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媒體來說,Google與FB的收費牆春天會不會來?

shutterstock
正準備採取收費制的媒體要問自己:你的內容,品質夠好嗎?你是否有足夠決心,杜絕廣告客戶的誘惑,提供最真實客觀的內容?否則,豎立收費牆容易,春天卻未必會降臨。

時間快轉回三年前的這個月,傳統報業在數位媒體的衝擊下哀鴻遍野,美國論壇報集團(Tribune Publishing,也就是芝加哥論壇報的母公司)宣布裁員500人,相當於當時總體員工的7%。雖然暫時減緩了資金大出血的窘況,「但前景仍然不看好。」《經濟學人》當時形容。
#

除了找富爸爸投資,傳統媒體要怎樣創造收入?

怎麼辦呢?面對紙本銷量大減、廣告大衰退、線上收入杯水車薪的困境,除了找個富爸爸來投資,傳統媒體要怎樣創造收入?採取收費制,可行嗎?沒錯,《紐約時報》、《金融時報》很勇敢地收費了,但絕大多數媒體改採收費制之後,往往造成讀者大量流失,進而連廣告收入也受到拖累。「不太行得通。」《經濟學人》當時認為。

然而三年後的今天,看看最近兩個月來的媒體大事件,幾乎都與收費牆有關。從跨國大集團到地方小媒體,紛紛勇敢地採取收費制。例如剛過世的《花花公子》創辦人的小兒子庫柏.海夫納(Cooper Hefner),接班後即將啟動的計畫之一,就是將《花花公子》網站轉型為收費制的高檔情色網站,想看一般文章與照片可以,但如果想要獲得更精緻的內容,得付費才行。「這才是我這一輩想要看的《花花公子》。」庫柏說。同一時間,遠在密蘇里州的一份地方報《Sedalia Democrats》也宣布,從這個月起,該報網站上的新聞只限訂戶瀏覽,讀者得付費訂閱紙本或線上新聞才能取得登入密碼。「我們非常重視同事們每天辛勤製作的內容,」該報發行人威爾.威柏(Will Weibert)說,「相信我們在網路上的服務就像紙本一樣,值得讀者付費。」

當然,更重大的發展,是兩大平台龍頭Google與Facebook,分別在最近朝向收費牆大幅跨進一步。首先,是有媒體在10月初透露Google將放棄實施多年的「第一次點擊免費」(first click free)政策。過去,對於那些必須付費訂閱才能閱讀的網頁,Google採取下架策略,刻意不讓這種內容出現在搜尋結果的最上層,造成的結果是,管你內容再怎麼切合讀者的需要,Google都不會優先推送這則新聞給讀者,也讓媒體失去一個又一個爭取付費讀者的商機。因此,倘若「第一次點擊免費」取消,任何網頁無論收費與否,都能有同等機會接觸Google用戶,對媒體來說當然是大大的好消息。

Google與Facebook,朝向收費牆跨進

喜上加喜的,是Facebook不久前宣布,近日起即將與十家傳統媒體合作,推動內容收費制。這十家媒體包括了《波士頓全球報》、《洛杉磯時報》、《經濟學人》等知名大集團,未來當讀者在Facebook上看到這些媒體的文章,前幾次點閱可以免費,超過限定次數時,Facebook就會自動將讀者導入這些媒體的官網,完成訂閱之後才能繼續閱讀。

媒體界都在密切關注這項實驗,畢竟,今天美國平均每兩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人以Facebook為主要的新聞來源,願意主動造訪媒體官網並停留的時間,平均也只剩下200多秒。如果可以藉由Google與Facebook這兩大平台之力,帶來更多讀者,而且願意為了自己喜歡的好新聞掏腰包,搞不好真能讓此刻掙扎中的媒體翻轉頹勢。

當然,眼前要斷定收費牆裡的春天已經來臨還言之過早。首先,雖然今天能夠接受付費觀念的讀者比過去成長不少,但最新的調查顯示,仍有高達七成以上的人還沒有打算為了好文章花錢買單。其次,有人認為Google與Facebook這兩大平台的生存,不可能老是仰賴真假未明的內容以及擾人的廣告,當傳統媒體再也無力製作好內容,這兩大平台的吸引力會打折扣,因此這回向傳統媒體示好與合作,是聰明的雙贏策略。但也有人質疑,這兩大平台最近負面消息太多,而且從傳統媒體身上吸走了太多廣告,根本是為了打造形象才會這麼做,未必真會貫徹,因此不見得真能助傳統媒體一臂之力。

的確,Google與Facebook是真心還是假意,要等時間證明。但等待的同時,正準備採取收費制的媒體也要問問自己:是否有收費的本錢?你的內容,品質夠好嗎?你是否有足夠的決心,日復一日地杜絕所有來自廣告客戶的誘惑,願意全心為讀者服務,提供最真實、最客觀的內容?否則,豎立收費牆固然容易,春天卻未必會有降臨的一天。

延伸閱讀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