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高房價、堵塞交通,50億美元打造的蘋果新總部居然是個大麻煩?

2017.07.07 by
愛范兒 ifanr
愛范兒 ifanr 查看更多文章

愛范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

抬高房價、堵塞交通,50億美元打造的蘋果新總部居然是個大麻煩?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via Flickr
毋庸置疑,Apple Park值得每個喜歡蘋果產品的人驕傲。但對住在庫比蒂諾,尤其是住在這艘「飛碟」附近的居民來說,這可能是個大麻煩。

在美國加州小城庫比蒂諾(Cupertino)的東北角,一座宏大的環形建築巍然而立,彷彿天外來物。

那是賈伯斯生前發布的最後一款作品——Apple Park,蘋果的新總部,核心建築佔地26萬平方公尺,從計劃到建成工期超過10年,耗資50億美元,從2017年4月份開始,已經陸陸續續有蘋果員工入駐新總部,預計在之後的半年內,將會有12,000名員工遷入辦公。

關於Apple Park有多宏偉壯觀,我們之前已經詳細報導過。

毋庸置疑,Apple Park值得每個喜歡蘋果產品的人驕傲。但對住在庫比蒂諾,尤其是住在這艘「飛碟」附近的居民來說,這可能是個大麻煩。

19世紀初,庫比蒂諾還只是一個以種植水果為主的小村鎮。直到 20世紀中期,各種鐵路、公路接入之後,庫比蒂諾才建起了第一片居民區。

1955年,庫比蒂諾建市,成為聖塔克拉拉縣(今矽谷所在地)的第十三個城市。這時候的庫比蒂諾開始有科技公司落戶,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惠普和蘋果。科技公司為這座小城帶來了長達數十年的繁榮。

早在興建Apple Park 之前,蘋果就已經是庫比蒂諾最大的稅收來源,2012財年,蘋果向庫比蒂諾政府繳納了920萬美元的稅收,約占城市財政預算的18%,而蘋果員工更是佔據了庫比蒂諾40%以上的職缺。隨著新總部的建成,蘋果對庫比蒂諾的影響只會日益加深。

沙丘酒店管理公司的新酒店預計在今年9月份開業,為了滿足蘋果員工的要求,酒店裡特地配備了Mac電腦。公司合夥人馬克·林恩(MarkLynn)表示:

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他們量身定制的,他們將會是我們的大客戶。

但當一座城市開始極度依賴某一家企業的時候,問題也就隨之而來。

Apple Park在庫比蒂諾的佔地面積。
EIR

首先,居住環境變糟了。

根據美國2010年的人口普查數據,當時庫比蒂諾的總人口數為 58,302 人。如今,僅蘋果新園區就有超過12,000名員工,然而其中只有9,000個停車位。也就是說,至少有近3,000人需要搭蘋果公司的班車上下班;而從蘋果提交的環境影響報告(EIR)上看,有接近40% 的蘋果員工住在聖何塞和舊金山,他們只能開著私家車上班,忍受著灣區惡劣的路況。

不少本地居民已經開始擔心他們出入的交通問題,原本寧靜的生活勢必也會變得喧囂。

蘋果員工住房區域分佈圖。
EIR

更嚴重的問題是,隨著蘋果「飛碟」的到來,庫比蒂諾的房子變得更貴了。

目前,蘋果雖然只有約10%的員工住在庫比蒂諾,但想在這裡買房定居的人可不少。蘋果預計,未來蘋果僱員對於庫比蒂諾的住房需求還將成長284%。

根據房地產網站Trulia的數據,如今庫比蒂諾的房子售價基本都在150萬美元(約合4,950萬台幣)以上。在過去一年裡,房子成交均價上漲了10.75萬美元(約合328萬台幣),平均每平方英尺的房價達到了1,032美元(約合每平方公尺31,582元台幣)。

當地房產經紀人阿特·馬里恩(Art Maryon)透露:

在2011年時,一套1,400英尺(約合130平方公尺)三室兩衛牧場風格的房子只要75萬美元,但現在的價格整整翻了一倍。自從蘋果公司宣布要搬到惠普舊址之後,當地房價年漲幅高達15% 至 20%。如今,買家的出價通常比要價還高出 20% 至 25%。

房價高企、交通擁堵、環境喧鬧——當市值7,500億美元的蘋果為庫比蒂諾帶來巨額財政收入、宏偉建築奇蹟的時候,也讓這座小城難堪重負,氣喘吁吁。

科技巨頭紮根小地方,是福是禍?

這不是蘋果一家的問題。

2017年3月份,山景城(Mountain View)政府批准了Google 建設新總部大樓的規劃。Google新總部佔地59.5萬平方英尺(約合5.5萬平方公尺),預計30個月完成建設。

早在2015年,Google就提出了新園區的修建方案,然而最終被山景城議會否決。原因之一就在於,經過十多年的發展,Google已經從一家只有十幾人的小公司擴張成為一個擁有數萬名員工的商業帝國,光在山景城總部,Google就擁有超過20,000名員工,佔整個城市勞動人口的10%。

Google新總部概念圖。
愛范兒

儘管Google的發展帶動了山景城的經濟,但由於Google的主營業務並不在本地納稅,因此Google並不受山景城政府待見。此外,Google員工的大量成長,也讓這座小城的住房變得相當緊張。山景城房價雖然沒有庫比蒂諾誇張,可房子均價也在100萬美元(約合3,060萬台幣)左右,平均售價同比上漲了10%。

山景城房價分佈圖,顏色越深價格越高。
Trulia

對於拿著高薪水、享受高福利的矽谷科技精英來說,或許高房價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根據美國雇主評價網站Glassdoor的統計,Google員工的平均薪酬在全美排名第六,平均年薪15.52萬美元(約合474.9萬台幣)。

但住在山景城的平民百姓可不買帳,他們認為科技精英群體極大地抬高了當地的生活水平,加重了貧富差距,還可能在研發「殺人機器」!為此,不少激進分子帶頭示威表達不滿。2014年的Google I/O大會現場上,就有一名女性高舉「有點良心吧!」的旗幟闖入會場內部抗議。

在中國也有類似的現象。

2016年5月份,一篇名為《不要讓華為跑了》的文章在社群中洗版,雖然後來華為官方出面闢謠稱「從未計劃將總部搬離深圳」,但仍引起了「逃離深圳」的廣泛討論。

深圳市規劃和國土資源委員會的數據顯示,2017年6月份,深圳房子均價為54,492元人民幣/ 平方公尺(約245,177元台幣),這已經是9個月以來的最低點;而2016年深圳的人均年薪為89,757元人民幣(403,846元台幣)——對大部分在深圳打拼的人來說,高房價已經難以跨越的一道坎。

深圳華為總部。
愛范兒

新華社記者曾經問過華為創辦人任正非這麼一個問題:

您覺得深圳未來的危機在哪裡?

任正非答道:

很簡單,14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匹茲堡,有鋼鐵。7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底特律,有汽車。現在,世界的中心在哪裡?不知道,會分散化,會去低成本的地方。高成本最終會摧毀你的競爭力。而且現在有了高鐵、網路、高速公路,活力分佈的時代已經形成了,但不會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

本文授權轉載自:愛范兒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