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空間租借月入百萬!台灣新創Pickone闖盪日本,一招贏得場地主的心

2019.08.30 by
陳君毅
蔡仁譯攝
許多人都有「找場地」的需求,除了舒適、安靜之外,更重要的是價格透明,共享空間平台Pickone(挑場地)便是要服務這群人。

不管是慶生、舉辦課程、讀書會,還是外部會議,生活中有太多需要找場地的需求,但在5年前,場地租借不只沒有資料、訂位不方便、價格也不透明,讓評估成本變得很困難。

共享空間平台Pickone的創辦人暨執行長張雲淞也遭遇到一樣的問題,原先他的創業項目是做線下課程,找老師、找學生的同時,也要找場地來舉辦活動,「網路上缺乏場地資訊,我們只好自己蒐集名單,做著做著發現,這個問題好像比想像中大。」張雲淞說。

於是張雲淞用過去蒐集的場地名單,在2014年成立Pickone,用「場地界的Airbnb」解釋其服務就能快速理解,除了匯整場地資訊,也讓有閒置空間的場地主能夠自由刊登資訊。

空間品牌「小樹屋」,意外成為小金雞

在張雲淞的想像中,租借場地是一件非常數位化的事情。消費者只要上網看場地、預訂、付款,到現場用密碼鎖開門,一切都不需要人為介入。於是團隊設立各式各樣標準,希望能規格化場地租借的流程。

但他們發現,其實大部分的場地主都不是專職經營,配合意願相當低。「咖啡廳、商務中心,甚至是速食店,都有自己的場地管理邏輯與方法,」張雲淞說。在規則沒有辦法統一的情況下,Pickone也僅僅是一個「場地電話簿」而已。

「會不會根本就沒人需要我們的標準?」張雲淞開始質疑自己,但他轉念一想:「沒人要配合,那我們自己來試試看。」於是成立自有的空間品牌小樹屋,符合一切Pickone原先想像中的空間租借標準。

上線第一個月,張雲淞就感受到爆炸性的需求,第一個月就出租180個小時,讓原本只是想做展示用的小樹屋不斷擴張。至今小樹屋在台北已有25個據點、120個以上的空間,也成為最大的收入小金雞,每月都能帶來數百萬收入。(共享辦公室WeWork來台招租!台北駐點首度曝光

如今Pickone不再要求場地主符合規格,成為單純的資訊平台,提供全台灣3,000個空間資訊,「但平台仍是我們的命脈。」張雲淞說,因為Pickone的存在,團隊能夠知道哪個地區的需求量大,甚至也能知道租金價格區間是否合理,「這些資訊是我們最大的競爭優勢。」

前進日本市場,先找當地商家「抱團」

在Pickone、小樹屋之後,張雲淞建立活動管理平台onEvent、活動報名的金流工具Payper,圍繞在場地租借不斷優化各項服務。在2018年年底,Pickone獲得由AppWorks領投的1,500萬元種子輪融資,也開始進軍日本市場。

但日本已有相當強勢的場地租借平台,張雲淞不硬碰硬做平台,選擇以「空間品牌」切入,用在台灣打造小樹屋的know-how協助日本場地主改裝、裝潢場地。目前在日本先找到一個合作夥伴,也有效提升場地的營收與來客數,「 但收入全歸他,我們共享場地的所有資訊,包含客戶名單。 」對張雲淞來說,短期目標不是營收,而是快速掌握日本的需求狀況與使用型態。

另外一個目標,就是擴大合作的場地主數量。考量到日本的特殊文化,若場地未在大平台曝光,消費者不敢貿然租借,「沒上大平台,降價20%消費者都不考慮。」張雲淞說。因此找到越多場地主一起「打群架」,就有機會擺脫對平台的依賴,讓張雲淞有機會在日本闢出一條活路。(一個床位月租3萬7千元!PodShare天價租金為什麼還能一上線就破9成預訂?

Q:為何Pickone與小樹屋名稱不統一?

在Pickone平台後做自己的空間小樹屋,我們並不知道會不會成功,也害怕造成負面影響。舉例來說,平台上的其他場地主也許會因為Pickone自己做空間,產生不好的聯想,像是「Pickone只推廣自己的空間,那我不要加入了。」之類的。

Q:小樹屋會走出台北、拓展外縣市嗎?

目前並不考慮,從Pickone平台上來看,就算是台中、高雄的需求加起來都不及台北。更直接來說,台北以外的縣市需求加起來才大概跟台北差不多。除非台北的需求減弱,我們才會考慮擴張到其他縣市,其他如板橋也有需求,我們只能就近希望古亭能滿足。

Q:WeWork即將開業,會有影響嗎?

各自瞄準的客戶就大不相同,WeWork是企業客戶、《財富》五百強、海外企業的選擇,位置也在信義區頂級地段;我們則是主打中小企業,一半以上的使用者來自C端,位置分散在台北各地。當然,價格也有滿大的落差。

責任編輯:陳映璇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