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星空裡的台灣希望——這些30歲青年登上《富比士》
專題故事

五位創業家、五個不同故事。這些人代表臺灣,入選今年《富比士》雜誌亞洲30歲以下最有影響力名單。他們,在創業路上不斷奔跑,也想告訴你,過程中的酸甜苦辣。

1 除了《富比士》,台灣創業者能如何被國際看見?

陳美如/製作
在30歲之前,什麼樣的創業里程碑算是值得開心?在《富比士》雜誌公布的亞洲區30歲以下最具影響力的青年名單中,共有五位台灣創業家入選,一起來看看,有哪些團隊,受到肯定。

走上創業路,過程中的煩苦心酸,往往只有自己知道,經常是鎂光燈亮起,掌聲才會接著落下。今年4月,0美國《富比士》雜誌公布了亞洲區300位在30歲以下最具影響力的青年名單,台灣一共有五位創業者入選,分別是:ALCHEMA執行長張景彥、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執行長張希慈、justfont品牌總監蘇煒翔、愛料理共同創辦人兼技術長李致緯和QSearch共同創辦人周世恩。他們將於7月中,代表台灣赴菲律賓馬尼拉,參加《富比士》年度高峰會。

完整名單詳見Forbes 30 under 30 Asia

這項調查,共分成十個領域,包含:消費科技、企業科技、娛樂和體育、藝術、金融和風險投資、工業、製造與能源、醫療衛生與科學、社會企業、零售與電子商務、大眾媒體與行銷廣告。每個領域共選出30人。

5位台灣人入選

這是《富比士》雜誌第二年公布亞洲區30歲潛力人士榜單。第一階段由一到兩位富比士雜誌和記者負責單一領域初選,決選則有三位專業外部評審審核。

若從表面的入選數字來看,去年一共有四位台灣人: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為台灣而教」創辦人劉安婷、Flux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柯軒恩和Snapask創辦人江則希。今年則進步到五位入選。

團隊 姓名 職稱 入選領域
ALCHEMA 張景彥 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製造
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 張希慈 創辦人兼執行長 社會企業
愛料理 李致緯 共同創辦人兼技術長 媒體、行銷與廣告
QSearch 周世恩 共同創辦人兼技術長 企業科技
justfont 蘇煒翔 共同創辦人兼品牌總監 藝術

根據《富比士》雜誌撰寫的入選原因可以發現,創業家若是以創辦人身份獲選,原因多半會強調在「對產品、營收的數字貢獻」。例如:《富比士》認為,由李致緯共同創辦的愛料理平台,已經擁有超過80萬個註冊會員,而iCook App則是累積了230萬次下載數;周世恩在沒有投資人、加速器、政府的資源支持下,幫助QSearch在三年內創造1百萬美元的營收;張希慈則幫助了超過5千名學生參與社會。

針對兩名擁有不同職位任務的臺灣創業家,《富比士》則描述蘇煒翔以品牌總監身份入選,花了5年時間,致力推廣推廣中文字型發展。而對於在製造領域入選的張景彥,他們則表示,ALCHEMA的專利科技,讓每個人都有機會接觸自釀水果酒,「同時也能減少食物浪費。」

林大涵認為,雖然這兩年的台灣人入選人數差異不大,不過今年的名單更加「深入當地」。因為提名的過程中,《富比士》開始向之前的得主詢問推薦人選,讓初選的角度不再只有國際觀點。

他連續兩年觀察名單,發現了一些改變。例如在去年人選中,有比較多是原本就具有全球知名度的人物,像是南韓「少女時代」成員潤娥、日本運動員田中將大等;「今年就真的選擇比較多在各產業內有影響力,但知名度並非舉世皆知的人。」

《富比士》名單肯定更多「非創辦人」

另外,他認為更重要的是,《富比士》今年的名單呈現了一種觀點,「在創業過程中受到矚目的對象,過去多以創辦人或執行長為主,但今年增加了對公司內不同角色的肯定。」而從幾位台灣創業者的身份背景來看,例如以推廣字型概念的行銷品牌總監蘇煒翔,就是因為這樣而受到肯定,某種層面也驗證了林大涵的說法。

《數位時代》實際訪談了五位台灣入選者,了解他們的創業故事,並詢問他們對這次入選的看法。結果發現,幾乎所有人都是「高興不到一天」,就繼續工作了。像ALCHEMA執行長張景彥就說,「掌聲只是提醒自己,過去有一些努力被肯定了,但未來能不能有好表現,還不一定。」

入選2017《富比士》亞洲30歲潛力人士的五位台灣創業者,分別在社群分析、字型推廣、社群企業、技術開發、硬體製造領域受到肯定。
數位時代

儘管,創業本質仍在於產品、服務和理念,「曝光」並非必要,不過一諾新創共同創辦人郭展榮認為,其實能見度提高,對團隊還是有不少幫助。而新創團隊除了被動讓國外看見外,也可以考慮主動尋求國際資源。

三種方法,新創團隊也可獲得國際能見度和資源

首先,他鼓勵新創團隊多參與國外的演講或是創業心得分享。儘管大部分的會議,都是得全額或部分自費參加,但在裡面遇到的國際創業者和創投,也許哪天就會帶給你幫助。「我還記得第一次去國外分享創業心得時,對方只提供機票補助,雖然一開始覺得很傷荷包,但後來發現,其實對我的創業發展很有幫助。」郭展榮說。

另外一種方式,則是鎖定海外當地市場發展,或是積極參與當地的創業生態系。他舉例,像是FinTech團隊INSTO,就在美國獲得不少關注。他也舉日本福岡為例,當地市政府相當歡迎台灣新創團隊前去交流,甚至會主動安排創投、在地創業者進行會談。

最後一種方式,則是從台灣的加速器、創投、協會尋找國際資源。像是台灣紫牛協會、AppWorks、TSS、亞洲‧矽谷計畫,都具備不少國際資源;Mox、500 startups、Girls in Tech Taiwan這些海外組織和加速器,也已經耕耘台灣一段時間。今年年底,Gen Taiwan也即將成立,有機會納入更多國際級資源,協助台灣新創團隊。

5
《富比士》公布的2017年亞洲30歲以下潛力人士名單中,一共有五位臺灣人入選,分別是:張景彥、蘇煒翔、李致緯、張希慈、周世恩
富比士
Forbes
美國《富比士》雜誌每年都會針對不同主體選出影響人物。2016起,他們開始公布亞洲區30歲以下具備影響力的創業家、產業革新領袖名單,以Forbes 30 under 30 ASIA為名進行報導。 (來源: Forbes )

2 用工程師思維帶食譜網站前進,愛料理共同創辦人李致緯:技術的價值被低估了

吳晴中/攝影
「一個好的管理者,應該要幫大家移除路障。」不過,有時候亂調度也會造成問題,不見得比較厲害。「例如我小時候玩電動,最喜歡派一、兩隻哨兵先去探路,最後再派大軍壓境。」愛料理技術長李致緯說。

在台灣,只要是愛煮菜、常下廚的烹飪愛好者,很難沒聽過「iCook愛料理」的名號。2011年創立至今,愛料理擁有超過14萬道食譜,粉絲專頁人數突破185萬,堪稱是本土最大的食譜分享社群平台。過去,他們在數據分析、行銷上花費不少功夫,使得用戶數快速增加。但其實,愛料理透過技術面,呈現許多巧思,很少被外界看見。

你相信嗎?我們最受到歡迎的功能,居然是開啟App後,讓螢幕會持續亮著,不會變暗。」愛料理共同創辦人兼技術長李致緯說,這些小細節,在一開始開發的時候,其實並沒有被注意到,直到公司同事的朋友做菜時發現,「手油膩膩的,還要用密碼或指紋解鎖螢幕,實在很麻煩。」大家才驚覺,原來這就是使用者的痛點。

李致緯認為,好的工程師,一定要對產品感到熱情。
吳晴中/攝影

儘管這項功能,並不是超級困難,李致緯說,也許只需要10分鐘就可以調整好,可是這「江湖一點訣」,其實是技術人員需要具備對產品的熱情,才能夠發現的。「如果都不讓工程師做菜,說真的,大家都不知道痛點在哪裡。」

工程師一定要對產品熱情

從愛料理目前的團隊規模來看,10名左右的工程師,其實人數已經不少,不過李致緯認為,在產品開發的過程中,不見得是複雜的技術才難寫。以愛料裡的螢幕持續顯示功能為例,他覺得不一定每一個iOS開發者都曉得能夠這樣做設計;就算知道了,也可能因為缺乏對產品的敏銳度而忽略。他有些遺憾地說:「台灣很多明明東西不輸給別人,但是在這樣的細節上就是會慢半拍。」

而愛料理想到用來喚起員工對產品熱情的方式之一,就是舉辦開伙日,儘管,公司沒有強制每個人參加,卻已經讓不少工程師主動加入。「花一點錢就可以買到的食物,為什麼有些人會願意用兩小時時間在家裡煮菜?『我認為,這是因為做菜就是一種成就感的實踐。』」李致緯進一步解釋。所以,料理這件事,是一種學習,「愛料理最大的競爭對手,不是其他既有的服務,而是如何讓使用者從其中找到熱情」。

自己從國中開始寫程式,曾獲得蘋果、Google獎學金,大學念的也是政大資訊科學系,一路走來,李致緯都和寫程式脫離不了關係。甚至,他曾經覺得,自己這一輩子只會想當工程師而已,沒想到,卻意外走上創業之路,甚至變成技術團隊的領導者。

技術管理就像「行軍」

「我一直想做有影響力的事情。」他說,倒是不見得非得要創業,例如說在Google的Gmail團隊裡工作,雖然不是創業,就可以影響很多人。不過,既然意外變成自家創業的公司的技術長,針對如何管理團隊,他也有自己的嘗試,用「行軍理論」指揮工程師。

不過,他坦承,其實以技術長的角度、學習如何管理團隊這件事,真的很不容易。「對人才來說,你要管他是很煩的;比較好的狀況是,你要讓他知道,到底你來這邊是幹嘛的。對工程師來講也是一樣,到底我們的目標是什麼。」他舉例,如果很明白的告訴大家說:「我們的目標,是要增加訂閱數。」那麼,就算他以主管身份提了一個方向,例如:加強串接臉書API,團隊裡的工程師也會提出反駁,告訴他,透過手機號碼可能會是更好的做法。

李致緯強調,「所以管理的重點就像行軍。」你要清楚知道,公司長期目標是什麼,「例如走這條路,距離比較近可是容易餓死;另外那條路,有糧食,卻得長途跋涉」,讓大家明確知道公司發展的情況。

他表示,自己在學習當技術長的過程中,實在犯過不少大大小小的錯,所以知道,「一個好的管理者,應該要幫大家移除路障。」不過,有時候亂調度也會造成問題,不見得比較厲害。「例如我小時候玩電動,最喜歡派一、兩隻哨兵先去探路,最後再派大軍壓境。」李致緯說。

李致緯認為,新創團隊最好都能找到CTO技術長,但困境是,其實資深的工程師很難招聘。
吳晴中/攝影

台灣缺乏真正資深的工程師

身為一名工程師兼管理者,李致緯在訪談中不斷強調,他無法給工程師真正的職涯建議,因為,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但他的觀察是,「台灣有太多工程師,會卡在0到1這個階段。就算有10年經驗,卻是在許許多多一年裡,重複做著相同的事,累積相同的經驗。」

他說,你能想像一名Google工程師連續負責同一項任務10年嗎?Google+雖然不算成功,但就他知道,Google在開發產品時,就以一千萬使用者的規模在做規劃。

「台灣多數人,都是一年到兩年經驗,然後到不同公司重複利用技術,即便成為即戰力到下一家公司,做的還是一樣的事情。但『上去』這件事情,是台灣現在最需要的。」李致緯說,我們需要更多A輪以後的團隊,孕育出更多工程師,或者說,台灣需要一隻真的獨角獸團隊。

他期許愛料理,也能成為這樣培養人才的公司,因為太多junior工程師一下就放棄了。台灣雖然有Appier、KKBOX這些不錯的公司,但數量還是太少了。

「我最近滿喜歡的一個說法是,創業就是走一條比較不常走的路,當你要把事情做好,你一定會捨去掉一些正常的事情。」李致緯說,對他來講,因為追尋理想,失去一個正常的大學生活,是一件讓人滿遺憾的事情,可是,「既然創業了,頭都洗下去了,就要擁抱這個掙扎,沒有任何人可以扶持你。」

14萬
愛料理是全台最大食譜分享社群平台,迄今已擁有約14萬道食譜。
愛料理
iCook
iCook 愛料理由台灣軟體開發公司 Polydice, Inc. 所營運,創辦人是蕭上農、李致緯和林宜儒。從 2011 年創辦至今,台灣女性中每 4 人就有 1 人是 iCook 愛料理的使用者。 愛料理平台上聚集了來自各地的料理達人與食品料理專家,共創高達 140,000 道以上的食譜,單月瀏覽點擊率約 6 千 3 百萬次。 (來源: 愛料理 )

3 回首金萱字型募資2,600萬驚奇之旅,蘇煒翔:這是一趟越級打怪的故事

蔡仁譯/攝影
2590萬募資記錄,對任何一個新創團隊來說,這都是難得且驚人的成績,但,對justfont來說,金萱字體當年的成績,其實伴隨著巨大壓力。品牌總監蘇煒翔回想這段過程,還是認為「這是一趟越級打怪的過程。」

「直到現在,我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經歷一年的替代役生活,justfont品牌總監蘇煒翔回想起「金萱」的爆紅過程,依舊認為,這是個意外。原本,他們只是想讓十年沒有本土中文字型誕生的台灣,能留下不一樣的足跡,沒想到,募資金額衝出2,590萬。對一個只有六名正職員工的小團隊來說,「完全是越級打怪的故事」。蘇煒翔笑著說。

從字戀粉絲團經營、金萱文案操作,都有蘇煒翔在背後一手推動。1989年出生,台大中文系畢業的他,甚至已經寫過一本書—《字型散步》,當上作者。一直以來,他都想當個「說故事的人」,因此,當justfont在提供金萱字型安裝上,出了大問題後。開始有人質疑蘇煒翔不懂商業,不知道什麼是創業。

在蘇煒翔的經營下,jusrfont旗下的字戀粉絲專頁,從本來只有幾百個人的規模,拓展到有好幾萬的粉絲追蹤。
蔡仁譯/攝影

我還是只想說故事

「其實,他們說得都沒錯。」蘇煒翔坦言,自己和團隊一直在學習如何經營公司,因為他們的初衷,其實並不是成為能賺大錢,最賺錢的字型公司,「而是提升台灣民眾對字型的認識。」

他認為,金萱之所以受到歡迎,除了大家認同我們的想法、理念,很大一部份關鍵在於「實用」。三套字型共2,900多元,對設計師來說很划算,加上市場定位明確,你在全家便利商店裡、婚姻平權運動上,都能看到金萱被廣泛運用。「但我們並不會要求自己,一定要打造出下一款明星產品。」

蘇煒翔認為,如果一直用議題榨乾關心字型社群的這些人,反而會得到不好的效果。以justfont目前的情況來說,每個月的單機字型銷售金額,維持20-30萬元,能夠穩定且持續的販賣,其實也是受到金萱效應影響。「像我們最近幫忙一位作者推出的『汲古書體』,能有700多人預購,其實就已經很不錯了。」

justfont認為,明星產品可遇不可求,因此,未來不會有打造下一個爆款字型的壓力。
justfont

越級打怪後,更想好好創作

justfont創辦人葉俊麟開玩笑說:「加入公司5年以來,他最大的改變,就是沒那麼驕傲了。」葉俊麟認為,蘇煒翔對自己的要求非常高,很多東西都是自學,付出了許多努力,因此,過去跟別人有意見不同時,他比較容易覺得自己是對的。

蘇煒翔自己則認為,其實某種層面上,他還是喜歡單純的產出,例如介紹字型相關的知識給社群了解,可是,當角色身份變換了,就需要告訴自己去習慣、去適應它。

他表示,字型公司的發展,大致上可分為兩種。有一些是超級大的商業公司,例如Adobe和Monotype。後者目前是世界最大的字型公司,甚至在2014年買下當時歐美第二大字型公司Linotype。「當然,我也曾想過,如果最終能發展成這樣,也很好,但覺得這樣的壓力太大,距離也太遙遠。」

蘇煒翔認為,justfont的未來發展,比較適合當一個小而美的字型公司。
蔡仁譯/攝影

蘇煒翔說,比較理想的發展,會像是日本小型字型公司「字游工房」,他們的Hiragino(柊野)家族字體(黑體、明體、圓體)內建在 Mac 系統中,公司規模不大,卻相當受到日本設計業界推崇。

展望未來,justfont除了銷售雲端、單機字體,也開始將部分重心放在線下活動。例如三年前就開始的字體課,已經有一批相當死忠的粉絲參與;暑假期間,則會以手繪方式教導大家認識字型。「我們希望不要有太多文青感,用比較像科普的方式傳達理念。」蘇煒翔說。

經歷一年多的越級打怪募資經歷後,獲得《富比士雜誌》的肯定,對他來說,就像埋首工作桌的人,突然聽到了掌聲一樣。不過,蘇煒翔的期許是,能夠走出同溫層,持續創作,「因為危機往往來自停止。」

2,590萬
2015年,justfont推出金萱字體募資案,創下2590萬紀錄,根據團隊表示,目前這仍是全球字體募資案的最高金額紀錄。
就是字
justfont
justfont 除了是華文第一個推出「中文網路字型(web font)服務」的網站,也是目前最大的中文webfont服務。2015年,justfont 透過網路募資2590萬,打造金萱字體爆紅。他們也成立「字戀粉絲團」,迄今成為最大的字型討論社群媒體。 (來源: justfont )

4 抓住「麵包屑」商機,QSearch創辦人周世恩:資料科學描繪出真實的社群樣貌

賀大新/攝影
爬網頁超過5年時間,對於自己的資料科學之旅,QSearch創辦人周世恩說,「社群數據就像潘朵拉的盒子,但通往資料的道路上,有很多dirty work。」

「鎖定Facebook資訊,分析粉絲專頁蘊藏的訊息。」Qsearch共同創辦人兼技術長周世恩的創業主題,曾經成為台北市長柯文哲當年選戰的參考利器,一圓參選夢;如今,則是品牌、媒體、NGO的合作夥伴,舉凡《天下雜誌》、《商業週刊》、《食力》都是愛用者,甚至也和學術單位:台大經濟系、中研院資訊所合作發表學術論文。

其中,QSearch《天下雜誌》今年二月共同發表的文章,分析現任立委與國民兩黨主席的Facebook互動情況,發現除了統獨討論外,同志婚姻議題已成為社群形象的關鍵新聞,這樣的跨界合作在網路社群上引發不少討論。

周世恩說,資料科學很有趣,但蒐集資料的過程很漫長也花成本,若還要考慮到創業,真的就完全是兩回事。
賀大新/攝影

創業跟資料科學是兩回事

現在看來,QSearch在Facebook的中文搜尋領域,確實已達成某些成績。但對從大學開始「玩資料」,如今已28歲的創辦人兼執行長周世恩來說,這段過程想起來仍有些可怕。

「創業和資料科學真的完全是兩件事。」他回憶,自己從2012年開始抓取網頁,一直到後來念了台大工程科學與海洋工程研究所,這段期間光是主機成本,每個月就要付出10萬左右,「對學生來說真的壓力會很大。」

回憶當年的創業過程,他表示,臉書從2010年開放粉絲頁服務,而QSearch從2012年開發搜尋引擎,有了不一樣的機會認識這個新世界;直到2013年,有能力分析更多粉絲頁數據時,發現這個世界跟想像不一樣,每個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同溫層中。「面對如此高度變化的世界,不只是心態要改變,技術能力也得跟上社群網站使用的量。」

而到了2014年,他們正式創業後,QSearch的固定成本成長了好幾倍,每個月要支出幾十萬元,光是這樣「蒐集資料」的過程,錢,不知不覺就丟出去了。周世恩用dirty work來形容這樣的歲月。

「你必須不斷驗證自己的程式能抓到正確的資訊,才有辦法帶來真正的價值。」他說,光是這樣來回調整,蒐集資料的過程,足足有一年半以上,什麼分析都沒開始,還要擔心能不能產生效益,這時候真的知道,「創業跟資料科學,是兩件事情。」

周世恩笑說,他也很想鼓勵更多資料科學領域的同好出來創業,可是若還在唸書,應該不會有太多人願意拿錢出來養一堆機器。「儘管,以資料科學為主題的創業是很有潛力的。但你要撐得夠久,用時間來換資料量,要很有耐心。」他說。

至於該怎麼做,能夠從海量的資料裡「撈金」,找到適合的分析目的與創業方向,周世恩說,他認為最好可以先去垂直產業裡打滾一陣子,才有辦法真正了解各領域的需求。例如剛轉職到QSearch的資料科學家趙維孝,本身除了是中央經研所畢業,過去也在媒體擔任研究員,就會比較知道NGO、媒體客戶的分析需求。

他認為,有資料處理能力的人,可以試著去學習產業結構,例如,先去電信業工作,可以降低很多溝通成本。「當更多人願意投入這個領域,願意用數字來表達一件事,代表的是一種態度和思維。」周世恩強調,這絕對是一件好事情。

以Qsearch招聘的新同事為例,過去就有在媒體服務的經驗,周世恩認為,這樣會降低許多和客戶溝通的成本。
賀大新/攝影

想靠資料科學創業,建議先去垂直產業體驗

不過,對QSearch來說,公司從一開始幾位創辦人自掏腰包的10萬元規模,到現在累積不少企業客戶,以創業階段來看,應該可以嘗試融資,繼續往前邁進,不過卻一直沒有傳出消息,周世恩自己倒是有不同解讀,表示目前傾向的方式是在每個產業、主題的合作客戶中,挑選適合的產業領袖對象做為投資人夥伴,對於公司的整體發展比較有幫助。

畢竟,根據QSearch統計,目前光是台灣相關的Facebook粉絲專頁,大概就有70萬個,平均一天能產出13至14萬篇貼文,周世恩認為,光是了解這些粉絲是怎麼樣的一群人,就能有很多不同的變化方式。

他舉最近合作的NGO,綠色和平組織為例。透過QSearch分析自家粉絲專頁之後,能夠知道粉絲還對哪些議題、話題有興趣,進一步改善自己的行銷方式與宣導手法,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

QSearch認為,進入新行銷世代裡,網路社群就像潘朵拉的盒子,裝有許多驚喜。但要能找到適合的盒子,就得從許多「細微麵包屑」中,抓住商機。

Qsearch示範如何分析臉書粉絲專頁,他們蒐集關心創業資訊的社群用戶「按讚數據」,能看出分群回應,和相對的回應率。
Qsearch

「以品牌來說,他們已經有太多自己的數據需要蒐集,例如商品量、客戶資料等等,在人力和資源都很有限的情況下,我們就能適時幫忙分析社群網站這一塊的內容,因此,資料科學專業團隊是很有存在價值的。」周世恩說。

就像運動場上,有球員跟球探,資料科學團隊的任務,或許更接近後者。「我們希望幫助各行各業的人,做好他們原本想做的事情,增加彼此的生產力。」周世恩說,

9個 國家
QSearch自2014年成立公司後,陸續在 臺灣、韓國、香港、中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印尼、美國等國家和地區有客戶,協助當地客戶突破同溫層,了解社群趨勢。
QSearch
QSearch 專注於臉書社群數據分析,協助輿情危機處理、消費者輪廓洞察、行銷規劃,讓專業行銷人員掌握市場趨勢,把握契機。 (來源: QSearch )

5 城市浪人張希慈:做社會企業很不一樣,因為最好的情況就是不再需要我們了

吳晴中/攝影
嘗試解決市場問題,是每間新創公司追求的目標,但社會企業的想法,就不太一樣了。國際城市浪人協會執行長張希慈說,「最好的情況,其實是這個社會不需要我們,因為,這代表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了。

「成功促成5百次親子對話、2千次捐血記錄、2萬5千個免費擁抱⋯⋯」三年內,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透過各種「挑戰賽」,讓大學生主動關懷社會,參與的人數突破5千人。外界很難想像,這群孩子們,為什麼願意繳3百到5百元不等的報名費,只為了接受比賽裡各項任務。但國際城市浪人協會執行長張希慈認為,這群年輕人正在誠實面對自己的疑惑,「他們不知道未來能做什麼」。

她說,在成長過程中,無論學校或父母傳遞的價值觀,都是以個人做為出發點,很少談論別人、甚至整個社會,但有時候,答案不是只有一個,看見他者的處境、生活,才會對自己更加認識。

張希慈說,創立社會企業的初衷,還是在如何發揮影響力,持續思考商業模式的情況,有時會讓理念扭曲。
吳晴中/攝影

幫年輕人找未來方向,也能是創業的主題

而張希慈也是一樣慢慢走過來的。她從北一女念到台大社會系,學業表現不錯,家境小康,基本上生活沒有太大煩惱。可是在心裡,她一直忘不了,那個白天上課一直睡覺,晚上都在打工,只為了減少家裡負擔的國中同學。

因此,張希慈在大學時期,選擇社會系就讀;二年級加入了學校社團 Net Impact社會創新社,開始用實際行動,關懷社會。

她曾經試過許多不同專案,例如free writer,透過聽別人說故事,了解那些心中有傷口的人;利用愛心手環傳遞,鼓勵大家做善事。「不過這些都算失敗,因為成本高,影響性也不夠。」張希慈開朗地說。

然而,這些失敗的經驗,後來成為她創業的養分。大學四年級,張希慈在一堂領導課程中,被要求參與一項團體任務,在大家的討論下,決定更加了解,這個社會是什麼模樣,不要只關在學校裡,因此才舉辦了第一次的挑戰賽。

那時,她們的想法很單純,既然要做,就找大家一起來。所以設計規則,讓參加者需要三人一組,在兩個星期內,接受30項挑戰。從來沒有想過,這堂學校課程,會變成「創業」。

「其實一直到創業第四年,我才慢慢知道我們的商業模式是什麼。」張希慈很坦白的說,一開始她其實很掙扎,因為光是第一屆比賽就有183位挑戰者參加,未來規模越做越大,資金壓力會不會讓自己的核心理念改變了,「選擇做社會企業真的對嗎?」

不過,她慢慢發現,其實把重心專注在想影響的人事物身上,才是正確的。她印象最深的是,曾經有一組同學在免費擁抱活動中,拯救了一位想尋死的人,因為接受了擁抱,覺得社會還有溫暖,而放棄自殺。像這樣看似微小的事件,卻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未來,讓張希慈逐漸找回信心。

吳晴中/攝影

社會企業最好的姿態:當這裡不再需要我們

而在經過幾年下來的累積,城市浪人協會開始建立口碑,一年光是報名比賽人數,就有接近一千人,獲得一筆為數不小的收入。

當她們持續推動青年關懷社會時,各方的需求也出現了。例如,臺灣各地大學開始委託她們培育助教、幫教授開工作坊,了解這些青年對人生、職涯的疑惑;高中老師、校長也認為應該提早讓孩子認識自己,向他們請教如何舉辦活動。

張希慈說,「其實學校的老師、校長們一開始都覺得不可思議,為什麼年輕人會花錢去接受挑戰、關心社會,應該大部分的人都是希望花錢享受才對。」協會也開始透過授權方式,讓各地能舉辦比賽,同時替自己增加些許收入,影響力甚至傳到香港的校園裡。

另外一部份的收益,則來自企業。張希慈說,像是遊戲橘子基金會、國泰人壽,這些公司都很需要年輕人加入,但企業自行舉辦的活動,通常比較有侷限性,會吸引的永遠是那些本科系的學生,而透過協會的力量,比較容易滲透到校園更多地方。甚至教育部,也開始委託協會舉辦各式課程。

未來,張希慈希望最終能做到更多海外授權、全球授權,「就像TED一樣,想到社會企業家精神,就會來參加我們的年會。」

儘管對於創業、管理,她始終認為自己不是專家,每年高達500萬的支出,也確實讓她頭疼。不過張希慈很坦率地說:「社會企業的精神,還是在發揮影響力,也許有人覺得透過參加比賽,才能鼓勵年輕人的方式不好,那也沒關係。」她說:「應該很少新創公司像我們一樣,會說,歡迎去找更好的選擇、找其他人吧。因為如果這個社會已經不需要我們了,那代表它已經變得更美好了。」

500萬
城市浪人協會創立四年,每年舉辦數次挑戰賽,鼓勵年輕人參與社會,至今成功促成5百次親子對話、2千次捐血記錄、2萬5千個免費擁抱,不過每年支出成本上看500萬元。
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
citywander
2015年,由一批平均22歲的年輕人在台灣正式註冊登記了第一個由年輕人帶領年輕人跨出舒適圈的社團法人「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我們希望能透過遊戲式領導,讓青年開始試著用自己的力量為社會創造正面能量,並從中尋找到自己的價值與方向。 城市浪人透過獨家的教育服務設計,提供直接與間接的教育服務給從16-26歲之間的學生與社會人士,讓人們能藉由城市浪人的服務,更理解自己的使命,並開始思考人生當中重要的長遠行動。具體服務包含流浪挑戰賽、微型挑戰賽、活動專案以及蓋普日(年會)等。 (來源: 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 )

6 打造台灣第一個智慧釀酒器,ALCHEMA張景彥:做產品的要有信心,自己就是最懂市場的人

ALCHEMA
「真的要問我的話,我認為讓釀酒過程更簡單,是我們受歡迎的原因。」張景彥說:「公司的核心方式,其實一直沒有變過;我覺得創業最重要的是要對自己與團隊有信心,你們,才是最了解市場與需求的人。」

「我們希望讓消費者解放想像力,做出自己喜歡喝的酒,而我自己最愛的是蜂蜜草莓口味。」打造智慧釀酒器,只要放入水果、酵母粉,便能在一週內釀造出自己喜歡的水果酒,臺灣團隊ALCHEMA靠著這款商品,在美國募資平台Kickstarter獲得34萬美元(約1千萬新台幣)支持,執行長張景彥從不懂創業、不懂釀酒,到現在已經能針對整個市場現況,侃侃而談。

ALCHEMA團隊認為,美國市場約有200萬的自釀人口,透過Kickstarter群眾募資先了解市場反應,再逐步優化商品。
ALCHEMA

從不懂創業,不懂酒,到最懂市場的人

「市面上的智慧釀酒器產品,多半主打啤酒自釀,同時處理『麥汁』和『冷卻』的部分;但ALCHEMA主攻的是水果酒市場,能提供發酵監控。」擁有交大電機博士班背景,張景彥的強項,其實在於生產端,懂得軟硬整合和硬體製造。但因為喜歡解決問題,他參加了不少創業比賽,雖然,過程中一直沒找到適合的主題,不過繞了一圈,從身邊出發,「透過幫自己的媽媽找到更容易釀酒的方式」,反而讓他們找到市場切口。

ALCHEMA的運作方式是靠著手機App連接釀酒瓶,選擇想要的酒譜,接著,殺菌紫外燈會自動殺菌,再按照步驟放入原料。而在放入水果原料時,內建的側重儀,可以測得每項原料的重量,藉此降低釀造失敗的機率,最後蓋上外瓶,就可以開始釀造過程

ALCHEMA的釀酒方式簡單,基本上,只要放入原料和酵母後,便能在兩週釀造出水果酒;一個月左右釀出葡萄酒。
ALCHEMA

張景彥強調,團隊真的花了很多功夫去訪談、了解有自釀經驗的人遇到的困難,以及這些人想要如何優化;同時,也去詢問那些沒有釀造經驗的人,知道他們心目中的自釀是怎麼一回事。而從網路上對ALCHEMA的討論可以發現,裝設殺菌燈、解決細菌污染情況,以及加入偵測器提供釀造監測,確實是自釀啤酒族群的痛點。

「真的要問我的話,我認為讓釀酒過程更簡單,是我們受歡迎的原因。」張景彥說:「公司的核心方式,其實一直沒有變過,而是從產品服務、市場定位到目標,都越來越清晰;我覺得創業最重要的是要對自己與團隊有信心,你們,才是最了解市場與需求的人。」

從聯發科Mobileheros穿戴式暨物聯網比賽冠軍,到科技部創新創業激勵計劃首獎,ALCHEMA的創業方向不斷受到肯定,除了銷售產品,也在App上提供超過20種酒譜,希望能成為全球最大的釀造水果酒食譜平台。

另外,他們也成為臺灣首位入選美國最大硬體加速器HAX Boost的團隊,不過,團隊成員卻覺得,除了產品之外,創業他們最大的收穫,其實是人,是同伴。

入選《Forbes》亞洲三十歲以下最有影響力人士名單,張景彥強調,他的開心只有一兩天,因為過去表現,和未來並沒有直接關係。
ALCHEMA

創業,找腦波一致的人

「創業,要找一群腦波一致的人。」ALCHEMA共同創辦人黃映潔,曾經用這樣一句話,來形容這個團隊。張景彥則認為,擁有相同理念,真的很重要,「腦波一致,代表可以溝通、願意傾聽;腦波平行,就像是裝睡的人叫不醒,這樣是無法討論事情與解決問題的,最後公司的發展方向就會平行,沒有交集。」

所以,雖然張景彥入選《Forbes》雜誌票選的亞洲30歲以下潛力創業家,不過他強調,自己只有開心了兩、三天,因為能被選上,是靠家人、朋友、投資人、貴人的支持。「入選是因為過去做了一些努力,不代表未來就會變強。」張景彥謙虛地說。

目前,ALCHEMA已經擁有行銷和技術團隊共11名成員,並且得到來自HAX的投資,將持續拓展美國市場。他們表示,全球發酵酒精飲料市場(Beer, wine and hard cider)預估在2020年會超過1兆美金,而自釀市場在美國則是有10億美金的市場,每年還有10%的成長率,代表團隊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而接下來,ALCHEMA就要面對所有硬體募資產品的共同關卡—出貨考驗。不過,張景彥並沒有太擔心,表示有創業輔導單位協助和生產伙伴的經驗加持,已經讓硬體生產的困難和風險大大降低。

他引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當中的句子,替接下來的出貨挑戰下註解:「當你真心渴望追求某件事,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張景彥說,「就像滾雪球一樣,這些在乎同一件事情的人,會被感動和集結,產生更大的力量。」

34萬 美元
MIT智慧釀酒器團隊ALCHEMA,曾在美國募資平台Kickstarter上獲得34萬美元(約新台幣千萬)資金。
智慧釀酒器
ALCHEMA
ALCHEMA是一款臺灣團隊打造而成的智慧釀酒器,能降低水果酒的釀造風險。最短在兩週內能產出各種風味的自釀水果酒。目前已經在募資平台Kickstarter集資完成,預計在2017年完成出貨。 (來源: ALCHEM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