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網紅成為顯學:市場競爭,但缺口還很大

2019.03.19 by
陳君毅
YouTube提供
網紅的下一步在哪?商業模式是什麼?為什麼蔡阿嘎可以紅10年?YouTuber領域中還有什麼缺口?

TiEA台灣網路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18日所舉辦的《網紅顯學》高峰論壇上,現任市議員呱吉(邱威傑)、YouTube頻道M觀點創辦人Miula(洪岳農)以及PressPlay創辦人翁梓揚就「網紅」的未來與商業模式展開討論,幾乎每一個議題三人都點出網紅所面臨的困境與機會。

針對上一代的網紅:部落客,與會三個講者皆認為最主要的不同於載體。

翁梓揚提出「塑造場景」的能力,點出影像之於文字的優勢之處,更明白一點來說,影片更容易做相關產品的販售,導購上也比較容易。

創作者竹林八賢透過文字與圖畫,在一片YouTuber獨大的血海中殺出,仍能接到不少業配。
竹林八賢Facebook

不過,文字也並非一定是弱勢,呱吉說:「日本ARuFa、台灣的竹林八閒都是圖文創作者,後者也能接到業配,內容創作跟商業模式都還有無限的可能性。」

網紅新商業模式,垂直領域型具潛力

翁梓揚認為目前台灣網紅的商業模式主要分為三種:知識型、娛樂型與未來相當有潛力的垂直領域型。

YouTube頻道「千千進食中」也推出自有品牌「千拌麵」,在垂直領域(美食)中找尋機會。
千千進食中

知識型主要以內容付費為主,娛樂型則是透過業配與廣告分潤作為主要收入。垂直領域型的優勢在於能與電商直接結合,並不是粉絲經濟或販售周邊。但前提在於必須在垂直領域中擁有影響力,如YouTube頻道「千千進食中」,主打女大胃王的「吃播」,最近就嘗試推出「千拌麵」。翁梓揚補充說道:「 接下來,網紅(KOL)的下半場將是推出自己的品牌 」。

Miula則是更聚焦在知識型領域,在每個頻道都不到10萬人訂閱的情況下,還是能從免費走向付費制。他認為 小型頻道的獲利關鍵,在於「是否擁有1,000個死忠粉絲」 。「用各種手段去把他們轉換出來,中間過濾掉很多人也沒關係。」Miula說。

網紅的下一步:從UGC走向PGC

談到網紅的下一步,呱吉先引述黃子佼的話:「所有的演藝工作者,為了不被看穿、看膩,都需要做很多功課,也是很大的壓力。」他接著舉了一個例子:「蔡阿嘎已經紅了10年,從過去喊『中華隊加油』,現在也不斷找尋新的模式。」

除此之外,他認為前段班的創作者在意識到競爭危機後,會想辦法做出技術上的門檻,「 現在要靠對著鏡頭講幾句幹話就紅,在2019年會很困難,因為大家都在向前進 。」

翁梓揚講得更直接,未來網紅一定會從UGC(使用者創作者內容)走向PGC(專業創造內容)。

網紅發展還在初期,市場空缺仍大

Miula認為,網紅很競爭,但仍有許多領域空缺與機會存在,「 拉長到10年來看,網紅發展現在還在初期。

以Google的角度來看,如果他們想用YouTube消滅電視,讓YouTube成為唯一的影像來源,那全部的電視節目在YouTube上都應該要有。「還有很多節目YouTube沒有,那就是機會所在,像是過去缺少政治型YouTube,現在也越來越多了。」Miula說。

呱吉則說,很多題目都很少人做,像是健身一直都是極具市場、潛力的主題。此外,呱吉也提到手機遊戲《神魔之塔》的案例,「過去他月營業額4億,一年突破50億,但廣告都打在網路上。」當遊戲、3A等級的大作,行銷預算可能超過一億元,如果不花在電視廣告上,以一個網紅一支業配20萬來看,可以買500個網紅,「 空缺還很大,代表有些人有錢想花但是沒地方花。 」呱吉說。

翁梓揚則說,鼓勵所有投入的人走向百萬訂閱,但關鍵在於觀眾的黏性,以及靠著內容策展,進行精密的用戶營運。找尋精準的受眾,過去廣告商只看基數(訂閱、觀看),未來會看更多的男女比、轉換率等數字。

政治人物的網紅化?

呱吉想證明,不靠政論節目、花少少的錢也能選上市議員,最終他的實驗成功了,也讓許多政治人物開始摩拳霍霍地開設影片頻道、直播。
數位時代

最後這個問題為呱吉量身定做,許多政治人物開始開直播、推影片,邁向網紅化,「跟你有關係嗎?」主持人問得直接。

呱吉回答得更直接:「我參選時有些實驗動機,完全不上政論節目。我想證明不靠政論節目一樣選得上。我想證明你們這些東西是沒有價值的, 政論節目是一堆垃圾 。」

他用數字來佐證,假定收視率調查有效、統計沒有誤差,如果收視率不到1%,觀看數不過2、30萬,「任何一個網紅都能超越這個數字,名嘴講的口沫橫飛,但真的有影響力嘛?我真的覺得還好。」

「我證明了換個方式做也有效,我想應該有人會受到我的影響。」呱吉說。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