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人性和數字,我們都需要持續學習

shutterstock
日前台灣社會陷入「電信499之亂」,就像之前的衛生紙一樣。這再度證明台灣市場的某種非理性或機會性,我認為這是「數字」和「人性」相互掛鉤。

在電影《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中,遊戲創辦人哈樂代死亡時留下了遺囑:只要能獲得3支鑰匙解開謎題的人,將可以獲得「綠洲」的所有權,現在價值50萬,呃不,是5萬億美元。

對數字無知,恐淪為盲從受害者

在電影中還刻意讓哈樂代念錯了一次數字來凸顯這一金額的龐大。但,五萬億美元是多大的數字?可以買下世界多少部分,大家有任何概念嗎?我在本周講解獨立遊戲的發展趨勢和教導學生評估預算時,再度深深感受到大家對於金錢的數字十分陌生,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哪是多少錢。

當你對這些數字毫無所知時,你就不可能具備獨立思考與判斷的能力,只會淪為被懶人包大補貼帶風向的盲從受害者,更容易受到他人的影響

例如,當我問:「你覺得你這輩子需要有多少錢才能完全自由,不再為錢所苦?」如果第一個學生說3千萬,那後面回答的學生就會以「3千萬」為基準向上增加,例如5千萬、8千萬等。如果第一個學生就說了1千億,那後面回答的學生就很自然地說出3千億、5千億,甚至破兆之類的數字,再也不會出現幾百萬的數字。

由於我的課程十分受歡迎,目前大約是500人抽選50人能修,故我目前任教的清華或交大學生都是有挑過的,但是這問題依舊很明顯:「我們非常容易受到他人和群眾的影響。」


這與之前談過的一個話題相似:其實你非常擔心身後沒有人和你站在一起,故依附在眾議輿論之下。而臉書之類的社交軟體就是一個讓你看起來背後有很多支持者的地方,尤其在政治認同或是意識形態的問題上,你會更需要從眾。

其次,我們對於金錢的認識相對偏頗。例如:你知道一支iPhone多少錢,但卻不知道一公斤稻米或豬肉多少錢;大多數的學生也不知道一度電、水或瓦斯多少錢,雖然他們依舊義憤填膺地站在反核四的最前線。當我們用「何不食肉糜?」一詞來諷刺晉惠帝的荒淫無道,不知民間疾苦;法國路易十六的皇后也有「人民肚子餓?怎麼不吃蛋糕」之類的調侃。當你聽到政府官員說些與事實不符的薪水數字時,除了上網抱怨外,清楚理解錢的價值更是你對抗不公,聲援不義的絕佳武器和思辨方式,你若不了解它,你怎麼與之對抗或隨之起舞?

懷抱夢想、認清現實,創業才可能成功

回到本文開場的第一個問題:《一級玩家》中,綠洲所值的5萬億美元是多少錢?

台灣2018年的政府總預算是1兆9918億台幣,大約等同665億美元,日本約9200億美元,而中國約2兆5千億美金;至於世界最強的美國,一年的總預算大約是3兆7700億美元。所以「綠洲」比美國一年總預算還多,大約是台灣75年的總預算,那和其他大型公司相比呢?

擁有各種樂園﹑電影版權的迪士尼市值大約是1800億美金、特斯拉電動車約510 億美金、全球影音串流龍頭的Netflix約是650億美元。全球最賺錢的企業蘋果則在一兆美元上下徘徊,後面三名分別是亞馬遜、微軟和Google,三者都在7300億700億美元之間互別苗頭。所以,「綠洲」比蘋果還值錢五倍。

在課程中,我與同學計算了開發一款獨立遊戲需要的花費,以及你可以從那邊找到資源、金錢援助和行銷、宣傳的管道與資源等等,因為只有當你同時「懷抱夢想」與「認清現實」時,你的創業才有成功的可能。台灣的環境並不理想,短時間內好轉的機會也不大,最近社會也陷入了「電信499之亂」,就像之前的衛生紙一樣。這再度證明台灣市場的某種非理性或機會性,我認為這是「數字」和「人性」相互掛鉤。故我給所有同學(也包含我自己)一個很真誠的建議:如果你希望比其他人更有機會、比其他沒有上這門課的人更有發展性,請務必記得兩件事:

請細緻地去觀察人性,因為所有的商業都建立在人性的需求和情感上;請敏感地去掌握數字,因為所有的經濟都伴隨著數字的理解和分析。

關於人性和數字,沒有例外,所有人都需要永遠地持續學習。

梁世佑

U-ACG 創辦人,國立交通大學數位文創學程負責人,主辦台北電玩藝術展、御宅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暨巴哈姆特論文獎。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