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社會也會重視機器人外貌嗎?

2018.06.20 by
楊谷洋
楊谷洋 查看更多文章

來自上個世紀南台灣高雄,現任教於交通大學電機系,專攻機器人領域,對機器人電影、小說、社會議題都很有興趣,希望與大家分享機器人的樂趣與魅力!著有《羅伯特玩假的?破解機器人電影的科學真相》一書。

人類社會也會重視機器人外貌嗎?
HQuality via Shutterstock
眼前各式各樣的機器人正快速踏入我們生活中的各個場域,機器人在外表上的設計,也順勢成為不容忽視的議題。

如果有部機器人,她的容貌結合了眾女星之美,甚至青出於藍、嫵媚動人,你會心嚮往之嗎?但畢竟機器人是人類所製造,本質上不外乎是馬達、感應器等機電元件的組合,令人好奇的是,它們的外貌也會像在人類社會一樣受到重視嗎?

那可不!根據媒體報導,於2015年8月出道、有日本最美機器人之稱的Erica已於今年四月份加入電視台,未來可望成為新聞主播。原來機器人的外表還真有實質的影響力,尤其是在公共角色的扮演上,這一點似乎與人類社會也沒有太大差別。

但機器人畢竟是人造的,它的美與醜應該怎麼看呢?尤其,眼前各式各樣的機器人正快速踏入我們生活中的各個場域,機器人在外表上的設計,也順勢成為不容忽視的議題。

早在1970年代,日本東京工業大學森政弘教授就已經提出恐怖谷理論(Uncanny valley),作為機器人設計者在開發不同用途機器人時外型方面的參考。森教授的提問是,當機器人的外表越來越像人類時,我們會不會因此對機器人更具親切感呢?

基本上是,但是一旦逼近到某種程度,卻反而會升起厭惡感,例如外觀類似人手的義肢甚至是殭屍等,這個突然的低點就被稱為「恐怖谷」;但假如機器人科技能夠一舉跨越恐怖谷障礙,在外觀、行為上達到與真人幾無差異,那它就有可能被視為我們之中的一份子,親近感也會倍增。

問題是,現今的科技有可能製造出在外表及思維上精巧到會被誤認成真人的機器人嗎?要讓大家失望了,在可見的未來是不太可能辦得到的!就以Erica為例,應該看得出來她是機器人吧!

很明顯地,她並沒有跨越恐怖谷障礙,既然如此,Erica為什麼能為大眾所接受,甚至還能擔任為人稱羨的主播工作呢?

我們先來看看Erica的出身與來歷,她是由國際知名的擬真機器人大師、日本大阪大學石黑浩教授的研究團隊所開發,在Erica之前,石黑教授已經陸續推出好幾款知名的擬真機器人,其中包括曾經演出過舞台劇、電影的Geminoid F,以及以他自己為藍本的分身機器人Geminoid HI。Erica是他近期的作品,稱得上是累積多年成果的結晶。

石黑教授在設計Erica時,特別注重她的社交技巧,希望她在與人對談時能夠親切與自然,因此賦予她語音辨識、人臉追蹤等能力;她全身上下總共擁有19個自由度,包含臉、頸部、肩膀、腰等,力求達到臉部表情與上半身運動的自然度。

Erica的外表是怎麼來的呢?

Erica並不能行走,這點除了成本考量外,也有回應恐怖谷障礙的意味,因為現階段雙足機器人仍然無法展現出像人類行走般的流暢度。既然達不到神似,就乾脆讓Erica單純站著或坐下,這當然會限制她的應用場域,但至少不會讓人因為她在行走上的不自然、反而產生排斥感。

既然被稱為最美機器人,那Erica的外表是怎麼來的呢?

不同於石黑教授以往在開發擬真機器人都有個本尊作為模仿的藍本,Erica則是利用電腦綜合多種美女臉龐而來,姑且不論美本身就是一種主觀的感受,將各種美的特徵加總在一起就會美嗎?不過,有個潛在的好處就是,既然沒有明確的模仿對象,也比較不會有肖像權的問題。

以Erica在媒體前所展現出的容顏,應該是符合時下對於美女的期待。現在的她多半是以接近靜態的方式出現在公眾場合,偶而優雅、緩慢地轉換著動作與表情,恐怖谷的效應並不明顯。但日後正式踏上主播台後,那可要面對真正的考驗,畢竟Erica臉部的馬達數目有限,背後的控制系統也有出錯的風險,一個不小心,整個臉糾結在一塊,完全跌落恐怖谷的低點,那可會嚇壞一大票觀眾!

身為機器人,Erica對自己本身的美與醜其實並沒有感覺,而以技術角度來看,Erica和其他人型機器人的差別,也不過就是薄薄的一層矽膠表皮。但一旦打出「日本最美機器人」的名號,立刻就能吸引到眾人的目光,這不正映照出我們人類對於表象的執著嗎?仔細想想,還真不能低估這層表皮的影響力,因為我們常常就是重視外表勝過內在啊 !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