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場上的寂寞軍師
專題故事

世大運即將登場,是台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層級最高的國際運動賽事。盛會的另一端,雷達、數據、感測器和即時影像分析,這些新科技應用,影響了比賽戰略,卻又像是運動場上的寂寞軍師,照見台灣體壇的美麗與哀愁。

1 當新科技顛覆運動賽事,台灣體壇困境仍難解

世大運官網
「別人已經上太空,我們還在殺豬公」的警語言猶在耳,不同的故事背後有著相同的隱喻,新科技、新觀念就像軍師的一雙慧眼,照見台灣體壇的美麗與哀愁。世大運開賽在即,回身看看才發現,新科技、新觀念的推展仍阻礙重重。

在閃爍銀白色光芒的雪地裡,跟著世界最頂尖的跳台滑雪好手一躍而下,卻一點也不覺得冷?體育館內,美國體操小將拜爾斯(Simone Biles)直體前空翻兩周半接著完美落地,大螢幕瞬間秀出高分,場邊卻不見裁判蹤影?

這些類似科幻電影的場景,將不再只是想像。2018年韓國平昌冬奧,即將成為第一個即時VR轉播的運動賽事,戴著VR眼鏡坐在自家客廳,彷彿也能感受到選手奪牌的喜悅。距離2020東京奧運還有三年時間,富士通正加緊腳步開發影像分析系統,要以AI機器人輔助體操評分,減少人為誤判影響比賽。

還有國際奧委會已於日前宣布,將與英特爾(Intel)展開奧運全球合作夥伴計畫,要運用5G、3D、360度環景內容開發平台等先進科技,提升賽事吸睛度。

AI+大數據 球團勝利方程式

運動盛會,是頂尖選手十年磨一劍、今朝試鋒芒的競技場,也是列強、科技巨頭比拚的最佳舞台,從核心的競賽評審和轉播技術,到場館設計和智慧城市等周邊應用,都是可能的施力點。

像是去年美國職棒大聯盟的全明星賽,就透過28台5K數位攝影機、超級電腦與360度重播技術,讓球迷可以即時從多樣視角觀看賽事。

去年美國職棒大聯盟的全明星賽和Intel合作,透過28台5K數位攝影機、超級電腦與360度重播技術,即時呈現比賽多樣視角。
MLB.com

人工智慧也已跨大步邁向運動場,全方位影響賽事。如今年6月,在英國舉辦的歐洲足球冠軍聯賽(UEFA)決賽期間,為防足球流氓藉機鬧事,英國警方在大量警車設置監控攝影機,搭載NEC的人臉辨識技術「NeoFace Watch」,確保人潮擁擠時的安全。

而歷史悠久的溫布頓網球公開賽,為了吸引年輕球迷,利用IBM華生的認知和雲端服務,分析數百萬筆球賽歷史數據,追蹤上千頁網路討論串,要從中找出球迷最關心的話題,加強行銷。

此外,與運動員切身相關的,是物聯網與大數據的結合,幾乎成了職業運動的勝利方程式。像是今年NBA總冠軍金州勇士隊,運用穿戴式裝置檢測球員的生理指數,讓教練可隨時查看各項數據,只要能早一步決定哪位球員該休息了,就有機會減少球員受傷機率,並提升戰績。

「別人已經上太空,我們還在殺豬公」

只是回到台灣,世大運開賽在即,是台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層級最高的國際運動賽事,預計將聚集超過142個國家、近12,000名選手及隊職員。但在此刻,走訪不同的基層訓練現場,卻發現台灣球迷人口最多的棒球和籃球,在推展新科技、新觀念時,仍得面對重重阻礙。

世大運是台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層級最高的國際運動賽事。圖為開幕儀式彩排。
世大運官網

像是有學者為台灣引進大聯盟推行數據棒球的關鍵設備「Trackman」,但有些諷刺的是,這樣的設備因為市場環境等因素,無法在千金買勝的職棒舞台上發揮功效,少了先進的科技知己知彼,高低階職棒聯盟間的差距,也許就在這些細節中。

又或者是,曾帶領台大男籃寫下黑馬傳奇的台大數據分析團隊,他們嘗試用科學頭腦打球,但在傳奇之後,卻找不到下一個舞台。

為什麼新科技、新觀念來到台灣卻無用武之地?背後恐怕還是離不開整個運動生態體系和市場環境的問題。這也是為什麼,台灣體大運動資訊與傳播學系副教授黃致豪會無奈表示,每次在國際賽,總可以感受到台灣跟別人的差距,但因為沒有做任何改變,恐怕只會把差距愈拉愈大。

「別人已經上太空,我們還在殺豬公」的警語言猶在耳,不同的故事背後有著相同的隱喻,新科技、新觀念就像軍師的一雙慧眼,照見台灣體壇的美麗與哀愁。

2 大聯盟數據棒球的秘密武器Trackman,悄悄在台一年

蔡紀眉攝
Trackman是以都卜勒雷達(Doppler radar)為基礎的彈道追蹤系統,涵蓋範圍從投手丘到打擊區,可針對投手和打者送出的球,測量其轉速、旋轉角度、垂直和水平位移等。

盛夏近晚,距離世大運開幕還有一個月。台中棒球場上,世大運國家隊和富邦悍將球員剛結束賽前練習,一場對戰即將開打。台灣體大運動資訊與傳播學系副教授黃致豪,分別走向兩隊休息區,他提醒總教練郭李建夫和葉君璋,這場比賽的投打數據,將會被高掛在球場邊的「Trackman」完整記錄。

Trackman是以都卜勒雷達(Doppler radar)為基礎的彈道追蹤系統,涵蓋範圍從投手丘到打擊區,可針對投手和打者送出的球,測量其轉速、旋轉角度、垂直和水平位移等。

美國職棒大聯盟數據棒球的秘密武器Trackman,其實已高掛在台中棒球場一年。
蔡紀眉攝

「以投手來說,就是變化球的犀利程度;以打者來說,如果打擊出去的切角是23度、飛行速度95哩,這百分之百是全壘打,」黃致豪說,Trackman把收集來的數據全部存到雲端,累積成大數據後,未來一顆球投出來,可立刻算出它被打成安打的機率,把質性描述量化,也可進一步比較打者和投手表現。

MLB球隊主場必備 3D重現比賽

過去,Trackman多用在高爾夫球上,直到被美國大聯盟旗下專做科技、新媒體的子公司MLBAM拿來測試,與另一套高速攝影系統「ChyronHego」結合,Trackman追球、ChyronHego追人,從攻守方將整個球場3D重建,兩套系統並稱「Statcast」,已是目前大聯盟30支球隊主場的必要配備。

而慢了幾年的日本職棒,也陸續以球團名義添入這套系統,像是東京巨蛋,就趕在今年初的經典賽前安裝。那台灣呢?「目前只有這一套棒球Trackman。」

2014年,黃致豪帶台體大學生到小聯盟實習,見識了印地安人球團的資訊系統。回國後,他找到在美國東岸的Trackman公司,前後「盧」了快一年、100多封信件往來,終於說服對方,派工程師來到這個他們壓根沒聽過有職棒的地方,從配線、校正到測試,才把Trackman系統安裝在台中棒球場。

黃致豪和美國東岸的Trackman公司「盧」了快一年時間、100多封信件往來,終於說服對方,派工程師來到台灣安裝設備。
蔡紀眉攝

Trackman只租不賣,因為背後收集來的大數據,才是真正的金雞母。但一次簽三年的租金,還是超過台灣體大棒球隊一整年的經費,所幸有棒球員出身的台體大校長林華韋,和台中市政府運動局局長王慶堂力挺,幫忙向體育署爭取經費,不然學校球隊不可能負擔得起。

台中棒球場並非職棒專用場地,但像是甲組春季聯賽和各類盃賽,都有機會在這舉行,業餘好手如雲。近一年下來,Trackman記錄了許多國內一線球員的投打數據,像是今年的經典賽和U18,國家隊的選訓委員會就都拿到了Trackman記錄的數字。

此外,亞洲青棒錦標賽和台日高中棒球菁英對抗賽,是目前Trackman收過最重要的比賽。在高中階段,記錄台灣和日、韓頂尖棒球員的數據差異,若能長期追蹤,日後也可進一步比較不同球團間的養成功力。

而職業棒球在選秀、談合約時,會透過球探報告和數據評估球員,球員也想透過好的數據爭取高薪,勞資雙方打著不同的如意算盤,Trackman卻能像X光般,透視球探肉眼所看不到的特性。

Trackman測試小小郭 發現驚人數據

黃致豪透露,「郭泓志隨富邦二軍練習,在台體大比賽時,我們就用Trackman測過他,發現他的球質仍高於大聯盟平均水準。」在Trackman的數據中,郭泓志的速球轉速比達比修還高,超過2500轉,大聯盟平均是2249轉;而曲球的轉速超過3000轉,遠高於大聯盟平均2394轉。

提到職棒,黃致豪顯得格外謹慎,一字一句小心拿捏。
蔡紀眉攝

「這在我們收集資料的一年間,可說是非常、非常稀有的數字。」不過,他也強調,球質好壞不是比賽成功的唯一要件,進壘位置、配球和臨場表現也都是決定因素,但至少可用科學的方式證明,郭泓志球的轉速跟尾勁仍有A級水準。

提到職棒,黃致豪顯得格外謹慎,一字一句拿捏,「我們做事很小心,都只接觸教練,直接找球員,等於挑戰教練的權威,」他強調,球迷看大聯盟在玩數據棒球,會希望台灣也能效法,但數據棒球,絕非只是圖表而已,中間有非常多「人」的因素。

舉例來說,投球轉速比較是接近天生的,跟投球姿勢有關,不一定愈快愈好,像伸卡球,轉速愈低愈會下墜、愈難打好,球員可透過信任的教練,配合轉速、身高等,找出幾個適合的球種。

另一方面,科技不只是幫助球員訓練,對球隊的票房和經營,或是提升裁判素質,都可能帶來助益。

像是逢甲大學資工系助理教授許懷中,和黃致豪合作,把今年甲組春季聯賽期間,Trackman雷達追蹤到的一萬多筆進壘點數據,和裁判的好球帶做交叉分析,發現好壞球數等因素,確實會影響到裁判的好球帶大小。

中職僅四隊 數據棒球難伸展

大聯盟發展數據棒球多年,源自於沒有資源的小市場球隊,企圖用最少的錢創造最大效益,「Money Ball(魔球)」的故事早被好萊塢拍成電影,廣為人知。

又像是身處大聯盟美東超級戰區的光芒隊,最早用數據布陣,黃致豪認為,「長期墊底、走投無路的球隊,才會嘗試去做奇怪的事來突破。」那台灣呢?在只有四隊的中華職棒聯盟,數據真的能帶來改變嗎?

台中球場上,剛結束熱身的富邦悍將球員,準備和世大運國家隊展開一場友誼賽。
蔡紀眉攝

Trackman在台灣僅有學者引進,在千金買勝的職棒舞台上缺席,我們的職棒選手少了一樣最先進的科技知己知彼。但沒有Trackman,中職球隊還是能快速靠著找到強力洋投打進前兩名,只要進了季後賽,就能打到最後一場,票房、轉播收入都有了,為什麼要裝呢?

市場競爭力不夠,缺乏再進步的動力,頂尖科技難有揮灑空間,追根究柢,台灣職棒球隊數目不足等結構性問題,容納不下學界和基層棒球累積的能量,高掛場邊的Trackman,也只能見證著國球的尷尬。

3 不斷尋找伯樂的黑馬──台大男籃數據分析團隊

Facebook 台大男籃粉絲頁
有別於傳統的籃球數據強調個人指標,台大數據團隊的進階版,更看重能為球隊帶來多少貢獻;他們的賽事影片強調即時,或是搭配數據解析戰術,而非傳統的賽後精華集錦。

七月剛落幕的瓊斯盃,被視為亞洲盃和世大運的前哨戰。中華藍隊總教練周俊三,找來大安國中男籃校隊助理教練彭德軒,請他在瓊斯盃九天賽程中,隨隊情蒐影像,剪輯出對手的戰術體系,和中華藍隊的賽後檢討。

「每天早上六點交出影片,給教練團看。」原來,彭德軒曾是台大男籃數據分析團隊的一員,參與並見證了台大在大專盃的黑馬傳奇。

科學方法領軍 寫下黑馬傳奇

台大男籃在大專盃屬於甲二級,有別於同級球隊多為體保生、或是高中有HBL經驗的球員,台大男籃由一般生組成,卻能在2016年一路過關斬將,打進全國第五名,距離四強即可升上國手搖籃的甲一級,只差一步之遙。

驚奇背後,數據分析團隊功不可沒。十名左右的團隊成員,依不同科系專業分工,有資管、資工背景的,負責管理數據;政治、社會等文科學生,負責精進和開發新的籃球知識,像彭德軒在台大念的是歷史系,就做了不少數據方面的文獻分析,而前教練楊致寬更是主攻統計的台大農經所博士生。

彭德軒曾是台大男籃數據分析團隊的一員,參與並見證了台大在大專盃的黑馬傳奇。
侯俊偉攝

他們開發了一個專業的籃球APP,可以記錄球員跑動、出手位置等臨場數據表現,和內建的統計模型結合後,可即時支援教練需要的戰術觀點,賽後再由專屬的分析軟體跑出各項圖表報告,逐場比賽檢討。

提起當年勇,彭德軒沒有太多喜悅。他說,「不管台灣籃球,還是我自己在台大打籃球都一樣,我們就是弱勢。」而帶領這群「弱勢」另闢蹊徑,訂下以科學方法打球為核心戰略,強調數據分析的,正是台大男籃的兩位前任教練,朱永弘和楊致寬。

朱永弘過去是SBL台銀隊的中鋒,挑戰過台灣男籃最頂尖的戰場。退休後,他開始自學數據分析、剪影片,在網路發表戰術文,和同是知名籃球寫手的楊致寬,也因此透過網路認識。

歷經SBL球員和教練雙重身分,朱永弘認為,數據並非單純用來評價球員,更應是從中找出球隊的問題所在。
侯俊偉攝

歷經球員和教練雙重身分,朱永弘說,「最難的,不是如何跑出這些數字,而是搞清楚自己要哪些數字。」在他的信念中,數據並非單純用來評價球員,更應是從中找出球隊的問題所在。

舉例來說,如果今天新聞報導林書豪得了17分、5籃板、6助攻,這代表他表現很好嗎?其實不一定,「因為得分不一定能夠造就球隊贏球,在籃球體系中,教練要的是效率層面,跟球迷看到的差很多。」

缺少舞台 數據團隊有志難伸

有別於傳統的籃球數據強調個人指標,台大數據團隊的進階版,更看重能為球隊帶來多少貢獻;他們的賽事影片強調即時,或是搭配數據解析戰術,而非傳統的賽後精華集錦。

進階數據最大的特色是什麼?朱永弘舉了「防守擾偏(Defensive Deflections)」的例子。「如果我干擾到球的行徑路線,對手因我的防守而傳出界,就算我完全沒碰到球,也算是一次成功的擾偏。」

簡單來說,擾偏代表了球員的防守積極度,但這無形的貢獻,在一般數據表中卻完全看不出來。而這些觀念,都是科學方法的一環。

2016年中,朱永弘和台大數據團隊,花了兩星期時間,共同完成一份《台灣銀行籃球隊技術分析報告》,當中大量運用進階數據,解析台銀現役球員,並提出戰術建議。朱永弘拿著這份報告找上台銀,得到助理教練一職,但他志不在此。

朱永弘曾拿著《台灣銀行籃球隊技術分析報告》找上台銀,得到助理教練一職,但他志不在此。
侯俊偉攝

為了尋求更大的曝光,他和數據團隊成員們,陸續又找了電視台、運動媒體和SBL球團提案,希望合作發展數據平台,在每一場賽事前後,提供分析報告,定期搭配專欄文章,教育球迷數據觀念。但這樣的構想,卻總是被預算不足、沒有需要、知識未到位等原因推辭,處處碰壁。

朱永弘說,「我們那時候是雷聲大,雨點小,沒有資源進來。」而缺少舞台的團隊,隨著成員間各自的生涯發展,也面臨停擺。

開枝散葉 轉戰基層籃球

朱永弘直言,「新觀念不足、權力無法下放,是阻礙台灣體育進步的兩大原因。」台大男籃曾締造了美好的一役,但夢醒後,數據團隊亟欲複製和量產成功模式、輸出人才,仍得面對各種現實困境。

今年初,待業了一段時間的朱永弘,輾轉來到了大安國中,擔任男籃隊教練;六月,楊致寬加入HBL勁旅松山高中,成為教練黃萬隆的左右手,兩人雙雙轉向基層扎根。另一方面,團隊成員也透過不同管道,持續接觸職業球團和運動媒體,他們期待著,新的數據觀念和科學方法,在籃球相對弱勢的台灣,也能有開枝散葉的一天。

4 電子護具改變了跆拳道,戰神朱木炎的華麗腳法難再現

吳晴中攝
「很漂亮沒用,沒分數就是沒分數。所以有些人就把腳放在感應的地方,用力壓就對了,動作的變化性減少,少了些感覺。」朱木炎說,甚至不同的護具廠商,也會造成該次比賽的風格丕變。

你心中的奧運經典畫面是什麼?2004年雅典奧運,跆拳道男子58公斤級金牌戰,比賽進入倒數1分鐘,台灣戰神朱木炎在領先對手4分下,連續高舉右腳凌空攻擊,主播大聲喊著「他會飛!」接著再一記360度旋踢,比賽終了,朱木炎金牌入袋──這肯定是許多台灣人難忘的一刻。

十年選手生涯,朱木炎在國際大賽拿了5金1銀2銅,2008年北京奧運銅牌後,他正式退休,回到母校國立體大的技擊運動技術學系,當起教練提攜學弟妹。

問朱木炎會不會懷念選手生涯,他答得坦率,「當然會,學生時代誰不懷念,但人不可能回到過去啊!」而事實上,回不去的不只台灣戰神,隨著2009年跆拳道世界錦標賽正式使用電子護具、2015年加入電子頭盔後,科技取代裁判判決,跆拳道競賽的評分方式全面電子化,像戰神般的華麗腳法,已優勢不在。

電子護具決定跆拳道比賽風格

在過去,跆拳道依賴裁判現場給分,踢擊要準且夠力,往往動作要大到踢出「卡」的一聲,才能獲得裁判青睞,但也因此爭議性判決不斷。改採電子護具後,一切以感應為優先,誰能最快掌握電子護具的特性,勝率就高,導致有的選手開始出現怪異、不屬於跆拳道的動作。

「很漂亮沒用,沒分數就是沒分數。所以有些人就把腳放在感應的地方,用力壓就對了,動作的變化性減少,少了些感覺。」朱木炎說,甚至不同的護具廠商,也會造成該次比賽的風格丕變。

現今通過世界跆拳道聯盟(World Taekwondo)認證的電子護具商有二,分別是韓國的「KP&P」,以及西班牙的「Daedo」。
吳晴中攝

現今通過世界跆拳道聯盟(World Taekwondo)認證的電子護具商有二,分別是韓國的「KP&P」,以及西班牙的「Daedo」,兩大廠採用不同的感測技術,其實背後的老闆都是韓國人。

Daedo護具用的是磁感應技術,當足背、足底板裝了磁鐵的電子襪套碰觸到對手,對手護具內的線圈即可感測。另一家廠商KP&P,是今年世大運官方指定的品牌,它以RFID技術(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無線射頻辨識系統)為核心,在護具內設有無線發射器,感測原理就類似悠遊卡。

台師大運動競技系教授相子元表示,在過去,這些電子護具多半用來感測碰觸與否,經過持續改良,新一代護具可準確感測力量大小,能針對不同量級,預設不同的力量值。舉例來說,若該級的預設值是15公斤,就算確實踢到對手,但力量低於15公斤仍拿不到分,而改良後,「人為操作空間變小,跆拳道確實是愈來愈公平了。」

但比賽公平了,觀賞性卻大不如前,世跆盟面臨觀眾流失的壓力,只好不斷修正規則來求取平衡。像是今年初,世跆盟將身體中端攻擊從1分改為2分,藉此拉近和頭部攻擊3分的差距,增加比賽的對抗性,而此次世大運,正好是新規則的試驗場。

戰神的新科技反思:跟自己比

從競賽過程、優勢腳法到規則制定,電子護具徹底改變了跆拳道運動。新科技的導入,和朱木炎當選手的時代不可同日而語。過去運動員十年磨一劍,往往要到了最後一刻、比賽結果揭曉,才迎來成就感,也可能因為些微差距而挫敗、失落。

新科技的導入,和朱木炎當選手的時代不可同日而語,但他樂觀看待跆拳道的改變。
吳晴中攝

但現在,國家隊在平日訓練時,已做到用監控感測設備,將選手踢擊的速度、力量和反應時間等,做量化呈現,也能從中比較不同選手之間的強弱項,調整訓練方向。

「學弟妹現在可透過科技,看到自己一點一滴的進步,跟自己比,有更多機會思考自己在做些什麼,反而可以延續那動力,激勵自己堅持下去。」這是新科技帶給昔日戰神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