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後收到了回信

2019.10.03 by
梁世佑
梁世佑 查看更多文章

U-ACG 創辦人,國立交通大學數位文創學程負責人,主辦台北電玩藝術展、御宅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暨巴哈姆特論文獎。

Min C. Chiu via shutterstock
許多在新創或媒體行銷圈的年輕朋友更換工作頻率非常快速,與當今社會資訊碎片化、任何投資都要立竿見影的「短線操作」心態有關。

我意外地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的回信。這是一封寄給北歐航空公司的商業合作信件,距離我寄信件已經超過一年。

故事是這樣的,2018年我擔任第 5 屆台灣日本動畫盃的評審。和台灣夢想動畫的林家齊先生、《進擊的巨人》電視動畫版製作人中武哲也、《POP TEAM EPIC》神風動畫的社長水崎淳平與在皮克斯的動畫師Paul Aichele等人一同擔任該屆的評審。我在比賽中提出了一個觀察:

參賽的台灣動畫不管題材內容本土與否,幾乎全部說英文。這有可能來自老師的貼心提醒或某種不言自明的公式 ── 因為台灣市場很小,所以如果你想要作品被更多人看到,提高在國際上的能見度,那盡可能就要選擇最主流的國際通用語言。 或許正因這樣的教誨,台灣動畫相關系所的參賽作品不管筆下人物背景,故事內容題材是否合適,都說起了英文。

但相對的,作為動漫大國的日本參賽作品則幾乎沒有台詞。當他們的作品要考慮到在海外參賽展出時,他們盡可能使用各種分鏡轉換、視覺色彩來述說一個故事:你不需要懂任何語言,也無須任何文字就能完整傳達並理解一個故事。 這件事對我的啟發非常大,因為日本明明就是一個動畫產業的強國。

語言不通,故事短片卻能透過畫面深入人心

當年適逢丹麥樂高(LECO)創建60周年,樂高曾在2015年Brand Finance的評選中超過法拉利,被評為全球最有競爭力的品牌。我一直是樂高的愛好者,故利用暑假前往丹麥考察,也趁機在北歐旅遊。在過程中我搭乘了挪威航空(Norwegian)在幾個國家間移動。

作為一家低成本的航空公司,挪威航空並沒有提供太多的令人驚艷的機上服務或設備(除了男空服員都年輕英俊、挺拔以外,笑)但在旅程中,機上播放了許多動畫短片充為娛樂。

這些短片作品都沒有任何語言或文字,甚至連聲音都沒有,但依舊完整傳達了一個故事,讓來自世界各國的旅客都能發出會心的一笑,即便你完全不懂挪威語。

這件事讓我印象深刻。回國之後,我草擬了一封商業信件給挪威航空。內容大意是介紹我是誰、我任教的課程,以及我營運的公司組織現況等等,並詢問是否有合作的機會,希望引進台灣的作品在貴公司的航線上進行播放,讓所有搭乘挪威航空的旅客也有機會可以看到台灣來的作品。

然後除了標準的自動回覆外,這件事情就這樣石沉大海、音訊全無。這並不讓人意外,畢竟我也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也沒有什麼資本可以進行跨國合作,所以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直到有天我無意間在大量的廣告信件和社群通知垃圾中發現了回信,在一年之後。

「等待」的智慧,放長線釣魚

除了抱歉拖延如此久之外,也清楚告知作為一家低成本的航空公司,他們可能無法進行合作,但是信中還提供了幾家更具規模的航空公司聯絡窗口和管道,告知可以試圖與其尋求合作。就這樣我突然撬開了聯繫北歐航空業界的聯絡大門。

迄今我們談成了什麼案子嗎?事實上完全沒有,或許今後也談不出任何成果來。但這件事讓我有一深刻感觸,或許正與某知名廣告詞雷同:「世界越快,心越慢」。

您周圍的朋友們,大概多久換一次名片?近年來我察覺到,許多在新創或媒體行銷圈的年輕朋友更換工作的頻率非常地快速,有時根本還沒見過面、換過名片,又已換了一家公司。

這一現狀自然與台灣新創困境有關,在沒有找到商業模式下的新創公司難以維持長久,

但我認為更與當今社會資訊碎片化、追求懶人包,且任何投資都要立竿見影、馬上看到成果的「短線操作心態」有密切關聯;這使得需要長時間耕耘和累積才能看到結果的領域更顯無力與疲態,不管是IP(智權)的養成,抑或是教育的堅持。

日本著名的杜鵑問答呈現了織田信長、豐臣秀吉與德川家康三位英傑的個性,而最後獲得天下的是誰?在另外一部戲劇《大軍師司馬懿》中似乎同理可證。我們看過很多商業上要趕快擴張、搶下市場的狼性競爭法則,卻很少人告訴我們要如何放慢步調等待時機。 創業維艱,而守成更不易。

責任編輯:陳建鈞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