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著國家級投資光環,台杉總經理:我們用矽谷速度做事

2018.10.25 by
陳君毅
頂著國家級投資光環,台杉總經理:我們用矽谷速度做事
蔡仁譯攝
講到「公股」,外界自然會與納稅人的錢劃上連結,也因此讓台杉背負著許多壓力。對此,台杉總經理翁嘉盛強調,內部都是在用矽谷的速度工作,會在年底對外公布投資細節,消除外界的疑慮。

台杉投資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為結合民間力量的「國家級投資公司」。也因為背負著國家級的頭銜,一舉一動都受到民眾相當大的關注。

你也許沒有聽過台杉,但「台杉案」三個字在媒體渲染之下,比原本的投資公司還更加廣為人知。台杉案主要抨擊泛公股銀行對於台杉的投資、台杉所投資的海外企業比例過高以及最讓人詬病的「不透明」。

一甩不透明爭議,台杉將於年底公布投資細節

對於台杉「不透明」的指控,主要是目前並沒有對外揭露相關的投資業務。對此台杉投資總經理翁嘉盛表示,將於今年底適度揭露部份投資細節,目前空空如也的官網也會在彼時完成。「我們走得很快,想趕快成立、趕快幫助新創,其他部分有些跟不上腳步,年底前會給大家清楚的方向。」翁嘉盛說。

遲遲沒有公布相關的投資訊息,其實跟創投的工作規則也有關係。「太早揭露其實會造成困擾,要兼顧LP(Limited Partner,有限合夥人)、投資者與被投資公司的權益。」翁嘉盛說。對內,包含董事會、管理委員會、投審會,台杉有義務將資訊開誠布公;不過對外,考量到所投資的標的有許多為B2B的業務,過早揭露容易造成競爭,「這點其實跟傳統VC做事的方法一樣。」

海外投資比例過高?台杉:為台灣帶來益處

而對於投資海外企業比例過高,陷入了「不是真正在幫助台灣」之名,翁嘉盛覺得眼界可以放得更遠,透過海外投資其實也會為台灣帶來許多益處。特別是ICT產業,坐擁許多資產,密切地想要轉型,如果海外企業可以帶回更多的發展機會,相信能為台灣帶來一波未來商機。

以台杉目前鎖定的IoT(物聯網)領域來說,主要的投資地為台灣、美國。「投資了美國公司,許多都會回到台北、新竹設立R&D中心,相關發展一定會有利於台灣IoT產業鏈。」翁嘉盛說。他也透露台杉目前一年已經看了200多件IoT的案子,領域包含智慧醫療、無人駕駛技術以及半導體產業,幾乎每天都在不斷地審核與找尋團隊。「我們是用矽谷的速度在工作。」訪問中翁嘉盛不只一次這樣說。

此外,對於海外投資,翁嘉盛也舉了一個智慧醫療的標的為案例。在美國發展的智慧醫療解決方案,許多都需要結合台灣ICT產業共同發展,「結合美國的know-how來定義產品,然後把需求拿回台灣做,」藉由兩國的密切合作能夠替台灣找尋產業的未來趨勢。

給台灣新創的建議:找尋國際人才、投資者

而回到台灣新創的部分,翁嘉盛也歡迎優質的台灣新創與他聯繫,目前瞄準A輪與B輪間。不過,他也提到新創要做到規模化,就一定要走向國際,「台灣、美國的案子大概50、50,但是美國的規模、潛力很多都比台灣還大。」

台杉顧問詹益鑑認為,邁向國際的新創必然需要不同類型的國際人才。
蔡仁譯攝

台杉的顧問詹益鑑也舉了一個例子,他認為專注於人工智慧的台灣新創Appier之所以能成功,與找尋國際人才有相當大的關係。邁向國際的團隊,翻開商業夥伴、團隊的組成,絕對不只當地人。國際型人才的投資成本很高,但是是必要的。同時,他也提到台灣創投人才也有斷層,未來也許會朝這個方向努力。

而對於著眼於國際的新創團隊,就連找尋投資者、Angel(天使投資人) 都要想辦法與國外產生連結性。這也是翁嘉盛希望台杉所達成的目標以及存在的必要,期望可以為台灣企業搭起連結國際的橋樑,「有好的talent(才能)、人才、技術,我們就協助他連結到國際市場。」

中美貿易大戰下,台灣正處於「黃金風口」?

翁嘉盛也在訪談中特別提到中國的狀況,在世界局勢發生轉變的現在,也許是台灣最好的機會。

「中國的確是很大的市場,但是要相對小心的處理。」翁嘉盛說。過去中國在矽谷相當侵略,但在中美貿易戰持續的情況下,近期中國對於矽谷的投資金額已經大幅下降,美國對於中國相關的投資審查機制也變得相當嚴格,有漸漸把中國擋在外的趨勢。

也因此現在對台灣來說也許是「黃金風口」。過去十幾年的時間,台灣在軟體、電子商務沒有跟上世界的腳步,但是IoT與AI將是重要的轉機,兩者都跟ICT產業有密切的連結,正是台灣的強項。「AI不是 buzzword(流行語),跟IOT一樣都是跨領域的重要發展。」詹益鑑說,也因此台灣沒有落後的藉口。

「現在台杉在做的事情,中國VC已經做了一段時間,但是我們更加公平、公開。」翁嘉盛說。而年底台杉是否會如翁嘉盛所承諾,公布相關的投資資訊,將成為他口中「公平、公開」的檢驗成績單。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