的錢不一樣了。

1 我們要呼籲慈濟用區塊鏈處理大眾的捐款嗎?

Flickr from Vera Yu and David Li
2015年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曾因財務不透明,而廣受外界抨擊,在風暴後,基金會更加注重透明公開性,但現有的做法還不夠,捐款資訊不夠即時性,呈現方式不夠簡單,也無法證明資訊無誤。

三月底,群眾募資平台度度客導入區塊鏈,是台灣第一個導入此技術的公益群眾募資平台。度度客不是大企業或名人的新事業,外界沒給予太多矚目,但這個小小的新創團隊,傳達了一個重要理念:對捐款人資金流向「公開透明」的重視。

慈濟官網截圖

信任的典範轉移:從權威到透明公開

另一方面,度度客的出現,也顯示出民眾對於公益組織的資金運作,產生從「服從權威」到「追求透明公開」的典範轉移。

如同行政院數位政委唐鳳所言,「一件事情,值不值得相信、應不應該支持,越來越多人的判斷基礎,不再是某某人說了算,或是哪個單位出面背書,而是這件事的背景資訊與決策過程夠不夠公開透明。」

唐鳳也指出,從近年的一些調查報告(註1),可以看出民眾對公益慈善組織捐款金流的透明公開的越來越重視,民眾想知道為何要捐款?為誰而捐款?想知道捐款流向與用途?

2015年,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曾因財務不透明而受到外界抨擊。在風暴後,基金會更加注重透明公開性,當時曾發表聲明表示:

  1. 本會每年度各項財務報表(含資產負債表、收支餘絀表、現金流量表及財務報表附註等)均依相關法律規定及會計原則編製,並委託合格會計師查核簽證完竣。

  2. 本會每年皆檢具會計師財務報表及年度決算書(含業務報告書、決算書、基金收支報告表、經費運用情形概況表及財產目錄等),依法報請衛福部備查。

不過,這樣的做法就足夠透明公開了嗎?雖然把財務報表與年度決算給衛福部備查,但並沒有向一般捐款民眾公開。此外,捐款資訊上金流流也不夠明確。加上捐款者沒有太多的專業與時間監督這些報表的正確性。

區塊鏈帶來的優點既深層又廣泛

在這樣的背景下,區塊鏈技術是協助捐款者監督的一個好工具。度度客平台就曾指出,區塊鏈有不會被篡改的重要特性(可參考文末「數說新語」解釋),所有款項的來龍去脈都寫在上面透明又公開。對於提案人來說,可以非常簡易的進行金額的分配,可依照專案陳述派發募資而來的金額,使內容公開透明地讓社會大眾檢視。

若台灣最大的慈善團體慈濟,能帶頭導入區塊鏈,對慈濟本身而言,是個很好的「自我管理」機制,對捐款大眾而言,則有機會提升對慈濟的「信任感」,對其他慈善組織而言,則有很強的「示範作用」,優點既深層又廣泛。

當衛福部已經「不」評鑑慈濟基金會財報

為什麼這裡說是種自我管理機制呢?

以慈濟組織中的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為例。過去,衛福部社會及家庭屬每三年會評鑑一次基金會的總體財務報表,給予優等或甲等的評等,慈濟在2013年曾受評鑑為優等。但2016年起衛福部吹起評鑑簡化風,不再評鑑這類組織,也就是說,政府已經整整三年沒有評鑑該基金會的總體財報。

加上「財團法人草案」還未施行,評鑑無法源依據,就算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想要走回頭路,不公開財報也不違法。

就算政府恢復評鑑機制,現有評鑑著度也僅針對捐款徵信,財產管理應用和會計制度等大方向評比,如民眾捐款後的金流流向或最終用途,這些區塊鏈技術可達到的細節不在衛福部評比項目內。

因此,在政府沒有引入評鑑機制的時期,慈濟若能主動引入,會是一個很好的自主管理作法。

慈濟家大業大,民眾更關心捐款金流流向

基金會若考慮使用新的技術讓整體捐款流程透明化。給若捐款人一個更透明公開的環境,讓捐款人知曉或監督款項用途,對慈濟信任感得以增加。

從另一個層面來看,對於慈善組織捐款金流的透明公開,並不僅是一種「需求」也可看做一種權利。政府組織使用納稅人的錢,因此民眾有權監督政府施政款項流向與最終用途,對於慈濟基金會這樣慈善組織也是一樣的。

況且慈濟慈善基金會家大業大,組織複雜,信眾廣布,金流運用非常複雜,民眾更關心捐款流向。

當一個新興的公益群募平台為了追求透明公開,願意挑戰新科技、導入區塊鏈,身為台灣最大的慈善機構,慈濟是否也可以考慮嘗試看看?

註1:

  1. 「台灣民眾愛心有多少?」調查報告中,有四成九的捐款人希望受捐贈的對象可以公布善款的使用情形。
  2. 「二○一一台灣民眾捐款行為調查」也顯示,有四成五的未捐款人,之所以沒有捐款,是擔心捐款沒有被好好的運用。
  3. 台灣公益團體自律聯盟在去年八月公布的「民眾社會參與意願調查」,有高達七成八的受訪者指出,一個團體組織是否公布財務報表,將影響自己對該團體組織的認同。
延伸閱讀
區塊鏈與公益
區塊鏈區塊鏈技術是一個網路帳本的概念,一筆金額交易透過區塊鏈上各電腦的運算後,將透過各電腦節點共同承認,因此具有透明公正的特性,非常適合與公益群眾募資案進行結合。對於大型的非營利組織提案人來說,可以增加責信的公信力,對於一般較小型的NPO來說,更可以非常快速地建立起社會大眾的信任感。 (來源: 度度客 )

2 那個透明的捐款箱:談區塊鏈技術導入慈善組織

From Flickr contemplativechristian
傳統上錢捐了出去,就像匯入大海的江河,難以識別,但區塊鏈技術讓每一筆捐款的時間、金額大小與用途等資訊,都可以被追蹤,也就是說,捐款人透過網路,就可以直接追蹤金流流向,每筆資金不管金額大小,不再混雜不明。

那是2008年,當時我乘坐高鐵到新竹,走出車站,遇到慈濟人手捧紙箱為四川汶川地震募款,沒有想太多掏出500元,丟下捐款箱。一年後,我又見到慈濟人募款,才好奇地想著,「500元最後到誰手上呢?」

Flickr from PROHoward Lake

2015年開始,大眾關切起紅十字會、慈濟與周大觀等組織財務透明性,開始才把隱藏在念頭裡想法迸裂出來,我才知道,原來很多人也和我一樣,對這些組織的財會透明度非常看重。

2017年4月行政院通過了「財團法人法」草案,希望公益與宗教類的財團法人的財務公開透明化也能入法。但除了靠立法,科技創新是否也幫上忙呢?

「科技也可促成捐款或慈善組織財務的透明公開,區塊鏈就是其中之一。」 公益性群眾募資平台度度客共同創辦人莊青岳指出。

我的錢和你的錢不一樣

「過去的慈善捐款體制中,我的一塊錢和你的一塊錢都是一樣的,沒有識別性,但區塊鏈技術讓每一塊錢都被標記了,便於追蹤。」聯合勸募協會秘書長朱紫碧譬喻。

傳統上錢捐了出去,就像匯入大海的江河,難以識別,但區塊鏈技術讓每一筆捐款的時間與金額大小與用途等資訊,都可以被追蹤,也就是說,捐款人透過網路,就可以直接追蹤金流流向,每筆資金不管金額大小,不再混雜不明。

理想應用:智慧合約追蹤剩餘款流向

不僅如此,以太坊區塊鏈還可以執行智慧合約,讓捐款行為更自動化與智慧化,節省中間的監督與作業執行人力成本。

根據《區塊鏈革命》一書,智慧合約指的是一種數位化協定,協定的內容包括了標的資產在哪裡?以及何時將如何執行?這些都是基於網路環境實現的?無需託管人干預。也就是說,傳統合約是雙方或多方透過協議進行等值交換,雙方或者多方必須信任彼此,才能履行交易,但智慧合約無須彼此信任,因為智慧合約不僅是由代碼進行定義,也會由代碼強制執行,完全自動無法干預。

舉例來說,智慧合約將可以讓捐款人在捐款之前就確認剩餘款的最終流向,目前在勸募體系中,捐款人的捐款若還有剩餘,是由該機構自行決定剩餘款用途,捐款者沒有辦法事先確認自己的錢最後捐到哪?但若導入區塊鏈的智慧合約技術則可以突破現在的關卡,讓剩餘款的流向在捐款人就已經被設定好。

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導入區塊鏈的理想很美好,但就像一句話說的:「現實卻是很骨感。」區塊鏈專家宋倬榮認為,目前區塊鏈用在捐款最大問題在於現行的貨幣都還不是數位貨幣的形式,導致鏈上記載的僅是代表資金的資訊流符號,真正的金流服務還是現有金融體系流通,因此產生鏈上資訊流與鏈下金流的落差。

而且,對於捐款民眾而言,捐款組織背後用了什麼技術並不是重點,重點在於資金是否有被妥善運用?是否妥善送到了真正需要被救助的人身上?想杜絕善心捐款被惡意濫用等問題,而這些人為議題,都不是單靠區塊鏈就可以解決的。

區塊鏈你學不會!

「區塊鏈實在太難懂了,大眾並不了解區塊鏈是什麼?這是區塊鏈應用在慈善捐款上最大的挑戰。」朱紫碧指出。

區塊鏈到底是什麼?在Google搜尋中鍵入這個詞彙可以找到一堆區塊鏈資訊,坊間也有數十本中文書籍試圖傳遞區塊鏈知識,但若沒有密碼學與分散式資料庫等基礎或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挖礦或投資實務經驗,在缺乏專家指導下,要讓門外漢理解區塊鏈技術非常困難。

加上我們身邊還沒有太多導入區塊鏈的應用,因此大眾也缺乏動機,而這也成為一個循環,若沒有大眾的期待,短期內,慈善組織要考量人事與技術佈建成本下,也就沒有太大的動力做改變。

因此,區塊鏈技術本身也就成為導入慈善公司組織的最大挑戰,也就是說,區塊鏈導入慈善捐款的理想性是很高,但短期內恐怕只是一個技術概念而很難落實。

「區塊鏈對於慈善團體的價值目前在於輔助使用,要真正取代現有機制,完全獨立自動運行,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區塊鏈專家宋倬榮指出。

抱存信心:看長不看短

不過,長期來看,隨著技術的不斷創新,IBM與微軟等眾多科技業者投入大量資源推進區塊鏈技術與應用,產業採用區塊鏈技術的成本將大幅度降低,也因此短期內也許觀望性質濃厚,但長期來看,我們應該對區塊鏈技術抱存期望。

「若慈善組織肯從長期的眼光來看,區塊鏈技術也許是增進捐款人信任的好機制。而不只是看短期。」朱紫碧強調。

區塊鏈與公益
區塊鏈區塊鏈技術是一個網路帳本的概念,一筆金額交易透過區塊鏈上各電腦的運算後,將透過各電腦節點共同承認,因此具有透明公正的特性,非常適合與公益群眾募資案進行結合。對於大型的非營利組織提案人來說,可以增加責信的公信力,對於一般較小型的NPO來說,更可以非常快速地建立起社會大眾的信任感。 (來源: 度度客 )

3 看準一年400億元捐款,友達工程師創辦公益群募平台、導入工研院區塊鏈技術

數位時代侯俊偉攝
捐款者在捐款時體驗和流程與一般群眾募資平台很雷同,先選定捐款專案後,串接紅揚資訊的金流平台,捐款者可以使用信用卡、超商付款或是ATM轉帳。

「一念超生,渡人自渡。」這句佛家語影響社會企業創業家莊青岳很深。來自新竹,42歲的莊青岳,在創業之前是個竹科工程師,不過他對慈善社福事業一直很感興趣,「希望我的事業有社會價值,不僅是商業價值而已。」是他的創業理念。

數位時代侯俊偉攝

鼓勵同事每月捐出100元,九年來不間斷

在新竹友達工作的15年間,莊青岳發起了募捐活動「月百會」,鼓勵同事每月捐出100元給新竹在地慈善機構,這活動很成功,一做就是9年,從無間斷。

「可能是我這個人蠻可靠的,加上100元也不多,因此同事很信任我。後來變成同事追著我跑要捐錢給我,讓我不敢怠慢。」莊青岳說。

想創業的念頭一直在莊青岳心中盤繞,沒有消失,他只等待一個好時機。2014年群眾募資風潮開始盛行,他與部門主管評估後認為機不可失,隔年他就辭職創業,成立度度客。這是一個以公益專案為主的募資平台。

慈善捐款市場有多大?一年400億元

公益事業很具有理想性,但商業本質的賺錢也還是很重要的。那公益捐款市場有多大?行政院主計處曾統計,當年台灣公益捐款一年超過400億元,捐款人數超過500萬人,也就是說每四個人都有一人曾經捐款。

另外,從一些調查數據,可以看見大眾對於慈善捐款透明公開的期望。根據聯勸與東方快線進行的「二○一一台灣民眾捐款行為調查」顯示,有四成五的未捐款人,之所以沒有捐款,是擔心捐款沒有被好好的運用。

台灣公益團體自律聯盟在2016年八月公布的「民眾社會參與意願調查」,有高達七成八的受訪者指出,一個團體組織是否公布財務報表,將影響自己對該團體組織的認同。

因此他和工研院合作導入以太坊區塊鏈。

捐款後,在以太坊區塊鏈檢視捐款紀錄

雖然導入複雜的區塊鏈技術,捐款者在捐款時體驗和流程與一般群眾募資平台很雷同,先選定捐款專案後,串接紅揚資訊的金流平台,捐款者可以使用信用卡、超商付款或是ATM轉帳。

度度客強調資訊流的透明公開,每筆捐款都可以被外界檢視,捐款時間與金額,都清楚地被記錄在區塊鏈中,透過第三方的區塊鏈瀏覽器,捐助者一目瞭然。

最大挑戰:無法確認資金入了哪個帳戶

區塊鏈專家宋倬榮認為,目前區塊鏈用在捐款最大問題在於現行的貨幣都還不是數位貨幣的形式,大家的帳戶也都不是數位帳戶,導致鏈上記載的僅是代表資金的資訊流符號,真正的金流服務還是現有金融體系流通,因此產生鏈上資訊流與鏈下金流的落差,也就是說,在實務上,並沒有辦法知道資金最後是入了哪個帳戶。這是度度客平台最大的挑戰。

400億
公益捐款市場有多大?行政院主計處曾統計,當年台灣公益捐款一年超過400億元,捐款人數超過500萬人,也就是說每四個人都有一人曾經捐款。
區塊鏈與公益
區塊鏈區塊鏈技術是一個網路帳本的概念,一筆金額交易透過區塊鏈上各電腦的運算後,將透過各電腦節點共同承認,因此具有透明公正的特性,非常適合與公益群眾募資案進行結合。對於大型的非營利組織提案人來說,可以增加責信的公信力,對於一般較小型的NPO來說,更可以非常快速地建立起社會大眾的信任感。 (來源: 度度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