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裝置漏洞難以修補?拯救IoT資安信任,區塊鏈成不二解方

2019.08.05 by
數位書選
shutterstock
當政府跟人民之間、人民與人民之間的信任崩解詐騙橫行、假新聞流竄,區塊鏈注定會成為新世代經濟運行的解方?

在二十一世紀的經濟中,權力是由有權蒐集、儲存,以及分享資料的機構定義的,我們如何「管理、接觸,和使用資訊」的權利,將決定自由的疆界有多大。
這正是區塊鏈──這個沒有任何人、或機構能竄改的「真理機器」,帶給我們莫大力量的原因。

編按:《虛擬貨幣革命》作者新作,探討區塊鏈為何能恢復我們對個人資料、資產,以及身分的控制權,讓被排除在外的數十億人得以進入全球經濟、轉移權力的天平,重振社會對自身的信心。同時詳述它將帶來的破壞式創新,包括金融、科技,法律與運輸...等各領域的衝擊。

物聯網狂熱開始沒多久,網路安全專家就開始盤點,一頭栽進我們不怎麼能控制的科技會有多少危險。

最嚴重的情境很容易想像:駭客得以進入你的家中、汽車、電話、電視,取得你的醫療紀錄、犯罪紀錄、投票習慣。由國家資助的攻擊者遠端控制飛機、收費道路、投票所,或是電網。別的不說,只要恐怖份子關閉成千上萬人的心律調節器,就能殺人於無形。

《名偵探柯南:零的執行人》當中犯人活用了IoT攻擊作為詭計的一部份,其進一步引爆不同地方的不同電器。
YouTube

安全專家施奈爾(Bruce Schneier)2016年發表在Motherboard的一篇文章就明白表示:「如果你的智慧門鎖可以讓人竊聽而得知有誰在家,那是一回事。如果門鎖能被駭而讓盜賊登堂入室,或者不讓你進家門,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能夠拒絕讓你控制自己的車子、或是接手控制權的駭客,要比竊聽你談話或追蹤汽車位置危險得多。」

針對物聯網以及其他這類「虛實整合系統」(cyber-physical system,又稱網宇實體系統),施奈爾說,「我們給了網際網路手腳 —— 直接影響實體世界的能力。以前針對數據和資訊的攻擊,已經變成對肉體、鋼筋水泥的攻擊。」

雪上加霜的是,人類在給裝置軟體升級時面臨挑戰;我們已經很難跟得上微軟與應用程式供應者給筆記型電腦和智慧型手機的安全修補更新,更別說還得給連結網際網路的冰箱更新軟體。如果物聯網要成為對人類有幫助的工具,而不是壓迫的工具,就必須重新思考設計原理以確保使用者安全。

IBM因為分析方法、雲端運算,以及其他企業軟體業務,成為物聯網基礎建設的重要業者,現在它更擁抱區塊鏈。在一篇題為〈裝置民主:拯救物聯網的未來〉流傳甚廣的論文中,該公司一組科學家直指核心的道德困境:如何確保信任。

誰能夠受信任、也可以受委託,經營一個涵蓋全球數十億裝置、探取我們每日大小事的網路?民間公司如康卡斯特(Comcast)提供相對簡單的服務,比方說給數百萬人提供有線電視,這是一回事。但是把由你的裝置播送的敏感個人資料託付給一個壟斷的守門人,那就大有問題了。

如果Google、亞馬遜、臉書,以及蘋果對你的了解已經讓你不安,不妨試想置身在集中式的物聯網背景。交易要通過少數幾家龐然巨獸般的公司,不但是沒有效率的發送數據路徑,且需要監管約束系統,還造成了「歐威爾式」(Orwellian)的控制1。

AWS在2018年營收達到155 億美元,成長了27%,幾乎佔了全球雲端基礎架構及服務(IaaS) 市場規模的一半。
shutterstock

我們真的想讓亞馬遜網路服務(AWS)或其他大型雲端服務供應商控制那些珍貴的數據嗎?那些公司不但可取得前所未有的特權窗口,一覽整個物質世界與人類活動,實際上更讓那些集中控制的公司,掌控數十億機器對機器的代幣與數位貨幣交易。如此又賦予「大到不能倒」這句話新的意義。

另一種選擇就是由政府充當守門人 —— 但如果你認為史諾登對國家安全局的窺探指控很惡劣,那麼請試想聯邦政府中介所有從你的裝置流出、透露私人資訊的數據……不,謝了。

「網際網路原本是建立在信任之上的,」這篇IBM論文的作者普瑞斯瓦朗(Veena Pureswaran)與布洛迪(Paul Brody)寫道。「在後史諾登時代,顯然對網際網路的信任已經告終。與可信夥伴建立集中式系統的物聯網解決方案構想,如今是一種幻想。」

普瑞斯瓦朗與布洛迪認為,區塊鏈提供唯一的方法,可讓物聯網在規模化的同時,又確保不會被任何機構掌控。以區塊鏈為基礎的系統,成為物聯網不可變動的封印。在一個有太多機器對機器交換成為價值交易的環境中,我們需要區塊鏈,讓每個裝置的擁有者能信任其他人。一旦這個去中心化信任結構完備,就開啟了新的可能性。

想像這個未來主義的例子:試想有一天,你開著特斯拉電動汽車前往鄉下小鎮,要去山裡健行。回程時發現車子的電力不足,而最近的特斯拉超級充電站(Tesla Supercharger)還很遠。不過呢,在區塊鏈帶動的共享經濟中,你根本不用怕。

你可以把車開到任何一棟公告可讓駕駛插上插座、購買電力的房屋。你可以在大容量支付系統上用加密貨幣付費,例如閃電網路,而代幣就會從汽車的數位錢包扣除,轉移到房屋電表的錢包。

題外話:不想停在路旁充電?或許你該試試Lightyear的太陽能電動車。
lightyear

你不知道這屋子是誰的,是否能相信對方不會敲詐你,或者他們是不是會在你的汽車電腦裡安裝某種惡意軟體、洗劫汽車數位貨幣錢包。房屋主人也有類似的理由對你抱有疑慮,而且還無從確知你送出的錢真的有效。

但有一點:如果正好有個分散式信任系統如區塊鏈,那麼這些裝置與交易的誠信,就可以藉由雙方都能信任的防竄改紀錄加以保證,這種相互缺乏了解的情況就不是問題了。分散式信任系統讓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以及最重要的是,陌生人的機器-彼此交易。

普瑞斯瓦朗與布洛迪擘劃的系統,應可讓在單一的全球連線裝置網路上進行的數十億筆交易獲得可信度。在他們的模式下,分享的數據僅限於用來確定各裝置可信任,而不是一條輸送身分識別資訊的大水管,供刺探的人窺看。因此當你的汽車和房屋的電表交換加密貨幣,不管是你、還是整個用戶網路及區塊鏈確認者的任何人,都無法存取交易雙方的個人資訊。

「在我們的去中心化物聯網願景中,區塊鏈是促成交易處理以及協調互動裝置的框架,」普瑞斯瓦朗與布洛迪寫道。他們解釋分散式信任系統如何讓人用裝置完成更多事,因為人人可以相信自己無論遇上什麼樣的裝置,都不會有惡意行為。

「每個(裝置)管理自己的角色與行為,結果就是『去中心化自主物聯網』(Internet of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Things) —— 於是數位世界實現民主化。」這是一個機器社會在建立自己社會資本的想像。

責任編輯:張庭銉

本文整理、摘錄自:《真理機器:區塊鏈與數位時代的新憲法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