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設計師老闆

2004.11.01 by
瞿欣怡
發現設計師老闆
包含彼得‧杜拉克在內的許多經濟史學家,都認為20世紀其實只有90年,因為在1991年後,人類就進入了21世紀。 確實,在1991年後,我們...

包含彼得‧杜拉克在內的許多經濟史學家,都認為20世紀其實只有90年,因為在1991年後,人類就進入了21世紀。
確實,在1991年後,我們的生活版圖就換了顏色-先是有線電視(Cable TV),接著是個人電腦(PC),繼之以網際網路(Internet),再來是行動電話(Mobile),所有信用卡都開始變成白金卡,所有汽車都即將裝上衛星導航(GPS),高速電腦生產出幾可亂真的〈玩具總動員〉和〈魔戒〉三部曲後,接下來又要上演「以真復古」的〈明日世界〉(Sky Captain and the World of Tomorrow)。
但最驚人的變化是在「職業」領域,九○年代人人都瘋新興的「CEO」(執行長)、「Investment Banker」(投資銀行家)、「Programmer」(程式工程師);但這些都還不如「設計師老闆」(Designer Boss)來得讓人惶然心動。

**Gucci和Prada的成功傳奇

**
1962年出生的美國德州年輕人湯姆‧福特(Tom Ford),自幼即知自己不馴的個性難以在傳統職場出人頭地,因此立志當個好萊塢演員。在紐約找表演機會時,他進入帕森斯設計學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學習室內設計,並以此為暫時性的職業;1990年,佛羅倫斯搖搖欲墜的義大利老牌精品公司Gucci,給了這位28歲少年仔一個「女裝成衣設計師」的廉價職位,自此改變了他的一生,也翻轉Gucci和世界時尚產業。
2004年4月,他以「設計總監」(creative director)的身分離開Gucci,準備回到好萊塢一圓少年的電影夢,全球譁然,因為他已被認為是全世界「最成功的時尚經營者」,這14年中,他除了動手設計時尚女裝和皮件,把老態龍鍾的Gucci「改款」成引領時尚的前衛代表,還親自參與「企業購併」(併下法國的YSL)、「廣告行銷」、「媒體公關」、「世界通路」的經營;當他進入Gucci時,公司年營收只有7020萬美金、淨值為負1740萬美金,而他離開時的Gucci則已經是一家營收33億美金、淨利2.2億美金的明星上市公司,有25家國際法人長期持有它的股票。
1949年誕生在米蘭的繆琪亞‧普拉達(Miuccia Prada),是另外一個更極端的例子。Prada是繆琪亞祖父於1913年創立的皮件老店,但在九○年代前幾乎無人聞問,1978年繆琪亞奉母命接掌家族事業之前,她剛念完政治學博士,是個共產黨員,並且在米蘭小劇場(Teatro Piccolo)當了五年啞劇演員。
她在不情願的心情下成為「設計師老闆」,但也決心不走上義大利、法國時裝的奢華主流,1985年,他設計了一款黑色、優雅,但全部是尼龍材質的手提包,技驚四座,自此,「黑色」、「人造纖維材料」與「優雅」、「低調」便成為「Prada風格」的代名詞;1989年的女裝和1995的男裝都聞名歐洲舞臺,為她的事業舖下一路過關斬將的起點。事實上,在九○年代的年輕科技新富心中,Prada幾乎可說是他們唯一最愛,因為只有繆琪亞「科技+美感」的設計,能體現這群新階級不屑老式精品的身份認同,例如美國西雅圖的微軟員工是當地最大的買家,他們便稱Prada為「Geek Chic」(駭客時尚),以有別於東岸的土財主名流。繆琪亞‧普拉達雖然委任她的丈夫Patrizio Bertelli擔任公司總經理,但任誰都知她才是Prada如今全球19億美元事業體的靈魂。
也許你會問:如果我買不起Gucci和Prada,那麼「設計師老闆」的故事對我有何意義?當然有意義!因為跟著社會的變遷,未來所有的老闆都一定會懂一點設計,未來的設計師也一定會懂經營和商業,「設計師老闆」正是創意型經濟裡的標準工作能力,當湯姆‧福特和亨利‧福特一樣都上了MBA企管課程裡的名人錄,每個人都該認識這下一步的趨勢。
自從英國Wedgewood瓷器於1769年首度僱用專任「設計師」以來,「設計師」這種職業就與工業革命相唱相隨,成為現代商場的要角,但話雖如此,兩百四十年來的「設計師」卻向來只是重要配角,始終無法成為主角。歸結原因,在於設計師的核心能力要求獨特才氣化身的「創意、靈感」,個性偏好自由與浪漫,恰好和工業社會企業經營者所要求的「紀律、效率、嚴謹」格格不入;因此雖然他們一代代創造出一件件賞心悅目的產品,但設計師多半只能隱身幕後,成為「被管理的人」。
九○年代,在湯姆‧福特一馬衝出時尚界的潮流後,「設計師老闆」的新身分也如雨後春筍般,在世界各地湧現。以時尚圈來說,除了湯姆‧福特和繆琪亞‧普拉達,還包括比利時的Dries Von Noten、日本的川久保玲與山本耀司、義大利的亞曼尼(Giorgio Armani);在汽車設計業界,Giorgetto Giorgiaro成立的Italdesign設計超過五十種近代流行車款;工業設計界裡,以「外星人」檸檬榨汁器著名的史塔克(Philippe Starck)起頭,加上以設計「Palm V」PDA著名的IDEO Design,日本食器大師柳宗理,可謂不勝其數,其中美國紐約的Pentagram,更是由19位設計師合夥組成、領域包含產品、包裝、平面、空間、建築的超級設計公司。在台灣,由設計三陽機車團隊出身、陳文龍領軍的浩漢設計;留美返國設立U2id的林一順、專攻金屬飾品的Designbourg城兆緯、英國小子Michael Young和蔣友柏合夥的橙果設計,也已經織成一片「設計師老闆」的小型星雲。
如果翻開這些設計師們的「自傳」,當可發現有著多種驚人的巧合--他們多有著離經叛道的少年時光,卻也有著樂於溝通的善意和聰明;即使他們以「美」作為職業,但絕不會因此忽視財務報表的嚴肅和冷酷。此外,他們也有著多樣化的國際經歷,青年時期即熱愛旅行,對新東西百般好奇;此外--拼命工作,樂此不疲,以湯姆‧福特為例,他每晚只入睡2~3個小時,而且在床頭四周貼滿3M的Post-It貼紙,「以便有點子就可馬上寫下來」。更重要的是,他們在設計產品上流露的創意(creativity),也隨時流露至企業經營的創新(innovation)之上,湯姆‧福特大膽買下父執輩的聖羅蘭(YSL)不說,繆琪亞‧普拉達放棄祖父家傳的皮革技術,由石化材料科技開發出多元聚脂纖維和尼龍的知品材料,佐之以細膩的全新裁縫織法,也使每年奧斯卡頒獎典禮的星光大道之上,充滿了後現代驚奇;近年繆琪亞在東京和紐約兩地投下1億美元巨資,聘請荷蘭、瑞士建築師規劃兩家高度「空間刺激」(space excitement)的旗艦店,也被企管學者視為「體驗型經濟」的先鋒。

**人人都是「設計師老闆」

**
由配角到主角,「設計師老闆」會在九○年代之後蔚為潮流,來自於全球社會的結構性變遷。六○年代的全球學生運動,大幅鬆動了工業化社會的各種權威,在這個年代中出生的嬰兒,是人類第一批成長於高度自由、富裕生活、城市化的天之驕子,當他們在冷戰解除、科技興旺的九○年代陸續進入職場,便展現出和他們父母輩完全不同的爆發力--他們熱愛美感、渴望自己塑造自己生活的風格,最重要地--他們可以在商業和自我間,都執著於創新和創意。
美國卡內基美侖大學教授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在2000年進行了一場全美49個都會地區調查,在結果中他發現:在經濟功能上「創造新想法、新技術或新內容」的「創意階級」(creative class),是美國現在收入最高、成長也最快的一個族群,總就業人口達到3800萬(是二十世紀出的10倍);相對的另一方則是勞工階級的沒落,一個世紀間,由總人口的40%滑落到25%。
「創意階級」不願從事單調、刻板、重複的工作,他們寧願選擇能自我安排工作時程、直接和客戶對話,並且含有創造性特質的工作。佛羅里達教授在一次「就業意向」問卷調查中就驚訝發現:在較高薪水的「工廠」與較低薪的「美髮沙龍」工作間,全美的受訪者居然多數選擇當個「美髮師」,因為這工作可以由「自己」掌握進度和工作品質。
這就是「設計師老闆」誕生的時代背景,由比利時安特衛普的皇家設計學院,到紐約的帕森斯,擠滿了來自全世界的年輕學子,他們多數都受到「湯姆‧福特/Gucci」故事的感召,唯一不同的是他們要自己的品牌。
而遲早,不出五年,這個聲音也會由台灣社會喊出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