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蛇、螞蟻金服爭奪新加坡數位銀行執照,他們從小小星島看見什麼商機?

2020.01.03 by
陳建鈞
雷蛇、螞蟻金服爭奪新加坡數位銀行執照,他們從小小星島看見什麼商機?
shutterstock
新加坡預計2020年中將發放合計5張純網銀、數位銀行執照,而電競設備廠商雷蛇、中國金融巨頭螞蟻金服都紛紛加入了這個新金融戰局。

新加坡的純網銀之爭,增加了兩位新的參戰選手。電競設備廠商雷蛇、中國支付巨頭螞蟻金服於本週分別宣佈,將加入新加坡的純網銀執照爭奪戰。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正著手規劃發放5張執照,包括2張純網銀執照(DFB),以及3張數位銀行執照(DWB),預計2020年中期會公佈獲選業者,並於2021年階段性展開營運。

官方聲明中表示,此舉意謂著新加坡的銀行產業將翻開新的篇章,這項措施將為金融領域注入活水,保持產業的彈性與活力。

從電競跨足金融戰局,雷蛇參戰純網銀執照申請

以滑鼠、鍵盤等產品聞名的新加坡電競廠商雷蛇,也看上金融市場的潛力,宣佈加入純網銀執照的戰局。

雷蛇這幾年開始連番涉足金融領域,2018年不僅收購電支平台MOL Global,也推出Razer Pay電子錢包服務;去年6月更攜手Visa要共同開發一種Visa虛擬預付的支付方案。

身為電競設備大廠的雷蛇,近年也漸漸向金融領域靠攏,現在更正式加入純網銀執照申請的行列。
shutterstock

雷蛇聲稱,他們申請純網銀的目的,並非要和當地傳統銀行業者,如星展銀行、華僑銀行等競爭,而是為了打入被當前金融產業所忽略,新一代的年輕族群。在這間電競品牌的未來願景中,他們將以「雷蛇青年銀行」(Razer Youth Bank)的形式進軍全球。

2020年剛上任的雷蛇策略長Lee Li Meng指出,在新加坡這樣擁擠的市場,金融業者對年輕人與千禧世代的關注度不足。年輕人擁有的金融服務知識往往相當有限,當他們出社會時卻會因信用及儲蓄的歷史不足,而在辦理貸款或信用卡時遭遇難關。

Lee Li Meng認為,年輕世代已經非常習慣靠一支手機打理生活上的大小事。這些用戶會期望藉由手機享有更便捷、快速的金融服務,好比說管理存款與股票等。

投資銀行Jefferies分析師認為,一旦雷蛇取得純網銀執照,他們將藉此建構一個生態系統,運用旗下7,000萬註冊用戶提供流量與用戶數據,交叉銷售合作夥伴的金融產品,如保險或財富管理。

東南亞乘車龍頭Grab則是另一家對純網銀感興趣的新加坡業者。Grab正積極從乘車服務向金融及外送服務發展。Grab曾透露,目前乘車服務已不到總交易額(GMV)的50%,金融及外送成為他們增長最快的業務項目。

Grab也於本週宣佈,他們將與新加坡電信(Singapore Telecommunications)攜手參加純網銀執照爭奪戰。兩家公司在共同聲明中指出,雖然新加坡擁有完善、優秀的金融產業,仍有許多中小型企業與民眾需要更實惠先進的服務。

金融市場仍有開發潛力,螞蟻金服也來參一咖

雖然新加坡是個小型的城市國家,且相當高度發展,金融市場仍有進一步開發的潛力。Google、淡馬錫控股、貝恩策略顧問3家公司的一份聯合研究指出,新加坡38%民眾未能充分享有金融服務,並有2%人口被拒於銀行大門之外。

在中國經營逾8億用戶支付寶的螞蟻金服,也遞交了新加坡數位銀行執照的申請
shutterstock

Grab金融子公司高管Reuben Lai指出,新加坡的中小型企業也存在「巨大的」資金缺口。傳統銀行往往對小型企業的支援不足,且手續費沈重,難以完全切合這些業者的實際需求。

新加坡金融產業存在的這段真空,也引來中國金融巨鱷的垂涎。阿里巴巴旗下金融公司螞蟻金服也是新加坡數位銀行執照的競爭者。螞蟻金服在中國經營支付寶,這一有著超過8億用戶的行動支付服務。

螞蟻金服發言人表示,基於在全球各地促進普惠金融的承諾,公司已經向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遞交了數位銀行執照的申請,「我們期待能為新加坡數位銀行的發展貢獻一份心力。」

新加坡對於純網銀執照的要求非常嚴格,只開放新加坡人控管,或總部位於新加坡的企業申請,因此外資如螞蟻金服只能申請資格較寬鬆的數位銀行執照。

值得一提的是,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也傳參與了本次數位銀行執照爭奪戰,其他已知的參賽者則有財富管理公司iFast;而渣打銀行、奢侈品牌V3 Group及NTUC Enterprise也表態對數位銀行執照感興趣,但尚未確定是否正式進行申請。

驗證營利能力是關鍵,Grab、雷蛇面臨重大考驗

值得關注的是,新加坡對於純網銀、數位銀行申請企業的要求,其中一個關鍵項目是驗證其營利能力。申請條件中便寫道,企業須證明提出的數位銀行商業模型具有可持續性。

對於像Grab、雷蛇等仍處於虧損狀態的企業來說,如何取信於新加坡金管局仍是一項難題。
翻攝自Grab官方網站

對於Grab、雷蛇等有意角逐純網銀執照的企業來說,這可能是個嚴苛的考驗。

雷蛇2019年8月發布的上半年財報中,虧損正持續擴大;而Grab雖未公開財務狀況,目前也仍未實現營利。

《彭博社》認為,Grab之所以與新加坡電信合作,部份原因可能就是為了解決財務狀況上的疑慮。新加坡證券公司CIMB Securities分析師指出,且由於數位銀行往往需要以比傳統業者更優惠的利率吸引客戶,通往營利的道路想必更為顛簸。

責任編輯:蕭閔云
資料來源:ReuterBloombergFortune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